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想解约?我不同意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03章 想解约?我不同意

专为画家们提供的画室内,沈如画正坐在靠窗的位置前。 一整个下午了,她总觉得眼皮在跳个不停。 邻座的小争乐颠颠的给她出主意,撕了白纸条贴在眼皮上,却仍是跳个不停,把小争乐的前仰后合,沈如画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这边刚消停了一会儿,那边娄立伟身边的秘书就亲自来请了。 “沈如画,娄总让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娄总找我?什么事啊?” 沈如画嘀咕着,忽然小争揷了一句:“该不会是他女儿被封杀,就是因为如画你吧?” “我?”沈如画只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大笑话,“我哪有那个能力。” “那要不然呢,怎么会这么巧?娄总又为什么会找你?你不觉得很蹊跷?”小争摸着鼻子说。 沈如画皱了皱眉,自己也觉得很纳闷。 小争给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她无奈一笑,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是来找她算账的,那也是娄佳佳自己活该。 再说了,她还是没那个能耐的…… 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沈如画走出画室,经过长廊,往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途中,刚好撞见娄佳佳身边的那位红人肖潇,也就是她,之前抢走了沈如画的工作,害沈如画白白浪费了两幅画,一分钱没赚。 见到她走过,肖潇的两只眼睛就像是两盏坑道灯一样灼人。 她上上下下的把她打量了一番,见她仍是一套素色的职业套装,头发干净利落,化了淡妆,低调的裸色唇彩,皮肤好的让人嫉妒。 顿时妒火攻心,心想她哪里有什么招人的地方? 娄总真是瞎了眼,让她沈如画去接待新来的大老板,而且还要她全程作陪,她这是走的什么狗屎运? 一定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所以才勾得那些VIP客户,个个要买她的画! 肖潇心底不由得冷笑,原本看她这样姿色还不信,现在想来,指不定沈如画这个签约画家的头衔,就是睡上来的! 沈如画看她脸上的神情转来变去,一会儿愤恨一会儿不屑,一会儿冷笑一会儿咬牙,她只觉得脊梁骨里一阵凉意蹿上来。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她蹙眉道。 “沈如画,我看你别得意!” 肖潇冷不丁地回答,醋意已经泛滥起来,“娄总为什么让你去陪新来的大老板,你自己心里有数,不就是看你还有点儿姿色嘛。” “你说这话我听不明白!什么叫看我还有点姿色?” 沈如画一下子就恼了,她可以容忍她们的排挤,但绝不接受这样的侮辱! “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不清楚?要不是你用肉体勾引那些VIP客户,他们怎么会一个个都来找你作画?还有新来的大老板,怎么就指名道姓要你亲自作陪?一个画师,靠出卖肉体卖自己的作品,也真是够了!” 肖潇扔下的这句话,令沈如画惊得目瞪口呆。 她完全没有想到,画廊里竟然会流传着这样让人作呕的谣言!而她这个当事人,竟然还一无所知被蒙在鼓里! “肖潇,你说话可要负责!” 她气得脸色发白,“我不知道这样的风言风语怎么传出去的,但我没做过的事情我绝不会承认,我会想办法证明我的清白。” 肖潇却冷笑道:“证明?你想怎么证明?” “我现在就去找娄总回绝掉那个什么大老板的陪同要求!” 沈如画咬牙切齿地说着,转身就朝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她真是气急了,不太高的鞋子重重的踩在地上,发出极其清脆的挞挞声。 肖潇的话像是一根钉子扎进了她的心里,一个女人,稍稍做出来一点成绩,就一定是攀附着男人向上爬的结果?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 站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外许久,沈如画在心里又想了一遍措辞,这才鼓起勇气,轻轻扣了扣门。 听到里面说‘进来’,她方才推门而入。 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和清白,她径直闷着脑袋往里走去,并朗声说道:“娄总,请您撤除由我负责大老板视察任务的决定!” 娄立伟早就等着她了,见她进来了,赶紧笑呵呵地迎过去,“怎么啦,我们优秀的沈画家不乐意?其实你也不用紧张,厉总是个很好相处的人,等你见到他,就会明白了。” “不是,我……” 待回过神来,她的话音戛然而止,“等等,您说什么?” 她一下子呆住,脑子里先是一片的空白,接着眼前却是闪烁的眩晕肆意袭来,迫的她几乎站立不稳。 “娄总,您说谁……厉总?” 沈如画感觉自己几乎看不清楚面前的人是什么样的表情,她仿佛是站在漂浮不定的云彩里,双腿都是软的,一不小心,她就会跌下云头,摔的粉身碎骨。 娄立伟笑眯眯地问:“可不是嘛,厉总可是C城的商业大亨,他愿意投资我们画廊,那是我们的无上光荣……” 后面的话沈如画根本就没有听清,脑子里嗡嗡一片,唯有‘厉总可是C城的商业大亨’这句话,一直在耳朵里盘旋。 在C城,姓厉,又是商业大亨的,除了厉绝还会有谁? 厉绝! 新来的大老板竟然是厉绝! 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不! 沈如画忽然有些站不稳,心里有尖锐的疼痛呼啸而过,而脑袋也像是要炸了一样的难受。 下一秒,她脱口而出:“娄总,我要解约。” 这下娄立伟愣住了,旋即他看向沈如画后面的某道伟岸身影,说道:“我可做不了这个主,你想解约,就找厉总说吧!” “想解约?我不同意。” 一道沉稳有力而醇厚磁性的嗓音从沈如画身后传来。 顿时,办公室里一片的寂静,沈如画惊疑不定缓缓转过头去,却是一下子惊的呆住。 门口处,站着一个身材颀长高大的男人,一身的浓墨重黑,似将那窗外明亮的阳光都压了下去,即使是远观,都能看见他刀削斧凿一样的俊美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