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是她,真的是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93章 是她,真的是她!

拿到那张写有地址的纸片,厉绝的手还在颤抖。 他径直到楼下取了车,以最快的速度将车驶出酒店。 他对涪天市的路况不熟,用的是导航系统,可涪天市只是个三线城市,导航系统并不精准,将他带到了一片老街道后就失去了方向。 他开始在方圆上千亩的一片区域里不停地绕圈,但始终找不到纸片上说的那个地址。 厉绝心急如焚,有好几次都险些撞到别的车,正要给裴佩打去电话问个究竟,却忽然瞥见街上一个年轻女人的身影。 她半张脸隐匿在落日的余晖中,逆光背对着他,脸上的神情模糊,正跟一个五十度多岁的中年妇人边走边说着什么。 厉绝在那一瞬间,心跳没来由地停跳了半拍,之后又在看到她那半张侧脸时剧跳如雷,心脏如同要从胸口蹦跳而出。 “如画……” 深埋在心底长达五年之久的名字,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那张俏丽的容颜让厉绝感觉体内的血液都沸腾了,身体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复苏般,源源不断地从心底蔓延至四肢百骸。 是她,真的是她,是他日思夜想了整整五年之久的人儿! 原来她真的还活着,一切都不是他因为太想念她,而产生出来的疯狂臆想…… 厉绝拼命克制住内心的冲动,才没有立刻下车与她相认,而是远远地看着她,极其缓慢地压低车速。 她剪掉了柔顺如海藻般的长发,留着一头利落清爽的及肩短发,更能衬托出她精致俏丽的五官。 她身上穿着一套浅白色的风衣,下面是一条粉蓝色A字裙,一身老师的打扮,干净而利落。 还是略有不同的,五年前的她习惯穿平底鞋,而此时,她细致的脚腕下是三公分高的细跟宫廷鞋,走起路来步履轻盈,身形窈窕玲珑得令人怦然心动。 她手里抱着一堆画具和教具,和那位中年妇女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话。 看样子她好像是在教画画,厉绝下意识地抬睫看了一眼,发现旁边的一个标牌——涪天市恒爱福利院。 她一向善良,又爱画画,又喜欢小孩子,这的确像是她工作的地方,厉绝点点头。 福利院门口只是一条小巷,车子也开不进去了,即使车子能开进去,他也不敢就这么大喇喇地进去找她。 他也和裴佩一样,担心被沈如画看见,又逃之夭夭。 这一次若是再吓跑了她,怕是再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能撞见她…… 如果再让他等一个五年,他怕是再也无法承受…… 所以,厉绝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将车停靠了下来。 ……………… 沈如画正和陆院长说着话,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此刻已经被人跟踪。 “陆院长,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 “小沈,什么事啊?是不是家里还有什么困难,有的话尽管跟我提。” 陆院长是个好心人,当初就是她收留了沈如画和沈诺姐弟俩,不但提供了住所,还给她提供了一份为福利院孩子们教画画的工作。 福利院能提供的薪水不多,她又把自己认识的一位在画廊工作的朋友介绍给沈如画,帮她卖掉的画,能多多少少贴补家用。 为此,沈如画感激不尽。 她歉疚地说:“陆院长,您已经帮了我不少忙了,我哪还敢意思再麻烦您。我今天说的是……” 微微迟疑,她还是决定说出口,“我和沈诺商量了一下,决定搬到离小米糍入读的那家幼儿园附近去住,这样也方便沈诺接送她。” 当初想给小米糍找一家就在福利院不远的幼儿园,可是附近的幼儿园都是公立的,需要提供户口簿。 没辙,她只好选择离家远一些,但不需要提供户口簿的私立幼儿园。 说起来,小米糍也明年就六岁了,到时候要上小学,始终是要牵涉到户口的问题,到时候又该如何解决她的读书问题啊…… 陆院长是个好说话的人,闻言点了点头。 “哎,天天让沈诺去接送小米糍,也确实是危险,毕竟,他也还是个孩子啊。而且以后学业加重,恐怕去接小米糍的时间就少了,你这两头跑的,的确是挺麻烦。” 听她的口吻,沈如画松了口气,就怕陆院长不答应呢。 “谢谢您当初借这套房子给我们住,还不收我们一份租金,真的是太感谢了。现在您这房子都被我们住得旧了,怕是不好再租给别的房客了吧?” “瞧你说的,这就见外了不是?你也不容易,一个人带弟弟和孩子,我都替你心疼啊。” 陆院长笑眯眯地感叹着,又问道,“对了,那你找着房子没有?” “还没有,正打算待会儿去中介所问问呢。” “现在的中介所可黑心了,你可得多看看,货比三家准没错。” “行,我会小心点儿的。” 沈如画抱着手里满满一堆画具和教具,往小平房的方向走去,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发觉后背总有股炙热的视线在某处盯着她。 她本能地回过头去,望了望对面街道,却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怎么了,小沈?” “没事儿。哦对了,陆院长,我打算待会儿就去小米糍的幼儿园附近找房子。您看,能给我放几个小时的假吗?” 陆院长立刻答应了:“行啊,反正你今天的课已经上完了吧。” “是的。” “那去吧,正好,还可以跟阿诺一道,去幼儿园接小米糍放学。” “可不是嘛。” 沈如画一边和陆院长说笑着,一边抱着手里的一堆东西往小平房的方向走。 到了门口,她改用一只手去抱怀里的东西,然后腾出一只手来取衣兜里的钥匙,一不小心手滑了一下。 哗啦—— 怀里的一堆画具和家具,全都弄撒了。 她懊恼地瞅了一眼地上的东西,叹了口气,而后蹲下身来,去一一捡拾那些画具和教具。 蓦地,之前那种好像被某种炙热的视线紧紧盯着的感觉再次袭来,她倏然抬起头,往前方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