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你是那天的帅叔叔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07章 你是那天的帅叔叔

“还有事?”男人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沈如画怔了一下,而后改口道:“额,算了,没什么。就是想谢谢你的蜡烛。” 原本想问他是不是认识恒爱福利院的陆院长,还有陆大海,但是看他一脸的不高兴,她觉得还是先走为妙。 拿着蜡烛回到家,她递了一根蜡烛和打火机进浴室。 沈诺接过去后,问了一句:“姐,你上哪儿去借的蜡烛和打火机啊?” “就是我们对面的那套房子啊,好像也是新搬来的,我就找他借了蜡烛和打火机。” “是什么人啊?” “不知道,不过,好像他也是学画画的。” “啊?这么巧?是不是你们学画画的人,都喜欢这个环境啊?” 沈如画笑了笑,不置可否。 第二天,她没去画廊,福利院又没有课,她便留在家画画。 小争说得对,她可以参加绘画大赛,用赢来的奖金支付那笔违约金。 即使得不到第一名,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奖金也是极丰厚的,到时候她拿出一点积蓄贴补一下,也是可以支付那笔违约金的。 她花费两个小时构图,然后开始用铅笔在画布上勾画出基础线条,调好色彩,再用大笔刷,把油画背景铺上一层基础色背景…… 午后两点,娄艺画廊。 这些天画廊里的女人们全都疯了,一个个变着法的打扮折腾,就连那邻座90后的小姑娘都舍弃了一贯的奇装异服,开始穿起了成熟职业风的套装,画廊内俨然一片姹紫嫣红。 厉绝从进入画廊后,就发现画廊里的气氛不对劲,女人们个个都朝他放电,却唯独不见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 他皱了皱眉,问身边的林秘书:“沈如画没来?” “额,厉总……好像沈小姐的确没来。” 厉绝脚步一顿,禁不住低咒了一声:“该死!” 她果然没来。 他心知肚明,她之所以没来画廊,自然是为了躲他。 他又问:“那福利院那边呢?” “您稍等,我看看今天沈小姐在福利院那边有没有课。” 林秘书快速地电脑,浏览了之前找到的资料,汇报道:“厉总,沈小姐今天在福利院那边也没有课。” 不来画廊,也不在福利院上课,那就是在家咯。 厉绝精瞳一眯,瞬间做出判断:“走,去丰华园。” “啊?您刚来画廊就要走,这……” 不等林静把话说完,厉绝已经转身,利落地走出画廊,身后那一群专为了迎接他而打扮一番的女人们,见状纷纷都哀嚎起来。 ……………… 沈如画画了几个小时的画,提前去接小米糍。 途中经过一个小公园,看见里面有很多小朋友在玩耍,小米糍也心动了。 “妈咪,我能进去玩一会儿吗?” “只许去就一小会儿,不许玩沙,听见没?” “哦,好。” 小米糍点点头,蹦蹦哒哒就往小公园里跑去。 公园里的人挺多,其他小朋友身边要么跟着外公外婆,要么跟着爷爷奶奶,要么就是爸爸妈妈,围了三四个人,只有沈如画一个单亲妈妈带着小米糍,看起来有些孤单。 孩子玩玩闹闹,很容易发生一些小摩擦,尤其是小公园里孩子们多起来,争抢滑滑梯或是跷跷板时,大人小孩因为抢位置起争执的事情时有发生。 这不,小米糍在跷跷板旁等了很久,好不容易等到有一个跷跷板的位置空出来,她忙抬脚垮了过去。 谁知道这一跨,就不小心把另一个小朋友给踹到了。 那孩子还不到两岁的年纪,路还走得不太稳,被这么一踹,就摔地上了。 沈如画见状,连忙去道歉,谁知道那孩子的爷爷奶奶不依不饶,还惊扰来了孩子的父亲。 那孩子的父亲长得身高马大的,吵着要沈如画赔偿,说小米糍踹伤了自己的儿子。 小米糍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凶神恶煞的男人,忍不住扁了扁嘴巴,吓得大哭起来。 小公园外的一辆宾利车内,林秘书一瞬不瞬地看着这一幕,回头看向厉绝:“厉总,小米糍哭了哎。” 厉绝当然是看到了,连日来,他只要一有空,都是悄悄跟在沈如画身边,偷偷看着她们母女俩…… 此时,看到这一幕后的他,抿紧薄唇,下颌异常凌厉,显然是在生气。 “厉总,我看还是……”林秘书还没把话说完,身边就是一阵寒风卷过,厉绝已经下了车,直直走向沈如画母女俩。 林秘书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嘴角微微翘了。 大总裁终于忍不住了…… 这个长情的男人,可以容忍心爱的女人误会他,离开他,瞒着他生下孩子,可他不会允许有人欺负她……和他们的女儿。 小米糍大哭起来,用手不停抹擦着脸上的泪水。 沈如画见状更是心急如焚,她顾不得理会对方,而是先返过身去抱住小米糍,“别哭别哭,小米糍乖,没事儿的……” 她轻拍着小米糍的背,气得自己的眼眶都红起来。 谁知,下一秒,就听见耳朵边的哭闹声消失了,随即听见小米糍甜甜的喊了一声:“叔叔?你是那天的帅叔叔!” 沈如画愣了下,看了看小米糍的脸,看见她的视线是看向她身后的,她也下意识地往身后望去。 在看清来人的那张脸时,一瞬间她的呼吸都停滞了。 她不可置信地盯着厉绝那张俊美的脸,就像是见了鬼一般,瞪大了眼,傻傻地看着他一把推开那位小朋友的父亲,并用自己的身躯挡在她和小米糍的身前。 前一秒那人还怒意勃发,看见沈如画和小米糍身单力薄,就仗势欺人,这会儿在见到厉绝那种冰冷的气息后,瞬间被震慑住。 自己的个子足足比厉绝矮了一个头,他呐呐地说不出话来,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两步。 世界似乎在瞬间静默了下来。 小米糍浑然不知沈如画的脸色变了又变,而是看见厉绝后,一直都笑开了花。 她伸出手,指着厉绝,嚷嚷道:“妈咪,你快看,又是那位超市里的帅叔叔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