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你认错人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89章 你认错人了

看年纪应是她的哥哥,好像是哪个中学的学生,穿着一身休闲服。 只可惜看不清他的脸,不过他和小米糍两人有说有笑的,想来感情不错,厉绝不禁轻吁了一口气,心想还好,那小女娃没事。 坐在他对面的女秘书,见他又一个人看向窗外,一脸隐隐的笑容,更是吓傻了眼。 这一天的行程很忙,中午和规划局的曲局吃了一顿饭,厉绝又马不停蹄地回到酒店,跟几个设计师和室内装潢师商讨设计方案。 其中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他目光一顿。 是裴佩,这几年的学习后,裴佩已经大学毕业了,成为了厉氏集团旗下装潢设计部内饰工艺品的一名设计师。 虽然才工作不到两年,她就凭着几次大奖,连跳了好几级,已经从一名助理,升职成为正式的设计师。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都是只谈工作不谈私事的态度。 而这个会议一谈,就是好几个小时,下午快五点的时候,会议才结束。 收起了会议草案,裴佩这才走向厉绝:“厉总,好久不见。” 厉绝辗转各个城市,并不在C城坐镇,所以这也是裴佩隔了好几个月才见上的一面。 “待会儿去找个地方一起吃饭吧?我请你。”厉绝说。 裴佩笑了笑,摇头说:“不了,我约了其他同事。我听说厉总你昨天通宵加班,到现在都没有睡几个小时,我看你还是早些休息,就不用管我这只菜鸟了。” 厉绝也确实有些疲乏了,没有跟她多寒暄。 “那好。” 微微颔首,他先行离开。 裴佩凝着他走向电梯间的背影,心中感慨。 曾经,当得知最好的朋友遭遇一场变故并葬身车祸后,她对厉绝是恨之入骨,恨不得亲手替沈如画报仇。 可是这么多年过来了,她越发觉得当初是她和沈如画都错怪了厉绝,他真正是一个长情的男人。 只可惜,只可惜她最好的朋友怕是不会知道这一点了。 ……………… 下午结束了福利院教孩子们画画的课程后,沈如画看了看腕表,已近下午五点半了,再过半个小时,沈诺和小米糍他们就要回来了。 她决定立刻去一趟超市,买当晚的食材。 离福利院大约两站的距离就有一家家乐福,她推着购物车走下电梯,从冰柜里挑了一瓶酸奶,走向蔬菜区。 她微微眯眼,又挑了两颗西兰花放进购物车里。 逛了一圈,买了一堆食物,结了账,她便拎着大包小包回家了。 刚走出电梯,一抹纤细的身影突然向她扑了过来:“如画,如画?是你吧?如画,我的天,真的是你,我没有认错!太好了,是你,真的是你!” 裴佩激动得痛哭流涕,抱着沈如画又哭又笑,看在路人眼中,差点以为她是个神经病了。 但事实上,真正吓坏了的是沈如画。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涪天市,会在福利院附近的这家超市碰见裴佩。 不是没想过和最好的朋友相遇的场景,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她措手不及,毫无防备。 当下,第一个反应,就是一阵猛摇头,并逃避地说:“不,不不!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沈如画,我不认识你……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她说完,就要转身落荒而逃。 然而,身后传来裴佩的质疑:“我叫你如画,没说你姓什么啊,如果你不是我认识的人,那你怎么知道我说的如画,姓沈?” 沈如画的身子僵在了原地。 她缓缓地回过神去,眸光微颤,看着裴佩的眼睛里有太多无法言表的情愫。 她太想念太想念这个闺蜜,有多少次晚上做梦,还梦见她们俩一起上学,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一起在食堂吃饭的场景。 她很想跟裴佩诉说这么多年来,自己说遭遇的事,很想念她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哪怕是聒噪,在她听来都是最动听的音乐…… 但,她不能。 因为她很清楚,如果她现在就跟裴佩相认,那就意味着她好不容易跟C城的一切断绝了联系,很可能因此又再次牵扯在一起。 所以,她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那就是——逃跑。 “对不起,你真的认错了,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说着,她丢掉手里的东西,就开始拔腿往超市外面狂跑。 “诶,如画!你站住!别跑!如画,等等啊!如画!” 裴佩本能地伸手去抓她的手臂,可惜她的反应实在是太快了,她刚刚伸出手去,沈如画就一溜烟地跑进了人群中。 虽然她看起来确实是有些不同了,剪掉了以前的长发,只留了一头及肩的短发,但那眉眼、鼻梁、嘴唇,脸廓,都和五年前一模一样。 裴佩十分肯定,就是沈如画没错! 眼见着她的人影就要跑不见了,裴佩大骇,生怕这好不容易的相遇,又会变成错过,于是拔腿跟在追上去。 沈如画拼了命往前跑着,她不觉得自己这行为有多怂,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赶紧逃,逃得越远越好,不能再和C城的一切有任何的瓜葛,哪怕那是她最好的闺蜜,也不行! 所以,她一直不管不顾地往前跑着。 直到跑得累了,实在是跑不动了,听不到裴佩的呼喊声了,她这才停下脚步,往后搜寻着裴佩的身影。 确定她没有跟来了,她这才坐在路旁的石凳上,大口大口地喘息…… 天啊,裴佩怎么会在涪天市,怎么办?她是真的认出她来了吗? 沈如画后悔极了,刚才见到是裴佩时,她实在是太惊慌了,不自觉的就露了馅,这下可怎么办?裴佩会不会联系厉绝? 不不不,应该不会的吧,虽然涪天市只是一个三线城市,但也算是不小了,想要找到她,还是不那么容易的。 不对,假如她把遇见她的这件事告诉厉绝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沈如画脑子里很乱,完全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甚至想到了举家搬迁,如同五年前那般,一切重头再来。 可是,一想到沈诺好不容易考上了一中,小米糍也上了幼儿园,这又要让他们搬家,怕是…… 一时间犹豫不决,最后,她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