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看见一只超大的蟋蟀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85章 看见一只超大的蟋蟀

他几乎是本能地就要冲过去,但关键时刻还是压制住了冲动。 或许他只是碰巧遇上了小米糍,觉得她可爱乖巧,所以说了说话而已。 正猜测着时,就看见厉绝掏出手机接了个电话,然后好像是有什么要紧事,跟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 确定厉绝没有再回来,沈诺长吁了一口气,这才奔向服务台。 “小米糍!” 小米糍一看见沈诺,就挣扎着从椅子上跳下来,一股老地扑进他的怀里,“小舅舅,你终于来找我了!” 沈诺又气又急,但怕吓着小米糍,就没有发火。 他紧蹙眉头,蹲下身来,双臂搭在小米糍双肩上,“小米糍,刚才你跑去哪里了?舅舅不是告诉过你,一定要跟在舅舅身边吗?你这样到处乱跑,让小舅舅下次哪还敢带你出来?” “对不起,小舅舅,下次我不再乱跑了。”小米糍吸了吸鼻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瘪了瘪嘴,鼻头就开始红起来了。 小家伙最最擅长的就是卖萌,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眨巴起来,嫩得像是要掐出水来。以前带着她去公园溜达一圈,回来总会收到一袋子的糖果。 更何况,她这会儿眼角还挂着泪珠儿呢,看着更是萌化了。 沈诺最看不得她哭,她一哭,他就心软了,但这件事非同小可,他必须严厉起来,而且是要立刻纠正她的错误才行。 于是,沈诺故意板起脸来说:“不许哭!越说你,你还越带劲儿了是不是?” 小米糍赶紧把嘴闭上,还鼓起两边的腮帮子,圆鼓鼓的脸蛋儿像极了小包子,模样很可爱,沈诺本来是要批评她的,但看见她这个模样,就气不上来了。 叹了口气,他说:“你这样很危险,知不知道?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你妈咪交代?” “噢。” 小米糍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乖孩子,马上道歉:“那我下次不敢了。” “这才乖。”摸了摸小米糍的脸蛋儿,沈诺又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便问,“对了,刚才那个叔叔问你什么了?” 小米糍眨了眨眼,努力地想了想,说,“没问什么,就问我叫什么名字,问我几岁了。” “你怎么回答的?” 越听下去,沈诺就越紧张了,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里。 “我说我叫小米糍啊,今年五岁了。” “还有呢?” “他还问我家里有什么人……” 闻言,沈诺大吃一惊,“你告诉他了?” “才没有呢。” 小米糍摇了摇头,又咂了咂嘴,“虽然他是帅了那么一丢丢,但是我没有忘记你和妈咪的叮嘱,不能随随便便和陌生人说话,更不能透露家里的情况,这个我记得很清楚啦。” “嗯,小米糍乖。” 沈诺长吁了一口气,心想还好,没有被发现,想来刚才厉绝之所以拉着小米糍说话,也只是纯粹觉得她长得很可爱罢了。 只是有两点想不通:厉绝怎么会出现在涪天市?还有他救了小米糍的事情,要不要告诉姐姐? 沈诺眉头微拧,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带着小米糍回到位于福利院旁边的小平房里,客厅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热气腾腾的晚饭,厨房里似乎还有人炒菜的声音。 沈诺和小米糍几乎是异口同声: “姐,我们回来了。” “妈咪,我们回来了!” 这是几乎每天都会重复的一件事,因为小米糍所在的幼儿园就在沈诺就读的一中旁边,所以负责接送小米糍的任务就交给了沈诺。 “回来了,就赶紧洗洗手,准备吃晚饭了。” 沈如画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盘刚做好的可乐鸡翅。 五年的斗转星移,虽然不能改变一个人骨子里的脾性,却能改变她的气质,较之五年前,她的身上已经少了青葱生涩,多了沉静安然,有种独特别致、淡无波澜的气质。 放下小书包,小米糍就迫不及待地冲向她,“妈咪妈咪,我告诉你哦,今天我在超市看见一个超级帅的唔唔……” 不等她把话说完,小米糍的嘴巴就被沈诺给捂住了。 沈如画眯了眯漂亮的眼睛,抬睫看向沈诺:“搞什么啊?怎么不让她把话说完?” “呵呵,没什么,她是说,她在超市里看见一只超大的蟋蟀。”沈诺讪讪地笑了下,支吾着说道。 “蟋蟀?”沈如画皱了皱眉,“哪家超市啊?竟然还有蟋蟀,那以后不能去那里买东西了。” 沈诺嘴角抽了抽,“嗯嗯,以后都不去那家超市了。那个,姐,我带小米糍去洗手间洗手。” “去吧。” 他赶紧抱着小米糍去了洗手间,拧开水龙头,给她搓上洗手液。 小米糍嘟了嘟嘴巴,不解地问:“小舅舅,为什么不准我把在超市里碰见那个帅哥叔叔的事情告诉妈咪啊?” “小笨蛋,我这是在救你,你想让你妈咪知道你闯祸了啊?” “我……不想。” “这不就得了。” 沈诺一边回应着,一边取来干毛巾擦干净她湿漉漉的小胖手。 也许是一瞬间的本能反应,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不告诉姐姐自己遇见厉绝的事实,因为只有他最清楚,这几年来姐姐过得多么辛苦。 因为家里的那场变故,她放弃大学学业不说,还不得不带他到处逃避,后来好不容易在涪天市找到落脚点,她还挺着肚子到处找工作,只为了赚钱糊口饭吃。 好在他们遇上了这家福利院院长,院长是个好人,好心收留了他们,让他们有个安身之所,又提供给姐姐一份教孩子们画画的工作。 但是,福利院的薪水也只能勉强糊口而已,他那时候还小,还需要上小学,姐姐为了不让他辍学,拼了命地兼职,还差点害得肚子里的宝宝流产…… 他是亲眼见到大半夜了,她还在画画,一张纸一张纸地画着,只为了能多赚一分摆地摊画画的钱…… 现在,他们好不容易终于安定下来了,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他不希望因为厉绝的出现,彻底打乱他们现有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