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该死,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92章 该死,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裴佩是一脸懵逼,她一直都在发呆,哪知道厉绝刚才说了些什么? 灵光一现,她讪讪地笑道:“呵呵,那个什么……大家的看法就是我的看法,我的意见跟大家高度一致,呵呵呵。” 旁边有位同事在桌子底下拽了拽她的衣角,说:“裴设计师,大家都还没发表看法呢。” “啊?” 裴佩嘴角一歪,顿时脸色涨红。 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其他人都捂嘴偷笑起来,还好厉绝只是淡扫了她一眼,并没哟说什么,顺道丢给她一个‘你自己体会’的眼神。 开完了会,裴佩悻悻地收拾东西,却听见厉绝忽然说:“裴设计师,你等一下。” 裴佩扭头看向厉绝,厉绝走向她,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问:“裴设计师,就你刚才在会议上的表现,我十分怀疑,你到底是如何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从助理的位置被提拔为正式设计师的?” 裴佩的脸一阵白一阵红,既羞愤又恼怒。 不是不知道这些年厉绝的变化,早听秘书室的同事们说过,厉总是个不拘言笑,禁欲系十足的男人。 当时她还不以为地想,这跟她从好闺蜜口中了解到的厉绝,完全不同啊。 在沈如画眼中,厉绝就是衣冠禽兽取掉衣冠两个字,况且他还是个很人性化的好老板,想当年可是在她老爸的店里,购置了不知道多少箱安全套,送给员工们当福利呢。 怎么现在…… 直到她亲眼见识厉绝的冷凝淡漠,才知道,原来五年的时间,也能彻彻底底地改变了他的脾性。 他在外人眼里,依然是高高在上的犹如古时候清冷俊雅的王者一般的人物,矜贵禁欲,冷静客观的处理每一个决策,五年来身边的人从没有见过他会失控。 可谁会想到,五年前他可是无所不用其极,才追到了她的好闺蜜。 只可惜…… “裴设计师,是不是需要我向人事部下达命令,让他们重新考核你一次了?” 厉绝冷凝严肃的声音再次传来,是不容忤逆的威严,还有那么的一点不近人情。 裴佩全身一僵,“那个……呵呵,以后我会注意的,我就是昨晚上没怎么睡好,所以今天精神状态不佳,还希望厉总原谅。”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还给了厉绝一个大大的鞠躬。 厉绝脸色稍霁,事实上,他也注意到了裴佩的脸色不太好,确实像是一夜没有睡好的样子。 怎么说,她也是如画的闺蜜,这份薄面还是要给的。 清了清嗓子,他说:“既然如此,那就原谅你这一次。下次开会的时候,我可不想看见你今天这个表现,我想你也不希望被人说是靠裙带关系才进的厉氏集团吧?” 刚进厉氏集团的那段时间,的确有不少同事怀疑她是靠裙带关系进的公司,毕竟,她和传说中的厉总未婚妻,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她可是下了不少的功夫。 “谢谢厉总的关心,下次我不会因为个人原因,影响工作了。” “那就好。” 厉绝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往门口走去。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在这一秒之间,裴佩脱口而出:“厉绝,其实昨天我遇见……” 就在这时候,女秘书拿着一份文件走过来,递给厉绝:“厉总,麻烦您签个字。” 厉绝接过文件,沉眉快速浏览一番,没发现问题后,接过笔在文件最后一页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五年的磨砺,只有这一手好字没有丝毫改变,线条流畅又不失俊逸,字字力透纸背。 裴佩不好打搅,便站在原地。 心想还是不要跟他说比较好,一来还不知道沈如画现在是什么想法?二来也是因为不知道她生活得怎么样? 万一她已经结了婚,有了新的生活,她莽撞地把这些事告诉了厉绝,这不是让两个人都尴尬吗? 她开始庆幸,幸好还没有把遇见如画的消息告诉给厉绝……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厉绝问道:“裴设计师,你刚才跟我说什么?” “额?哦,没有,我没说什么。” “没有?” “嗯,没有。” 裴佩摇了摇头,心脏在咯噔咯噔乱蹦。 敏锐如厉绝,洞悉力向来精准,他眯了眯眼,看出端倪。 刚才,分明是听见裴佩说了一句‘其实我遇见’的话,她遇见了谁? 忽然脑子里蹿入一个想法,连他自己都被吓到,但联想到裴佩今天早上的表现,他不可能不会产生那样的想法。 “裴佩,你快说,你遇见了谁?我刚才可是听见了,你说你昨天遇见谁了?!” 他撇开女秘书,径直走回到裴佩身前,目光凌厉地瞪视着她。 那眼神里的焦灼展露无遗,那原本看似毫无波澜,自控得如鱼得水的表情,在一瞬间变成了暴风雨来袭。 光看他那种眼神,裴佩就知道,糟了! “呵呵,厉总,我只是说我遇见了我……我一个亲戚。呵呵。” 亲戚? 谁信! 厉绝气结,骤然上前一步,要不是因为裴佩是个女人,他恐怕要掐住她的脖子逼问了。 “快说,你到底遇见谁了?!”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炸开,裴佩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知道是蒙混不过去了,她飞快地招了。 “我昨天在酒店附近的一家家乐福超市门口,遇见了如画。然后跟着她一路追踪到了她家,那个什么,厉总,你原谅我吧,我也是担心怕吓到如画。她昨天见到我,掉头就逃,我看她反应那么大,就没敢告诉你……” 什么,她遇见了如画? 厉绝的耳朵,只听进去了这一句话。 轰—— 如遭五雷轰顶,厉绝整个人都震住了。 五秒后,才回过神来,他骤然大喝道:“该死!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她家在哪里?快告诉我她家的地址!” 看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裴佩就是想说不也不行。 她掏出那张收好的地址,递给厉绝的时候,还不忘叮嘱:“厉总,我看你还是不要打扰她的生活,万一吓到她,她……” 还不等她把话说完,厉绝已经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