第277章 发了疯的找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77章 发了疯的找她

“砰——” 小面包的门在一瞬间被那辆货车撞飞了出去,沈如画瞪大了眼,眼睁睁看着刚才还气焰嚣张的贼强被瞬间甩了出去。 她赶紧回头抓紧沈诺的身子,把他护在身下。 她紧紧抱住他缩在后排座位里,双眼紧闭着,只觉得车子在一瞬间旋转了无数圈,最后车子竟然飞出了护栏。 沈如画觉得这一次,她和沈诺一定是凶多吉少了…… 随着车子翻滚数圈,一阵灭顶的晕眩感袭了上来,随后巨大的轰隆声响起,车子歪斜着停在半山腰下。 一股浓浓的汽油味蹿了出来,她被呛得够呛。 睁眼一看,四周全是黑雾,前排那个叫做阿洲的人趴在方向盘上,不知道是死是活,再看身旁的沈诺,他额头上有些淤青,人好像是晕过去了。 她忙抱起他,“阿诺?阿诺!你怎么样?快醒醒啊!阿诺?!” 沈诺皱了皱眉,勉强睁开双眼:“如画姐姐……你还好吧?我们,我们……这是怎么了?” “我还好,我们现在在半山腰上。” 沈如画环视四周,发现黑雾越来越大,而汽油味儿也越来越浓,随时可能有爆炸的可能,便说:“阿诺,我们现在必须马上逃出去,要不然车子就要爆炸了。” “好……可是,我的腿好痛。” “你的腿?” 沈如画懵了。 仔细一看,沈诺的右腿卡在车子里,被压住了脚踝。 “痛不痛?能动吗?” “我试试。” 沈诺忍着痛,抱住沈如画的颈脖,姐弟俩拼命往外爬,才好不容易爬了出来。 她长吁了一口气:“没事吧?我看看,脚有没有受伤。” 仔细一看,发现沈诺的脚并没有大碍,只是脚踝处有些红肿,应该是在刚才的翻车中,不小心压到了脚踝的缘故。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一声呲呲呲的声音,从车顶盖的地方传来。 沈如画回头看去,发现车顶盖的一侧已经起火了,她大骇,回头朝沈诺喊,“快!阿诺,快逃!快来不及了,车子就要爆炸了!” 姐弟俩赶紧互相搀扶着,快速逃离小面包车。 两人一瘸一拐走了大约十多米,忽然一声震耳欲聋的‘砰’声,沈如画大喊了一声“快趴下”,她不假思索地抱着沈诺,滚落到一旁的灌木丛里。 不一会儿,车子爆炸燃起的烟雾,在骤然间冲破天际,方圆数百米的地方都能看见这一处火光。 两人都被这场景给吓到了,惊魂未定,大口大口喘息着。 直到周围隐约传来附近乡民的吆喝声,沈如画抱紧沈诺说:“阿诺,我们必须得赶紧逃,要不然那帮坏人还要来找我们。” 她脑子里大致过滤了一遍,猜想一定是有人想要害她,昨晚上那一帮闯入家里的人太诡异了,分明是有备而来,手里还拿了带消音器的手枪。 实在是太诡异了! 看来,沈宅是不能回去了,为了阿诺的安全,她必须先带他藏起来。 沈诺懵里懵懂地看着她,小脸脏兮兮的,额头上的淤紫看起来情况也很不妙,他可怜巴巴地问:“如画姐姐,那我们要逃去哪里呢?还有爸爸呢,他会不会因为找不到我们,而伤心难过?” 提起沈云道,沈如画的声音也哽咽了起来。 父亲不在,家里一夜间又遭遇巨变,她和阿诺是有家不能回,还被人追杀……以后的路不知道会怎么样。 但是,为了阿诺,为了她肚子里的宝宝,她必须坚强起来,如果她倒下了,阿诺怎么办?她肚子里的宝宝怎么办? 咬了咬银牙,她说:“别怕,有姐姐在呢。我们先去找个落脚的地方,等安顿下来,我再想办法跟爸爸联络。” 她只能以善意的谎言来瞒着沈诺,他人还那么小,万一知道了真相,受不了那个打击,可怎么办? 思及此,她紧紧地拥抱住沈诺小小的身子,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悲切…… 已经将近四十八个小时了,厉绝一直不吃不喝不睡,只重复做着一件事——找到如画和阿诺! 他像是发了疯一般,全城撒网式搜寻,不错过任何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为了找到那辆可疑的面包车,他几乎是查遍了所有的监控系统,但还是没能找到面包车的踪迹。 似乎一切都证明一个事实:她消失了,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但越是希望渺茫,他越是执着,从没有改变要找到她的决心。 一个小时过去…… 两个小时过去…… 四五个小时过去…… 他所有的吃喝拉撒,几乎全都在那辆保时捷上进行,只要稍稍有个可疑的面包车经过,他都要追上去查个究竟。 他的脸色很难看,阿标看了也不由得替他心疼,厉绝往日里的意气风发、优雅贵气、桀骜不驯都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憔悴孤独,失魂落魄。 他面容憔悴,没有经过打理的胡须覆盖了整个下颌,衣服也皱巴巴的,俨然变成了非洲难民。 看他这副“尊容”,阿标的心一阵阵揪疼,不止一次劝慰,然而厉绝始终置若罔闻,坚持一定要找到沈如画才肯罢休。 此时,手下人带来了刚买的盒饭,阿标端了其中一盒,走到保时捷车旁,轻敲了敲车窗。 厉绝机警地睁开血丝斑斓的眼眸,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滑下车窗,“有消息了?” “不是,是刚才小弟端来的盒饭,我看您好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要不要……” 厉绝确实有些饿了,垂眸看了那饭盒一眼,下一秒他直接将饭盒端过来,就开始大口大口吃起来。 阿标见状,不禁摇头,心中喟叹。 要知道,厉少是从来不屑于吃这些快餐的,而现在,他竟然饥不择食地吃起来。他那副样子就好像不管吃的是什么,味道如何,都已不重要,只要能维持他的生命就可以。 失去一个女人,连自己的习性也随之改变,可见,这个男人爱那个女人已到了入骨入髓的地步!

上一篇   第276章 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