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迄今为止第一次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8章 迄今为止第一次

轰—— 她浑身一个激灵,瞬间脑袋空白一片。 他知道,他竟然全都知道!知道她发短信请假是为了避开他,甚至,还知道她想辞职…… 厉绝抬手拂开垂落在她鬓边的几缕长发,颈脖处那颗草莓印记已经淡去不少,只留下一小团不太明显的粉色。 沈如画吓得大气不敢出,因为太过震惊,一双明媚的眼睛如杏仁一般瞪得大大的。 待到脸颊泛红,耳根发烫,全身快烧起来一般,她才反应过来。 “流氓!” 即刻,抬手就扇向他! 然,却被他精准地捉住。 她本能地抽回自己的手,无奈他的力道很大,随后他突然稍稍一个用力,她被迫扑进他的怀里。 后腰被紧紧钳制住,她根本动弹不得。 “混蛋,你放开我!” “嘘——” 她愕然一顿,想起四周都是住宅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经过…… 事实上,厉绝什么都没做,只是捧起她那只受伤的手来。 之后,俯下头,在那根受伤的手指尖上极其轻柔地亲吻了一下。好像重一分,就怕伤到她的手指似的。 这种感觉很奇妙,致使沈如画的心脏,跳得异常剧烈。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四周都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只听得到她心跳如鼓的声音…… 冷不丁地,听见厉绝沙哑着嗓子说:“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你不想回去了?”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经他提醒,沈如画才回过神来,转身就往宅子里跑去。 厉绝目送她‘逃’回深宅,这才上车,从副驾驶座里取出一盒烟,点燃。 悠悠的白烟从他修长的手指间飘出,浮过宽厚的肩膀,最后弥漫在整个车内,烟雾缭绕,包裹住了他俊美的脸庞。 他蹙着俊眉深呼吸了一口气,再重重地呼出,反复了几次,心情都无法恢复平静。 该死! 刚才他只不过是想逗逗她,给她一个小小的惩罚,但当伸手覆盖住她的胸口,感受到她心跳时,他竟然险些失控。 那一刻,他恨不得立刻独占了她。 这样的感觉,对厉绝而言,是迄今为止第一次。 ………… 沈如画回到客厅时,脑袋还有些懵。 迎接她的,是沈天音冷冰冰的脸:“沈如画,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认识厉绝?” 沈如画这才彻底清醒过来,“并没有。” “没有?那他为什么指名道姓要你送?”沈天音双臂环抱着,气势咄咄逼人,那样子好像沈如画欠了她什么似的。 女佣小琪不服气,忍不住插嘴道:“当然是因为二小姐长得漂亮呗。”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她长得漂亮?” 小琪不怕死地说:“那当然了,二小姐最漂亮了,她可是C大校花呢。” 虽然明面上沈天音是沈家大小姐,但谁都知道她跟沈云道没有血缘关系,又因为个性骄纵,佣人们对她很是不服,难免口吻不逊。 在佣人们的心目中,善良宽容的二小姐沈如画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也无怪乎他们总是轻视沈天音了。 沈天音也算是长得好看,但和气质长相俱佳的沈如画相比,硬生生被比了下去。 再加上她从小不学无术,虽然拿了个文凭,却是靠钱买来的,佣人们背地里总笑话她是个蛀虫。 小琪这番话,自然是触到了她的痛处,沈天音一下子恼了:“混账东西,你当自己是谁?敢这样跟我说话!” 她上前一步,抬手就要扇向小琪。 但,凌厉的手掌在半空中被人拦截住,她抬头一看,是沈如画拦住了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教训一个女佣而已,你也要插上一脚?” 沈如画不卑不亢地说:“姐,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小琪顶撞你,确实不对,是我没有教好她,但你也犯不着扇她一巴掌吧?” 小琪从小跟在沈如画身边,自然是跟她比较亲近的。就是知道这一点,沈天音才要拿小琪出气。 “你倒是说对了,你确实没教好她。所以,今天就由我这个做姐姐的,替你教训教训她。” 说完,她一把推开沈如画,凌厉的手巴掌眼看着就要挥下去。 蓦地,一道厉呵声传出:“住手!” 声音极具威仪,震得沈天音不由自主地顿住手里的动作。 回头一看,是沈云道! 他刚从书房里出来,江雪跟在他后面,看见这场景,脸色也沉了下来:“天音,还不赶紧住手!” “妈,我……” “还不给我闭嘴!” 江雪给了她一个凌厉的眼神,碍于江雪的眼神震慑,沈天音终于放开了小琪。 沈云道发话了:“今后,厉先生将是我们沈家的常客,我不想再看见刚才的情形,让厉先生误以为我们沈家没有一点儿家风,听见了没有?!” 江雪和沈天音闻言,均是喜出望外。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以后,沈天音接触厉绝的机会就多了,那么,厉绝成为江雪的女婿的几率越大…… 想到这里,江雪和沈天音母女俩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眼神,似乎就已经达成了共识。 而一旁站着的沈如画却是懵的:她没听错吧?爸说,今后厉绝会是家里的常客? 噢,千万不要…… 心里一阵哀嚎,视线不经意瞥见茶几上的那本杂志,封面上的男子成熟英俊,沈如画看着他深幽的眸子,想到的不是男色无双,而是道貌岸然。 看来,应付厉绝这件事,将变成持久战了! ………… 呼哧—— 呼哧—— 呼哧—— 学校教室,裴佩像一只灵敏的警犬一样,在沈如画的身上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嗅闻着,表情极其夸张。 “裴佩,你干嘛呢?” 沈如画轻轻推开了神经兮兮的裴佩,真想拿本书把自己的脸遮起来,不让人知道她跟裴佩是闺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