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小舅舅,你刚才是在跟妈咪说我爸比吗?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88章 小舅舅,你刚才是在跟妈咪说我爸比吗?

她对沈诺说:“阿诺,你记得今天下午放学后,晚一个小时去接小米糍,她今天要学舞蹈课。” “哦。好,那我就做完作业再去接她。” 顿了顿,他又仰头,“那下午要我去买菜吗?” “不用了,不是说昨天那家超市进蟋蟀了吗?哪儿能再去啊,今天我就在附近的那家家乐福去买点菜回来做晚饭就行了。” 沈如画一边替小米糍换裤子,一边说道。 沈诺嘴角抽了抽,没敢说那不过是昨天撒了一个善意的小谎而已,他赶紧点了点头说,“嗯嗯,你不说我倒给忘了,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你去买菜。” 替小米糍换好了衣服,又带着她洗漱完毕,一家三口坐在饭桌前吃早饭,这是小米糍和沈诺一天中最期待的一顿饭了。 牛奶、荷包蛋加面包,偶尔会把牛奶换成麦片粥,被摆成了漂亮的造型放置在白色的盘子里,面上还被撒上几颗葡萄干,一旁还有沈如画自制的一罐樱桃酱。 沈如画别的做不好,这个荷包蛋倒是做得不错,能煎得金黄油亮,不是一天两天练成的,樱桃酱的味道也还不错,因为是自制的,就比外面干净了许多。 小米糍吃得很香,脸上沾了许多的面包屑,沈如画见了忍俊不禁。 “小米糍,你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 小米糍不但喜欢吃甜的,嘴里说出的话也很甜:“那是因为妈咪做的早餐很好次(吃)嘛,我最喜欢次(吃)妈咪做的早餐了。” “真的吗?” 沈如画伸手替她擦了擦脸上的面包屑,嘴角不自觉地露出浅浅的笑容。 一旁安静吃早餐的沈诺突然冒出来一句:“你就夸她吧,到时候她变着花样给你做早餐,就不知道设计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出来给你吃了。比如,夹了芥末的苹果派,你想吃吗?” “沾了芥末的苹果派?那是什么,我好想次!” 沈诺顿觉无语,“你还真以为芥末是什么东西啊,当初你妈咪就是用夹了芥末的苹果派,差点儿整哭了你……” 话音脱口而出,却在一个‘爸’字之前戛然而止。 沈诺手里的筷子僵在半空中,沈如画脸上的笑容也在瞬间凝固。 “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沈诺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耳光了,明明在姐姐面前发过誓,不能在小米糍面前提‘爸爸’这个词,可他竟然这么大意,差一点儿就说出来了。 沈如画夹着菜愣了两秒,缓缓回过神来。 她只叮嘱了一句:“下次注意点儿。” “好,我一定会的。”沈诺重重地点头,神色极其认真。 “吃饭吧,吃了赶紧送小米糍去幼儿园,你也别迟到了。” 虽然沈如画表面上并没有说沈诺一个不是,但之后,饭桌上的气氛都显得很尴尬。 而小米糍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小人儿,发觉妈咪和舅舅只见气氛不对劲,她也就乖乖地自己吃自己的早饭,什么话都没有问。 直到吃完早饭,背上小书包跟着沈诺一起出了家里那排小平房,小米糍才拽了拽沈诺的衣角。 “小舅舅,你刚才是在跟妈咪说我爸比吗?”小米糍鼻腔不太好,说话时总有点儿带鼻音的感觉,时而有发音不标准的现象。 沈诺刚好握住了小米糍的小胖手,忽然听她这么一说,手里的动作不禁一紧。 他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抬睫看了看自家房门,发现沈如画并没有出来,他赶紧拉着小米糍来到外面的行人道旁站定。 然后在她身前蹲下,说道:“小米糍,你忘记舅舅跟你说的话了?” “我……没忘。” 小米糍嘟了嘟嘴,小脑袋耷拉了下来。 在‘爸爸’这个称谓上,沈如画和沈诺统一了口径,并没有像别的单亲妈妈那样,笼统地说一句‘爸爸已经死了’来敷衍孩子。 他们一直告诉她的是:爸爸做了很多不可以被原谅的错事,所以爸爸和妈妈分开了。 虽然是这样,但沈诺清楚地感觉到,其实小米糍跟所有单亲家庭的孩子一样,都是渴望缺失的那一份爱的。 也正是如此,沈诺才主动承担了许多家务事,帮忙照顾小米糍,尽可能承担起‘爸爸’这个角色,以弥补她缺失的那一份爱。 但,他毕竟只是舅舅,也不过才十二岁而已。 思及此,沈诺对小米糍更是怜爱了,他轻轻地拥了下小米糍的身子,说:“舅舅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也知道,妈咪最不喜欢你问起爸爸的事情了。你也不希望妈咪不开心是不是?” “嗯。”小米糍点点头。 “所以,以后你跟小舅舅都得注意一点,千万不要再在妈咪面前提起爸爸了,好吗?” “好。” “小米糍真乖。”沈诺轻轻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儿,“那我们走吧,去幼儿园。” 一大一小达成了一致,便手牵着手地往马路对面走去。 不远处的一辆商务车内,车上的男人刚刚浏览完女秘书递来的一份文件,抬起头来时,刚好看见不远处一道有些眼熟的小身影。 又是那个小女娃。 圆圆的小脸蛋儿,机灵的大圆眼镜,头上扎着两个小球形状的发圈,今天她穿着一套浅绿色的套装,背上的是一个虫子形状的小书包。 远远看去,倒还真像一只可爱的七星小瓢虫…… “呵呵。” 厉绝忍不住笑出声来。 “厉总,您……在想什么?” 女秘书正在汇报工作,冷不丁抬头看到他在神游,又见他那张几年不变的冰山脸竟然露出笑容来,顿时觉得自己见了鬼。 “额,没什么。”厉绝收回视线,正了正色,道,“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哦,说到中午和曲局见面,之后你看要不要定个饭局?” 厉绝拧眉思索两秒,决定道:“当然要,不要太好,但一定要清幽僻静的地方,环境雅致一点的。” “好的,我这就打电话联系餐厅。” 厉绝点了点头,回头再次看向小米糍,发现她已经走远了,身边牵着她的是一个个子很高的男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