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请问,你家有蜡烛吗?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06章 请问,你家有蜡烛吗?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竟然让他救了自己的女儿,难道这不是老天爷对他的眷顾吗? 想起那天见到小米糍的样子,他至今都觉得心口暖融融的,难怪觉得她长得可爱,原来是血浓于水的缘故。 “厉总,那您就只这么看一眼吗?真的不去见一见小米糍?” 厉绝叹了口气:“光是见到我,就让她起了那么大的反应,立刻就要解约逃走,要知道我偷偷来看小米糍,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想想也是,林秘书点点头,“那万一她要悄悄带小米糍离开涪天市,怎么办?” “不会的。”厉绝深呼吸了一口气,“至少目前还不会,她还惦记着那一笔违约金,短期内还不会离开。” 换句话说,他得在这段时期内,抓紧时间追回她和女儿才行! ……………… 沈如画带着小米糍回到家后,发现对面那家也刚搬来一个新的住户。 搬家公司的人正陆陆续续往里面搬东西,而那位住客就等在外面的走廊上,他右手边提着一个行李箱,另一只手里握着手机,正在打电话。 起初,沈如画并没有怎么留意到他。 因为搬家的缘故,楼道里来来往往都是人,起了许多灰尘,她用手蒙住小米糍的口和鼻子,不让她把灰尘吸入鼻腔和口腔里。 冷不丁地,听见那人打电话说: “嗯……我明天就要去恒爱福利院,回去看看陆院长和海哥……我这两天才回来,应该会比较忙,等我忙完工作室的事情,我们再聚,反正我这次回来,应该短期内不会走了……” 恒爱福利院?陆院长?海哥? 沈如画愣住了,下意识地回过身去。 那人个子挺高,头发乌黑,短发干净利落,一双眉眼英气十足,却清冷如一潭深水,鼻梁高挺,再往下是一双削薄的唇,喉结分明,模样相当英俊且不羁。 他穿着一套白衬衫黑西裤,米色毛背心,外套浅灰色毛呢西服,脚下是一双澄亮的意大利手工定制皮鞋,走路很挺拔,身体的线条很流畅。 真没想到,除了厉绝,这世上还有一个穿西装也那么好看的男人。 大概是发现有人在看自己,那人朝这边投来视线,沈如画下意识地别开脸,赶紧装着掏钥匙开门的样子。 待她开了门,抱着小米糍往里走时,她又扭头看了一眼身后。 却发现,那人没了影子,应该是已经去对门了。 ……………… 晚上九点半都过了,沈诺才从学校回来。 替他接过书包,沈如画蹙了蹙眉头:“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我这不是在学校上了晚自习吗?晚自习都是九点二十才下课,回来十分钟路程,到家九点半了。姐,我要去洗澡,热死了。” 还没走进卧室,沈诺就开始脱身上的衣服了。 小米糍赶紧用自己的小胖手遮住眼睛,“啊,小舅舅,羞羞!” 沈诺伸手揪了揪小米糍胖嘟嘟的小脸儿,抬睫看向沈如画:“对了,姐,我以后都要上晚自习了,以后晚上接小米糍的任务,可能就要交给你了。” “行吧,反正我搬家了,回来的路上就顺便去把小米糍接了。” 看他满头大汗,沈如画皱了皱眉,拧住鼻子嫌弃地说:“你快去洗澡吧,瞧你这满头大汗。我表示怀疑,你到底是去上晚自习了,还是去打篮球了?” 沈诺呵呵地笑了笑,径直拿了换洗的衣物去了浴室。 沈如画回头看着小米糍说:“小米糍,舅舅已经回来了,你该去睡觉觉了。” 因为沈诺一直没回来,小米糍就一直吵着不睡觉,非要等到他回家了,才肯去睡。 这会儿见到沈诺回了家,她才乖乖地点了头,回卧室睡觉。大概是太困了,小家伙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睡得很香。 沈如画从小米糍的房间里出来时,却听见外面啪的一声,顿时整个房间的光亮都暗了下来。 “嗯,怎么回事?停电了?” 浴室里传来沈诺的声音:“姐,我看别人家里的电灯都是亮着的呢,估计是我们家的保险丝坏了,你去外面看看,把电闸重新打开就能好了。你快点儿啊,我这还洗着呢。” “哦,好。” 沈如画赶紧去了外面查看电表,谁知电表箱是上了锁的,她根本就开不了。 赶紧掏出手机给房东委托人打电话,对方说今天太晚了,明天会找人过来修。 沈如画犯愁了:阿诺还在洗澡呢,不能让他黑灯瞎火的洗吧? 视线一瞥,目光落在对面那道门上,里面的灯是亮着的,她想那新搬来的住客应该在家,找他借根蜡烛大概没什么问题。 思及此,她就走过去摁响了对面的门铃。 不一会儿,门开了,那个高大的男人穿着一件灰色羊毛衫和宽松的休闲裤出现在门口处,“有事么?” “额,那个……请问你家有蜡烛吗?” 对方把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而后双臂环抱,侧身朝里面歪了下头,“自己去拿。” 自己去拿? 她倒是有些犹豫了。 “怎么,不要蜡烛了?” 那人顺手就要关门,她下意识地抬脚就进去了。 那人没理会她,只丢给她一句:“蜡烛在右手边壁橱里第二个抽屉。” “哦。” 里面是同样的格局,三室一厅两卫,只不过他是一个人住,东西很少,所以看起来房间里宽大了许多。 经过其中一间客厅的时候,她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发现那里面竟然也是一个标准的画室。 不觉脚步一顿。 难道,他也是学画画的? 正打量着,那人已经从厨房走回来,手里拿着一罐啤酒,看她站在客厅门口老半天都不走,就冷冷地丢了一句: “不是拿了就走吗?怎么还不走?” 他的口吻略有不善。 “哦,我这就走。” 这样杵在别人家里确实是很不礼貌,沈如画赶紧走到壁橱旁,打开抽屉取了几根蜡烛,又飞快地说了一声:“谢谢。” 她走到门口时,却鬼使神差地顿住脚步:“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