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该死的人,是你才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79章 该死的人,是你才对

他颤抖着声音说:“沈如画你是存心想要折磨是不是?看我孤零零独活在这世上是不是?你想看着我因为你的死而活活痛死?你想让我生不如死地活在这个世上是不是?你好残忍,好狠心!” “厉少,您别这样……”阿标不忍心见到他这副模样,也跟着双膝跪地,想要将他扶起来,“求求您,厉少,别这样!” “滚!滚!都他妈给我滚开!” 极大的悲伤袭来,全身神经终究绷不住,一个天旋地转,厉绝晕厥了过去。 ……………… “……下面插播一则实时新闻,1月11日凌晨,C城老派名门沈家在一夜之间遭遇巨变,百年老宅被焚烧,一对儿女被绑架,途中遭遇车祸身亡。事发后警察赶到现场调查取证,发现系两名歹徒作案,一名歹徒已于车祸中伤身,另有一名逃脱,现警方悬赏5万元至10万元协助破案……” 电视机里正插播一条当天的实时新闻,裴佩乍然听见‘沈宅’两个字,倏然抬头,待看清屏幕里的画面后,整个人都懵了。 下一秒,她操起包包直接冲出了家门。 外面又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不似前几日的瓢泼大雨,而是如丝如线的细雨纷飞,平添了几分忧郁和悲凉。 裴佩坐了一辆出租车,匆匆赶到沈宅。 这两天她忙着帮父亲打理新开的分店,没有多余的时间联络她的好闺蜜,这才稍稍有了点闲暇,却听到这么一个震惊的消息。 起初,她还抱着一丁点希望,但赶到目的地,还没走近,就远远地看见狼藉一片、残垣破瓦的沈宅。 几十个小时过去了,四周仍然弥漫着浓烈的烟味,昔日的沈宅完全消失不见。 顿时,裴佩的心口就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 她瞪大眼,不可置信地捂着嘴,眼眶里迅速蓄积起一层泪雾来。 “美女,已经到了,你到底要不要下车啊?”计程车司机催促道。 裴佩咬了咬银牙,改口道:“师傅,我要去厉氏公馆。” 她要赶去厉氏公馆,找厉绝算账! 于是,车子又驶往厉氏公馆,还没抵达目的地,就看见一行人从一辆保姆车里下来,为首的几个保镖围着一个男人,正是厉绝。 仔细一看,他手里正抱着一个盒子,脑袋有气无力地耷拉着,神色哀戚,裴佩想也不想地直接冲了过去。 “厉绝,你这个人渣,都是你害得如画……”在陡然见到厉绝怀中的骨灰盒后,裴佩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愣愣地瞪着那个盒子,死死地瞪着,不可置信地瞪着,仿佛那是一个多么碍眼的物体一般,良久,眸底的神色由不可置信变为悲愤交加。 眼眶里不受控制地布上一层薄雾,她又惊又怒地看向厉绝的脸,“厉绝,你抱着那东西做什么?!你不要告诉我,那东西是,是,是……” “骨灰盒”三个字卡在她的喉咙里始终发不出,就像是梗着一根鱼刺,浑身止不住地哆嗦,牙关咬紧又松开,松开又咬紧。 是秦卫哽咽地说出口:“是我们发现得太迟,虽然得到消息后,我们就立刻找了过去,可惜沈小姐她已经……” 蓦地,裴佩像是发了疯一般冲上去,“不可能!我不相信,没有见着如画的尸体,我不相信她会死!” 她无法接受这一幕,忽然冲上去揪住厉绝的衣领。 “厉绝,你这狗东西!都是你,都是你害死她了,你混蛋!人渣!禽兽不如!” 裴佩气得不行,抬起手就要挥向厉绝,被身旁的阿标制止:“你疯了?!厉少也不知情,你看不出来,他比你还要难受吗?!” “你放开我!” 裴佩不依不挠,怒吼道:“若不是因为他,如画会走到这一步吗?沈家怎么会闹得家破人亡的地步?!” 她气极了,冲过去一拳拳捶向厉绝的脸,头,肩膀,脊背,骂道: “混蛋!你怎么不说话?你说话啊,你不是答应我要好好照顾如画的吗?你怎么会让她死?死的怎么不是你?你这混蛋,该死的人,是你才对!” 闻言,厉绝低垂的眉睫微微闪动,恍惚中,他仅仅听进去一句话——你怎么会让她死?死的怎么不是你!你这混蛋,该死的人是你才对! 是啊,为什么他爱她,却让她走入这步田地?为什么会逼得她死?死的怎么不是他?的确,该死的人,是他才对…… 见他眸底变得越来越黯淡,阿标心中大惊,担心自己的主子胡思乱想,连忙上前抱住情绪激动的裴佩。 阿标钳制住挣扎中的裴佩,喊道:“死女人,你给我住手,别太过分!” “我过分?你说我过分?你倒是说说,我哪里过分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裴佩气急攻心,眼眸一垂,下一秒猛地挣脱开阿标,意欲抬腿踢向厉绝。 然而下一秒,她就被阿标从背后拦腰抱住,将她拖向旁边,他大吼:“该死的女人,你冷静点吧!” “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他!他是垃圾!他是混蛋!是他,是他,是他害死了如画!他这样的混蛋为什么不死,可死的为什么会是如画?!为什么?!” 厉绝的眼睫再次轻颤,那一刹,眸底流露出苍茫的悲凉。 越是见他这副默然的模样,裴佩就越来气,索性要从他怀里抢走骨灰盒。 “厉绝,你松手,你根本没有资格抱如画的骨灰盒,你没资格!快松手,快给我,你松手啊!” 厉绝抱得紧紧的,死都不松手,恨不得将那骨灰盒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悲切的表情溢于言表。 除了这个骨灰盒,他再没有任何念想了…… 裴佩气得大哭,“容爵,你这混蛋,如画死了你还要继续欺负她是不是?你给我放手啊,她死前得不到安宁,她死后你就放过她了吧!就让她安安静静的走,不行吗?!” 两人的拉拽动作都很大,一来二往,那骨灰盒就从厉绝的手中飞了出去。 盒盖在半空中松开,里面灰白色的粉末迎风飞扬,散在半空中,再漫漫飘落…… 而那个骨灰盒,也被打掉在地,滚落一圈后溜进了一旁污浊的沟渠里。

下一篇   第280章 发现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