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厉氏陷入危机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0章 厉氏陷入危机

她赶紧抽回自己的手。 其实,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给他鼓励和祝福。 作为朋友,这不是应该做的吗? 但赵晨枫不这么想,她再普通不过的言语,被他当成了希望。 他眼神灼灼地盯着沈如画,说:“如画,有你这句话,我一定会努力做到的!” “我也会向晨枫学长学习,努力成为一名油画家。”她点了点头。 “如画,”赵晨枫的眼眸里终于有了点笑意,声音温和地说,“这几天我没来找你,你还好吧?” “我……”沈如画脑袋里闪过一张霸道的俊脸,抿了抿唇,笑着说,“还好。” 赵晨枫笑意不减,片刻后,他状似随意地问:“如画,你还在厉绝的别墅里画画吗?” 沈如画正端着杯子送到嘴里,听见赵晨枫这句话,险些手抖了。 她的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没有,我请了几天假,因为手伤还没好。” 赵晨枫那双清亮的眼睛始终盯着她的眉眼:“如画,你尽快辞掉这份兼职吧。我知道这样背地里说别人很不君子,但我不得不提醒你——厉绝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 她放下饮料,听出赵晨枫话中有话。 “我知道,像厉绝这样的人,确实是个风云人物。听说他还30岁不到,就已经控制了C城大约三分之二房产资源的股份权。” “而且,他还在医疗、教育、娱乐等方面多有投资,更是连续多年刷新业界新高峰。像他这样一个男人,一定是让很多女人崇拜和仰慕的。” “可是,他也是一个天生的掠夺者,就连男人,都说他阴险狠辣,手段和花样多到让人防不胜防。” 说到最后,他又紧紧抓住沈如画的手:“如画,像你这样单纯的女生,别说是招惹他,哪怕是靠近都不能!” 她想起这几天厉绝的所作所为,似乎,也印证了赵晨枫的话。 赵晨枫又道:“听我的话,尽量避开他,好吗?” “我可以不去画画,可是……” “可是什么?” 沈如画有些迟疑,“我爸好像和他有生意来往,听说……好像是厉绝要投资我爸的纺织厂。” 闻言,赵晨枫大吃一惊:“什么,伯父和厉绝有生意来往?那你可得小心了,厉绝这个人唯利是图,不可能白白帮你爸!” “这,不大可能吧?”沈如画蹙了蹙眉,“如果真有问题,我爸不会和他来往的。” “那,万一是你爸被厉绝骗了呢?” “……”她一噎。 这,倒是沈如画没有想过的。 赵晨枫看出她脸上有松动的表情,继续道:“总之,还是小心为妙,你回去后,还是提醒一下你爸吧。” 不一会儿,服务生将做好的饮品端了上来。 沈如画喝了口椰奶西米露,原本凉凉甜甜的小颗粒,却让她觉得滋味难受。 因为沈如画还要去图书馆,两人只坐了一会儿。 离开时,她面前的饮品还剩下很多。 这时,衣兜里的手机响起来,是裴佩打来的。 以为是裴佩催促她赶紧去图书馆占位置,她接了电话就说:“喂,裴佩,我马上就去图书馆了。” 谁知,电话里传来裴佩急切的声音:“如画,不好了,于教授出事了!” 沈如画愣了下,“裴佩,你别急,先说说是什么事?” “我说不清楚……哎呀,你快看今天的新闻就知道了!” 那一刹,沈如画心底不由得警信一闪,她挂了电话,狐疑地打开手机网页,键入C城新闻网址。 几秒后,赫然看到屏幕上以行雷闪电的方式打出一行猩红大字: ——鎏金艺术画廊法人代表于正国,于凌晨两点,被发现死于自己位于青花区花园洋房的后花园里,初步鉴定为死于他杀,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她傻在当场。 再往下滑动,又看到几则与此相关的报道,而其中,反复出现的,竟然有“厉氏集团”几个字。 沈如画的视线仿佛定住了一般,她点开其中一则,屏幕立刻跳出来一条链接: ——警方透露,事发前的几天,厉氏集团曾与于正国有密切接触,并且,鎏金艺术画廊欠厉氏集团一百八十万,但于正国的死,是否与厉氏集团有关,还有待查证…… 看她脸色不对,赵晨枫凑上前来,看个究竟。 快速浏览完屏幕上的新闻,赵晨枫猛一拍大*腿,说:“我就说吧,这个厉绝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是他想收购画廊,于教授跟他起了冲突,他就派人杀人灭口了。这种事情,电视上不是经常有报道吗?!” “这……警察局不是还没有调查出来吗?况且,于教授他……”沈如画想到处于教授的那些恶径,临到嘴边,却欲言又止。 人都死了,她不想在他死后,还给他添上一道污笔。尽管,他确实出卖了她。 赵晨枫却说:“这有什么可说的,都已经确定是他杀了,除了厉绝,还有谁有这个能耐!” 沈如画瞪大了眼,因为太震惊而无法言语。 都说他心狠手辣,手段残忍,那么,杀人对他来说,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吧?可是,厉绝不是也帮她救过雏鸟吗,他真的会做杀人这种事? 沈如画本能地抬手,掩住自己因为震惊而张大的嘴。 …… C城新建不久的两江新区,近五年内发展格外快速,聚集了不少新崛起的大公司。 其中,尤以厉氏集团最为突出,端看厉氏大厦直插云霄的标志性大楼就可见一斑。 而此刻,众多媒体和市民围堵在厉氏大厦门口,喧闹和骚*动声越来越大。近二十名保镖拦在门口,似乎也快拦不住人们的气势汹汹。 顶层总裁办公室内,厉绝正端坐在办公桌前,表面看似神色如常。 但仔细看,会发现,他双手紧握,唇线紧抿,脸色正一寸寸龟裂,明显是狂怒的前兆。 在他面前的书桌上,正摆放着今早的新闻报纸。 对面,贴身保镖阿标低埋着头,微微躬着身,额头上早已飚出冷汗来:“厉少,是,是属下失策,还望厉少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