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小舅舅你耍流氓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87章 小舅舅你耍流氓

涪天市四季花园酒店,顶层总统套房,是厉绝在涪天市临时的办公地点。 此时此刻,他坐在暗红色的大办公桌前,面前摆放着的是通宵加班才完成签阅任务的一大堆文件,他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一时有些走神。 脑子里没来由地,浮现出之前在超市里碰见那个小女娃的情形。 静坐良久,直到晨曦初露,那画面都久久挥之不去…… 他起身,站到落地的玻幕前,看向窗外,偌大的空间里只见一道静如雕像的欣秀长身,暗色穿过半透明玻璃,室内室外仿佛连成一个世界,而这个空旷寂静的世界中,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无法抑制地,再一次想起了她…… 至今仍然怀疑,是否从遇见她的那一瞬开始,冥冥中就已经注定? 第一次遇见一个女人,会有那般惊狂的感情,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时时刻刻想把她放在心口里,又怕自己的专情吓坏了她。 那时候不知道多怕,怕自己一不留神,就会失去她,女人才会有的患得患失,在他身上出现也不奇怪。 可是他越怕什么,偏偏就越来什么,越是提心吊胆的事情就越是毫无征兆的发生了,而且发生得措手不及,他接受不了。 整个人几乎疯掉。 那段时间,觉得自己真的在一点点死亡。 那些接二连三发生的事件,像一波波连绵袭来不容人喘息的巨浪。 五年过去,每当他回忆起当初的情形时,都会想:如果当初他不那么冲动,没有误会她和赵晨枫在酒店发生的那些事,一如既往的相信她,不给任何人钻空子的机会,是否最后的结果,会有所不同? 可惜世事无如果,他和她之间,终究是错失了五年。 以后,还会不会有五年,甚至更漫长,他不敢想…… 但,只要死不见尸,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他都会坚守一个信念——她还活着,他们的孩子也还活着! 仅凭这一点,他就一定要找到她! 所以这五年来,他总是辗转于各个城市,一边为厉氏集团扩张版图,一边追寻她的下落,每每在那个城市为厉氏集团站定了脚跟,同时又苦寻她无果后,他就开始征战下一个城市…… 如此,便是五个年头! 算起来,涪天市,正是他落脚的第十九个城市。 “叩叩叩——”有人敲响了房门。 厉绝回过神来,看了看石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了。 竟是又是一夜没睡,他揉了揉太阳穴,返身走回办公桌前。 朗声说道:“进来。” 门被人轻轻推开,进来的是女秘书,自从开始亲自辗转各个城市,他就让秦卫常年坐镇C城,平时多以视频会议的方式处理公务。 女秘书走了进来,微微躬身,汇报当天行程:“厉总。” “说吧,今天都有哪些行程。” “九点半,您有个例行早会,中午约了涪天市城市规划局的曲局。下午两点,设计组的首席设计师就新项目的一些具体设计方案跟您做汇报,这是之前您要求亲自验收的。至于晚上……晚上没有行程安排。” “好,我知道了。” 厉绝微微颔首,起身准备换套衣服。 女秘书看了一眼他身上一夜未换的西服,提醒道:“厉总,到开会时间还有近两个小时,您通宵加班,我看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厉绝手里的动作顿了顿,点头说:“也好,那就一个半小时后叫醒我。” ……………… 福利院。 沈如画做好了早饭,又替沈诺盛好了便当,这才扬声喊道:“阿诺,快出来出早饭了。小米糍,你好了没?” 洗手间里传来小米糍弱弱的又甜软的声音:“妈咪,我拉臭臭了。” 沈如画额头上立刻显出三根黑线来,她把沈诺的便当装进了他的书包里,这才擦了擦手,取下围裙,拧开洗手间的房门。 头往里一探。 “是不是拉裤子里了?” 小米糍瘪了瘪嘴,很无辜地点头。 沈如画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你先别慌起来,免得把身上也敷脏了,先等会儿,我去给你找干净的裤子来换。” “哦。” 沈如画去找衣服的空档,小米糍就坐在便盆上,两条小短腿晃荡着。 这时候门忽然打开了,沈诺走了进来。 一看是沈诺,小米糍干净把裤子一拉,嚷嚷道:“啊,小舅舅,你坏坏!妈咪说了,女孩子解便的时候,男孩子是不准进来的,你坏坏!” 沈诺哭笑不得,“时间来不及了,你就让小舅舅洗把脸吧。” 家里就一个洗手间,也是没办法的事。 可小米糍性别意识很强,不依不挠起来:“我不要不要嘛,小舅舅你耍流氓,坏坏啦!妈咪,你快看小舅舅!” 她还不忘记告状,沈诺更是乐坏了,索性逗她玩儿。 “就你这两条小短腿,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了你知道什么叫耍流氓吗?人小鬼大……还有,你很小很小的时候,还是舅舅我替你换的尿不湿呢。” 沈如画拿着小米糍的裤子进来了,听见两人吵吵嚷嚷的,也是很无语。 “好啦好啦,你们俩大早上的就开始吵什么,还嫌我不够忙啊?小米糍,以后记住,拉臭臭之前肚子会痛,你肚子痛痛的时候就要跟妈咪说,这样才不会每次都拉在裤子里。” 顿了顿,她又抬头瞪了沈诺一眼。 “还有你,阿诺,我跟你说了很多遍了,现在的小孩儿性别意识很强的,幼儿园里都是男女宝宝分开上的厕所,所以你也得重视起来,不要老是在她上厕所的时候闯进来。” 沈诺拿着湿毛巾擦了一把脸,头发被拂开,英俊的脸庞完全显露出来。 “我这不是来不及了嘛,下次就不会了。” “来不及就早点起床,你啊你,什么都好,就是起不来床这一点,让老姐我痛恨得很。” 不是她唠叨,是她真的很无奈,也不知道沈诺是怎么了,早上用多少个闹钟都闹不醒他,非得用打电话的形式才行。 她摇摇头,很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