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索性从了他吧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9章 索性从了他吧

太丢人了! “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想男人了?要不然,大白天的,你两眼发什么直呢,分明就是在思春好吧!” 用鼻子在她全身嗅个遍不说,裴佩还用她那双探照灯似的眼睛在沈如画脸上来来回回巡梭着。 “裴佩,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沈如画惊得头皮发麻,什么想男人,什么思*春啊,她刚才不过是……呃,是在为厉绝的事情头疼。 “没思春?没思春,你脸红个什么劲儿?” 脸红?她有吗? 沈如画怔了一下,本能地摸了下自己的脸,似乎的确有一点点发烫。 见她怔怔地不说话,裴佩像一只闻到鱼腥味儿的猫,盯着她的脸好一阵,得出结论,“唔,有猫腻。” 怎么可能! 沈如画再次一惊。 她刚才,不过是想起昨晚上,厉绝将她压在门口石墙上,所做的那些行为,以及说的那些话而已。 可是,她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会脸红起来了…… 这时候,中外美术史的女教授从门口进来了,沈如画赶紧别开视线,指着讲台说:“要上课了,提前祝贺你今天被女魔头点名回答问题。” 一提及‘女魔头’,裴佩本能的闪过一丝惊恐,“沈如画,算你狠!” 教中外美术史的女教授可是美术学院出了名的女魔头,被她点到名字,十有八九就是被她盯上了。 如果被她盯上了,这一学期都会很不好过,这样一来,期末的美术史论文就很可能挂科,如果挂科,奖学金就可能没她的份儿了…… 讲台上,女魔头吐沫横飞的精彩讲解,没能落入沈如画耳际一丝一毫。 她的脑子里,还在盘旋着昨晚上厉绝的那些霸道行为,似乎,他紧贴她面颊的温度还残留着,致使她的脸颊还有些发烫…… 直到,发现裴佩那张放大的脸,横呈在她眼前,“哟,小姑娘,还在想男人呢?” “说了我没有!”沈如画惊慌失措的白了裴佩一眼,赶紧抬头直视讲台上的女教授,佯装听得入迷。 然,她才发现,讲台上早没有了女教授的身影。 原来,是已经下课了…… 她一阵面红耳赤。 裴佩啧啧啧地连声感叹:“这都整整一节课了,你都在神游,还说不是在想男人?” 眯了眯她那双又圆又亮的眼睛,裴佩凑近沈如画的耳根,贼兮兮地问:“老老实实告诉我,是不是在想那个帅气的学长?” 沈如画脑子还有些懵,一时没想起裴佩所指何人。 “呃?谁?” “就是我们学校建筑系的男神帅哥,你家隔壁那位姓赵的学长嘛。”裴佩提醒道。 沈如画这才明白过来:“你是说……晨枫学长?” “对啊。欸,我可是听说他最近拿到一个建筑设计大赛第一名的大奖,还被本城最好的一家房地产商聘为设计师呢。” 裴佩提起赵晨枫,沈如画这才发觉,似乎已经好几天没见到赵晨枫的身影了。 平时,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他总是会时不时地出现在她上学、放学、画室或是去图书馆看书的路上。 说起来,自从那天跟他一起从厉绝的别墅逃回家后,还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而且,他一个电话都没有,莫不是生她的气了吧…… 也是巧了,中午,沈如画和裴佩从食堂出来时,就看见了赵晨枫的身影。 说实话,赵晨枫能被女生们奉为建筑系男神,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不仅仅是因为他长得好,是学霸,还因为他会打扮。 就像现在,他身着灰色竖纹亚麻衬衣,黑色休闲裤,和他这个人一样干净利落。 他一抬头就看见了沈如画,抬手向她招了招。 几天没见,不知怎的,沈如画觉得赵晨枫看起来瘦了点,眼底的青色重了,眼廓更深,虽然俊挺的五官显得更硬朗,但就像是大病了一场。 裴佩盯着赵晨枫的脸,碰了碰沈如画的胳膊,怂恿道: “欸,我觉得你这位晨枫学长其实挺不错的,家世好,颜值高,身材好,关键是对你死心塌地,你索性从了他吧。” 沈如画皱了皱眉:“胡说什么呢,我只把他当哥哥。” “别告诉我,你对他没感觉?” “……” 沈如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暂且不说‘有感觉’这种抽象的事到底该如何判断,就说家里现在的状况,也不允许她考虑恋爱的问题。 正说着话,赵晨枫已经走到两人跟前。 裴佩很聪明,主动将沈如画向赵晨枫身边一推,“如画,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她一溜烟就没了人影。 赵晨枫看向沈如画,微笑道:“你吃过饭了?” “在学校食堂吃过了。” “那就喝点什么吧?” 沈如画想了想,点了点头。 两人重又回到食堂,二楼就有个咖啡吧,赵晨枫为她点了一杯椰奶西米露,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 不知道怎的,沈如画觉得赵晨枫明明有话对自己说,可真正坐下来后,他反而蹙着眉,一副踌躇不决的样子。 这使得,气氛略显尴尬。 沈如画忽然想起裴佩说过赵晨枫得奖的事情来,便以此为话题道:“对了,晨枫学长,听说你得了建筑设计大赛第一名的好成绩,恭喜你啊。” 赵晨枫吃了一惊,没想到她已经得到消息了。 对一般来说,这种好消息,自然是要向心仪的女孩儿炫耀一番的。 可,赵晨枫自从收到厉绝的警告,每当有人提起这件事,就脸色变得很不好。 沈如画没看出他脸色不对,继续道: “我就知道,你这么优秀,迟早会出人头地的。现在是你迈向成功的第一步,我相信以后一定有一栋楼,会以你的名字命名。” 她的一席话,令赵晨枫愕然顿住。 原本还很精神颓废,但听见沈如画的这席话,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突然抓住沈如画的手。 “如画,你真的这么认为?”他略显激动,紧握她的手微微颤抖着。 他的这个举动,令沈如画有些尴尬,因为周围有好些个仰慕赵晨枫的女生们,都纷纷向她投来针扎一般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