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发现疑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80章 发现疑点

众人一惊,全都呆在原地。 厉绝愣了片刻,突然间像是发了狂一般张开双臂,在半空中胡乱地扑抓着,好像是拼了命要把那些飞散出去的骨灰全都捞回来。 “不……不可以……你不可以走……如画……你回来……”他魂不守舍地胡乱扑腾着,然而,轻飘飘的骨灰随风吹拂到了马路上。 几辆车呼啸而过,顷刻间,那些骨灰就被吹得四处飘散…… 厉绝脸色惨白,不顾马路上的车来车往,直接扑向马路中央,然而他什么都没有抓住,手里、身上还有头上满都是灰…… 他摇着头,恍惚低喃:“不,你不可以走……如画,你回来,你不可以离开我!” 厉绝的悲鸣声随风飘走,湿寒的凉风刮在脸上有些疼,他像是感觉不到似地,任凭风刮着,修长的大手紧紧地蜷握着,咯咯作响。 忽然,他侧头看向马路那头鸣笛而来的车辆,眼看着车子越来越近,他却丝毫不动。 看出他的意图,秦卫大呼:“不好!快救厉少!” 阿标也看见厉绝的情形不对劲,赶紧扑上去拦阻他。 厉绝气急了:“你给我滚!放开我!谁让你拦着我的,都给我滚,滚开!” 怕他再做傻事,阿标一个快手刀,重重地打在他的后颈处,他倒过去时,阿标准确地抱住了他。 “快!把厉少扶进去!” 几个手下立刻上来扶住厉绝,把他扶进了厉氏公馆。 裴佩看见他这副模样,也被吓到了,秦卫转身对她说:“裴小姐,还请你回去吧。事情发展成这样,厉少也不想的,你也看到了,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好,怕是再受不得刺激……” 裴佩亲眼看见厉绝被架进屋去,阖动了一下唇瓣,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 赵家。 自从沈宅被大火烧毁后,赵母担心赵晨枫受不了刺激,便将他关在卧室里,不让任何人见他,也不让他看电视电脑。 所以,他几乎是与世隔绝了好几天。 赵晨枫受不了在家等待消息的煎熬,找了个机会,偷偷从房间里逃了出来。 可惜,他刚跳下阳台,就听见不远处传来赵母的厉呵声:“晨枫,你要去哪里?!” 赵晨枫身子一僵,缓缓回头,咬牙瞪着赵母:“我要去找如画!” 知道迟早是瞒不过的,赵母哼了一声,严肃而又淡漠地说:“别找了,新闻已经报道了,沈如画已经死了!” 赵晨枫脸色一白,惊愕万状地瞪着她:“您说什么,如画她……怎么了?” “她死了!”赵母语气坚定地给了儿子一个肯定的答案。 赵晨枫的神情在瞬间凝固,目光片刻的呆滞,无法接受这个消息,他摇头大喝道:“不可能!她怎么会突然死?不可能!你骗我!你骗我!” 赵母知道,如果不断了她的念想,他是不会相信的,于是拿出早就准备好了的报纸,呈给他看:“你自己看看吧,报纸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呢。” 赵晨枫颤抖地接过报纸,看完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怎么可能?这才几天的时间,她怎么会出事?!” 蓦地,他像是想起些什么似地,怒吼道:“一定是厉绝,是那个畜生害死了她!我要去找他,替如画报仇!” 赵母吓了一大跳,赶紧抱住他的身子,不让他走:“晨枫,你疯了!你凭什么和人家厉绝斗?!” “你放开我!放开!让我去!” 赵晨枫不管不顾,眼看着就要挣脱开,赵母朝一旁的佣人喝了一声:“快来帮忙拦住他啊,快点!” “把他给我关进房间里去,二十四小时找人看着他,不许他迈出房门一步!” “是,太太!” ……………… 厉氏公馆,此时已是深夜。 厉绝终于醒了,他打开了卧室的门,身体弯曲着,紧紧护住自己的腹部,表情痛苦。 “厉少?你怎么了?!”阿标大骇,“哪里不舒服吗?” 这几天厉绝都是彻夜酗酒浇愁,阿标早就猜到他的身子会受不了,只是没想到连一天都捱不过。 “阿标,我的胃……疼得厉害!快,给我拿止痛药!”厉绝的声音颤抖得厉害,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脸上惨白如纸。 “哦,好,您稍微忍耐着点儿。” 阿标赶紧找出止痛药来,厉绝颤抖着手接过来,阿标又及时送上温水,他仰头吃下。 见他的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阿标担心地说:“厉少,您得注意身体啊,止痛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的,我看……您以后还是少喝酒吧。” 厉绝不以为意地牵了牵嘴角,神色孑然,他之所以要求吃止痛药,只不过是想要止住心里的痛罢了。 可是,吃了止痛药,就能止住心里的痛吗? 为什么他还是觉得心口揪得那么紧,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根本就止不住,从心口一直蔓延到了指尖呢? 他苦涩地问:“阿标,有没有一种止痛药,在每一次我想起她的时候,能不让我感觉心痛?” “厉少……”阿标讶然,却回答不出。 是啊,如果这世间真有这样一种止痛药存在,那该多好。 这一切确实发生得太突然,少爷是当事人,沉浸在失去爱人的悲痛中,但仔细想想,还是觉得有些蹊跷。 思及此,阿标忍不住说:“之前一直忙着找沈小姐,没来得及发现什么,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太对。” 吃过止痛药后,厉绝已经觉得好了些。 现在听阿标说起,他凝眉道:“你发现什么了?” 阿标蹙着眉头,说:“如果沈小姐真的是出车祸,被车子爆炸后起的大火烧死的,那为什么她脚上的那双鞋没被当场烧掉,还好端端的穿在她的脚上?您不觉得,那感觉……就好像是后来穿上去的?” 经阿标提醒,厉绝眼前一亮。 他一把抓住阿标的手臂,吩咐道:“阿标,快去!找一帮人去事发地点附近找人调查一下当时的情况,另外你立刻找人去一下法医部门,验证一下尸体的DNA!” “是的,厉少!我现在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