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妈咪,我见过那个叔叔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90章 妈咪,我见过那个叔叔

到了家门口,发现自己在超市买的东西丢了干干净净,她又懊恼地跺了跺脚。 没辙,她只好返身又去了附近的农贸市场,心想勉强买几样小菜,先应付今晚的这顿饭。 农贸市场离得并不远,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她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一条鱼和几根胡萝卜,还有一袋水豆腐。 她掏出钥匙开了门,进门之前还不忘记四处张望一下,确定没人跟着她,这才放心进了屋。 待房门闭合,藏于远处一家小店内的一道人影,这才走了出来。 是裴佩! 她悄悄跟在沈如画身后,一直跟了两条街,看着她回到这家福利院旁的小平房门口,又看着她返身去附近的农贸市场买菜,再返回来。 “看来,这里就是她的安身之所了。”裴佩呢喃着。 仔细一看,门口有个鞋架,上面放着几双鞋,有一双蓝色的拖鞋,从形状和尺寸大小来看,应该是十多岁的男孩儿穿的。 再看上面那个架子里,还有一双粉色的小鞋子,很像是小女娃穿的。 难道,如画还有个女儿? 裴佩心里嘀咕着,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了。 起初,她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沈如画一见到她就要躲,连她这个最好的朋友都不认了。后来仔细想想,她就明白过来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五年前沈家发生的一切,一定是让她害怕重蹈覆辙,所以藏在了这家福利院。 难怪厉绝一直找不到她,因为她把自己刻意地掩藏了起来,五年时间里,都没有回过C城,哪怕一次都没有。 裴佩心里激动不已,她很想冲进去,告诉她一切都是误会,厉绝从没有辜负过她,沈伯伯的失踪,也和厉绝无关。 可是,她害怕自己一时冲动找了去,不但不能解开沈如画心中的结,反而还适得其反,使她因为害怕,再次逃避,再次逃得远远的。 到那时,想要这么幸运,再遇见她,怕是难了! 悄悄拿出纸和笔,记下福利院的地址,又掏出手机拍下几张照片,裴佩这才转身离开。 ……………… “妈咪,你吃饭饭的时候发什么呆?” 小米糍的声音,将沈如画飘远的思绪瞬间拉回,她愣了愣神,醒转过来,“额?小米糍,你说什么?” “我说你吃饭都不认真,还发呆呢。” “噢,我在……想工作上的事情。” 闻言,沈诺抬睫瞟了沈如画一眼。 从他和小米糍回到家的那一刻起,他就发现沈如画很不对劲了,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的,还时不时发愣。 他忍不住问:“姐,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额?没有啊,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才怪。 沈诺皱了皱眉:“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想惹沈诺担心,沈如画挥了挥手,“好啦,快吃饭,再不吃饭就冷了。” 见她不肯说,沈诺也不便多问。 到此,这件事似乎就这么过去了,谁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翌日一早,小米糍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穿上米奇毛绒拖鞋,溜进厨房,垫着脚尖问:“妈咪,今天早上吃什么吗?” 沈如画俯下身,摸摸她的头:“去洗脸刷牙,然后去舅舅的房间,叫他起床。” “好。” 小米糍赶紧洗漱完毕,蹦蹦跳跳地跑去沈诺的房间,先是用软软的声音喊了一声:“小舅舅,起床了!小舅舅,大懒虫,快起床啦!” 沈诺皱了皱眉,掏了掏耳朵,翻个身又继续睡过去。 小米糍嘟了嘟嘴,有些不高兴。 忽然,她黑漆漆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好像是想到一个妙方,她捂住嘴嘻嘻嘻地笑起来,然后转身跑去了自己房间。 不一会儿又折回来,颈脖上挂着一只脸盆大小的玩具鼓,双手拿着小棒,然后开始一阵猛敲。 “当当当——” “当当当——” 沈诺被惊得一下子弹跳起来,看向身旁的罪魁祸首,气得咬牙:“小米糍,你个小坏蛋!” 小米糍机灵地转身,赶紧躲开了他的“魔爪”,咯咯的笑着:“哈哈哈,谁叫你不起床,舅舅是大懒虫,哈哈哈——” 沈诺气结,起身作势就要扑向小米糍,她得大叫:“啊——妈咪,救救我!” “你还敢喊救命?看我不逮住你,打烂你的小屁股!” 正好沈如画走过来,小米糍一溜烟钻进她的怀里,“妈咪,救救我,小舅舅要打我屁屁。” 沈如画抱住小米糍娇小的身子,瞪了沈诺一眼:“够了,沈诺,你看看时间,都几点了,还没人家小米糍起得早。” 沈诺这才懒洋洋抬起眼皮看了下石墙上的时钟,这一眼,整个人暴走了。 “啊,都七点半了?姐,你怎么都不叫醒我?!” “叫了,可你就是不醒,我有什么办法。” 沈诺欲哭无泪,也不敢再多说废话了。 小米糍笑呵呵地看着沈诺奔向洗手间的样子,笑个不停。 吃早饭的时候,小米糍径直去了电视机前,知道她是想看动画片,沈如画就板起脸来,“小米糍,你忘记妈咪说过的话了?吃饭的时候不准看电视,对眼睛不好。” “妈咪,就一小会儿嘛。” 她一边撒着娇,一边已经开了电视。 啪嗒一声,电视里正在放的是某房地产公司招标会大获成功的新闻,短短几个镜头滑过,又定格在资料片上。 “自从五年前厉绝退居幕后,这个商业天王便一直在低调蛰伏。之前有知情人透露说,尽管他不再坐镇C城本部原有的事业,但是在幕后,却参与多项投资,商业触觉与目光依旧敏锐毒辣。只是低调到让人难以找到踪迹……而如今,有迹象表明,他的触角已经伸展至全国各大小城市……” 沈如画听见屏幕里的播报员提起‘厉绝’这个名字时,手里的碗筷一顿,险些掉落在餐桌上。 而这时,小米糍看了半天电视机屏幕,忽然说:“妈咪,我见过那个叔叔。” 沈如画吓了一大跳,摸摸她的头发,试探地问道:“你见过那个叔叔?小米糍,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