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加油吧,厉总!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299章 加油吧,厉总!

小米糍撅了撅小嘴,一双小胖手也绞了起来:“小星星同学说,小米糍没有爸爸,小米糍是妈妈捡回来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突然漫出愤怒的小火苗来,噘着嘴,皱着眉,双手还紧紧地捏着,沈如画一下看的怔住。 小米糍这样的表情,真的很像厉绝…… 不知道怎的,她就恼了:“他胡说!妈咪明天就去骂她!我们小米糍就是妈咪生的,是妈咪怀了八个月,从肚子里掉出来的肉肉,喝的还是妈咪的奶呢!” “妈咪,你别生气,我已经骂过小星星同学了。你放心,我骂人的时候可凶了,她们不会欺负我的。” 沈如画一愣。 忽然又觉得有些心酸起来。 单亲孩子总是容易受欺负,容易受伤的那一个。 她抑制不住,一把将小米糍拥入怀里:“小米糍……” ‘对不起’三个字,在她心里蔓开。 说起来也是她自私,要不然小米糍在别人眼中,就不会是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了…… 沈如画侧过脸轻轻亲吻女儿的额头,她的眼中却是缓缓的聚出泪意来。 半个小时后,待到小米糍终于睡着了,她这才看着小米糍,说出了心里的话: “小米糍,你会不会怪妈咪不让你提到爸比?其实……其实他很高很帅,很英俊也很霸道……他比这世界上很多很多人都要有能力,但是妈咪不能让你见他……如果他见到你,一定会把你从妈咪这里抢走,妈咪舍不得离开你……” 小米糍睡的很香,一动不动的伏在她怀里。 沈如画将脸颊贴在小米糍柔软的头发上,眼眶里微微有些湿润:“不要怪妈咪没有带你去见他,好不好?” 虚掩的门外,站着一道身影。 听见她的呢喃,沈诺小心翼翼地关上了房门,转身离开卧室时,一双好看的浓眉微微蹙紧起来。 ……………… 涪天市,四季花园酒店。 厉绝回到酒店时已经很晚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看去了哪里,发现自己迷路后,又循着导航路线开回来的。 裴佩看见他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坐在酒店大厅的咖啡吧里,面前什么都没有,根本就不像是在喝咖啡的样子。 天知道,他只是因为没有力气走路,所以坐在那里发呆而已。 裴佩只觉得纳闷:他不是去找如画了吗?怎么这副样子? 蓦地一个激灵,想到一个可能,她忙走过去。 “厉总?” 她走近喊了一声,他却没有说话,整个人怔怔地盯着前方,根本没有发现她的走近。 他的一双眼睛从来都是灼人明亮的,瞪着员工的时候,总是很骇人,但现在却像是变成一口干枯的深井。 那里面幽黑一片,一丁点的生气和光泽都没有,他在看着前方,却又像是什么都没有看,丝毫没有听见她在喊他。 裴佩有些吓到,又喊了一声:“厉总?你怎么了?!” 厉绝的魂魄这才归位,抬睫一看,发现是裴佩站在面前,脸色更显灰败。 “是如画,她……好像已经有别的男人了。” 他忽然开了口,但那声音却是低沉的几乎让人听不到,他原本高大的背影窝在咖啡座里,似有若隐若现的寂寥。 裴佩闻言,心口一惊。 “什么,她有别的男人了?不是吧。” “我不知道,但是,我看见她身边有别的男人,而且……看起来很亲密。” 裴佩蹙眉:“只是看起来亲密而已,她本来就长得漂亮,追求她的人肯定很多。再说了,她还有个女儿呢,算起来应该有五岁左右了,现在有哪个男人那么大度,肯和一个单亲妈妈处对象?” 末了,她还不忘了补一刀:“要真是那样,那以后,她女儿还不得叫哪个男人一声‘爸爸’?” 爸爸…… 厉绝一愕。 大厅里人来人往飞快地在他的眼前闪过,他只感觉一直处在低迷颓废中的思绪,骤然的活跃了起来。 他的眉毛渐渐皱了起来,乱成一团的脑子里仿佛有一根丝线被抽出来,豁然的整个思路都畅通无阻…… 她的女儿! 他们还有女儿! 如果真如裴佩所说,他们还有个女儿,那么女儿到现在也应该五岁了! 他绝不会相信,沈如画会狠心到让他们的女儿,叫另一个男人一声‘爸爸’! 厉绝稍一思索,立刻就有了清晰的思路,他眉目坚毅,一时之间就又恢复了往日商场上的杀伐决断。 掏出手机后,拨通了女秘书林静的电话号码。 “喂,林秘书,我让你查的资料,你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查到了。” “好,”厉绝声音果决,继续道,“我马上上楼,你一会儿给我汇报情况。” 挂了电话,厉绝立刻起身,临走前他看向裴佩,自嘲地笑着说:“谢谢你的提醒,裴小姐,大概是这些年她离开我太久了,害得我总是患得患失的。” 裴佩微微颔首,目送他离开。 心里却在想:哪里是她离开太久的缘故,根本就是因为,只要跟如画有关的事,厉绝就会丧失基本的判断能力。 她摇摇头,心想但愿这一次,他们能重修旧好。 加油吧,厉总! 默默为他祈祷着,她转身往酒店外走去。 厉绝回到顶层总统套房门口时,女秘书已经等着了:“厉总,现在就向您汇报恒爱福利院的情况吗?” “嗯。” 依旧是厉绝式的言简意赅。 女秘书点了点头,开始汇报:“这家福利院面积不小,高大四千多平方米,建有四层儿童宿舍楼2幢,三层医疗康复楼1幢,收养了孤残儿童一百多名。” “这家福利院的院长姓刘,根据院内儿童的实际情况及康复训练需求,她向市政府申请了物理治疗室和作业治疗室等多个康复工作室。这几年,这家儿童福利院也确实康复了不少的儿童。不过……” 听她话锋一转,厉绝皱了皱眉,“不过什么?” “这家福利院还处于发展阶段,虽然培训了一些康复人员,但康复专业人员仍居紧张趋势,导致医疗康复工作不能大规模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