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偷偷看女儿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05章 偷偷看女儿

进来的人是女秘书林静,而不是沈如画。 看出他眼里的失落,林静试探道:“厉总,沈小姐她怎么说?” “她要违约。” “那您就让她这么走了吗?” 厉绝没有说话,转身面向窗外,忍不住揉了揉作痛的太阳穴,背影萧索。 难怪总裁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林静摇了摇头。 忽然心生一计,她提议道:“对了,厉总,刚才我听娄立伟说,最近有一场很重要的油画大赛将在涪天市举行,您看要不要赞助这场赛事?说不定您和沈小姐的关系,会因此有转机。” 涪天市虽然是一个三线城市,却因为当地出了几名美术界特别有名的国际级绘画大师,所以屡屡有国际级的绘画大赛在此举行。 “大赛?”厉绝俊眉微挑,眼前一亮,“林秘书,你去把大赛资料打一份给我,我要亲自过目!” “好的。” 厉绝微微颔首,转身望向窗外,眸光里有星星点点的火种在燃烧。 ……………… 沈如画气咻咻地离开办公室,回到画室,脸颊上还带着因为愤怒而染上的红晕。 “如画,你怎么了?是不是娄总把你骂了?”小争担心地问。 “不是。”她摇摇头,扭身看向小争,“小争,我想解约,不做画廊的签约画家了。” 小争大吃一惊,“什么?不做娄艺的签约画家了?为什么啊?你才刚刚升为签约画家,这么多年的辛苦努力就这么白费了?” “我也不想,可是我不得不这么做。” 看她又难言之隐,小争也不便多问,只是说:“要解约的话,就得支付双倍违约金,你当初是签约的年金五万吧?那岂不是要支付十万块的违约金给画廊?” 小争说到了她的痛楚,沈如画叹了口气:“我现在正在想办法,来支付这一笔违约金。” 虽然这个代价太大,但她不得不这么做,她不想重蹈覆辙,跟厉绝有任何瓜葛,尤其是趁他还不知道小米糍的存在之前,必须快刀斩乱麻,离他越远越好。 此时的沈如画,还以为小米糍的事情掩藏得很好,殊不知,厉绝早已知道他们之间有女儿的事实。 小争忽然想到一个好点子,出主意道:“对了,下个月在涪天市有一场绘画大赛,听说第一名的奖金是十万块,你要不要去参加这次大赛?” 小争的话,令沈如画眼前一亮。 对,她可以去参加这次大赛,获得一笔奖金,从而用于支付画廊的违约金! 沈如画欣喜若狂地握住小争的双手,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一个八度:“小争,谢谢你的提醒,我这就回去准备参赛的作品!” 说着,她操起包包就冲出画室。 看着她风风火火离去的背影,小争哭笑不得地摇摇头。 虽然打定了主意要跟画廊解约,但沈如画心里还是没底,万一厉绝强行抱走小米糍可怎么办? 这样想着,她离开画廊后,没有第一时间回家,反而是先去了幼儿园接小米糍。 “妈咪,今天怎么是你来接我啦?”小米糍走出幼儿园门口,张开小手臂扑向沈如画的怀抱。 “妈咪想你了呗。” 沈如画把小米糍紧紧地抱在怀里之后,深深地嗅着她身上奶香奶香的味道,下意识地想到:如果小米糍看见了厉绝,知道他就是她的爸爸,她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其实在小米糍心底,还是多多少少向往着父爱的吧…… 心头,竟然悄悄滑过一抹奇异的念头。 双手,不由自主地搂紧了小米糍。 她暖暖软软的身体贴在沈如画的怀中,给她无限安心的力量,沈如画的心一点一点平静下来。 小米糍的呼吸亲昵的覆在她的颈窝里,她忍不住将脸轻贴在小米糍柔软的发顶上。 “妈咪,你抱得我好难受。”小米糍挣扎了一下,抗议着扭了扭小身板,撒着娇抱怨,却又不肯从沈如画怀里挣出来。 沈如画把小米糍放开,认真端详着她的小脸,虽然在众多幼儿园宝宝中,大多数的宝宝看起来都很可爱,但是她的小米糍却是最出众的一个。 如果把她和厉绝放在一起,可能很容易就会被人看出来,他们有着极高的相似度。 小米糍虽然小,可她很有观察力,一定能看出来自己和厉绝长得很像,万一她问起来,自己又该如何回答…… 不不不! 沈如画忽然一阵摇头。 心想绝对不能让他们有见面的可能! “妈咪,今天晚上你做什么?我想吃牛排呢。”小米糍脆生生的声音传到沈如画的耳朵里。 “想吃牛排?那好,我们去超市买,回去妈咪给你做,好不好?” “好。” 沈如画笑着揉了揉小米糍的额发,然后掏出手机给沈诺打了个一通电话,“阿诺,今天你直接回家吧,小米糍我已经接走了,她想吃牛排,我带她去超市买。” 电话那头传来沈诺的声音:“姐,今天你们自己吃吧,我作业比较多,想在学校做完了再回来。” “这样啊,那行,你注意安全,别太晚回家。” “好。” 挂了电话,沈如画牵着小米糍离开了幼儿园。 不远处一棵黄桷树下,停着一辆宾利车,车窗滑下一个不大的空隙,隐约露出一张男人俊美无俦的脸庞来。 他眼神灼灼地盯着那一大一小长相十分相似的人儿,双手紧紧地握起,恨不得冲上去拥住她们母女俩。 女秘书林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轻声道:“厉总,看来那就是沈小姐的女儿了,听说因为孩子是端午前出生的,沈小姐给女儿取了个乳名,叫小米糍。” “我之前见过她……我的女儿……”厉绝呢喃道,目光一直追随着小米糍那张可爱的小脸蛋儿。 林静颇为意外:“您之前见过您女儿?什么时候?” “嗯,就是投标会的那天。” 也是到了此时,厉绝才发现,原来他的女儿就是之前在超市救了的那个可爱小女娃,难怪觉得她的眼睛像极了小鹿,原来是遗传了沈如画精致的五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