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我已经有在交往的对象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08章 我已经有在交往的对象了

沈如画还杵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手足无措。 “妈咪,你怎么不说话?” 小米糍的声音终于唤醒了沈如画的神志,她赶紧蹲下身抱起小米糍来,转身飞快地往另一边跑去。 小米糍双手环绕住沈如画的脖子,一边回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厉绝,“妈咪,你还没跟那个叔叔说谢谢就走了,这样很不礼貌呢。” “不要理他!” 沈如画骤然出声,语气很重,脚步也没有停歇的意思,一颗心怦怦跳着,剧烈得几乎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为什么呀?” 小米糍不明白,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影孤单的厉绝,发现他这时候才抬脚往这边走来。 厉绝此刻的步伐坚定,他的腿很长,每一步都走得很稳,跟沈如画凌乱的脚步形成鲜明的对比。 “妈咪的话你也不听了?”不知不觉就恼了,沈如画一下子呵斥了回去。 小米糍瘪了瘪嘴,眼眶和鼻头又红了起来。 见状,沈如画一下子就后悔了,“对不起,妈咪没有要吼你的意思,但是……算了,妈咪回去再跟你说,总之你现在先别说了。” “哦。”小米糍吸了吸鼻子,很乖巧地点头。 沈如画脚步仓促而凌乱,一个劲儿地往小区的方向跑去,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逃开他,逃得越远越好! 她完全不顾后果,没想过万一自己不小心,摔一跤怎么办,或是不小心过马路时撞到了车怎么办,她只是一个劲儿往前跑。 但即便是如此,她还是没能跑得赢厉绝的那双大长腿。 在进底楼大门之前,他伸出长臂,将她和女儿隔离在了门外:“我们谈一谈。” 沈如画下意识地就退后了一大步,站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 那一刻手足冰凉,沈如画难以克制心中的恐惧,竟忍不住有些发抖,就连小米糍都感觉到她在发抖了。 她看着妈咪,又看了看面前那位高大又帅气的叔叔,似乎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她的妈咪很怕那个叔叔。 可是为什么会害怕呢?叔叔这么帅,妈咪为什么会害怕他? 虽然脑子里满是问号,但她还是勇敢的跨前了一步,伸出小手臂挡在妈咪面前,并气咻咻地对帅叔叔吹胡子瞪眼。 “叔叔,你走开,不许欺负我妈咪!” 厉绝哭笑不得,他垂眸看了小家伙一眼,说道:“你叫小米糍是不是?” 小米糍点点头:“对呀。” 厉绝嘴角勾出一抹笑容来,“你觉得叔叔像是要欺负你妈咪的样子吗?上次我可是还救了你,你忘了?” 额…… 好像也对哦。 小米糍滴溜溜的黑眼睛转了转,立刻转风使舵道:“是哦,妈咪,你为什么要怕叔叔啊?叔叔不是坏人啦,叔叔还救了我呢。” 沈如画没有说话,嘴唇还紧抿着,双肩有些微微发抖。 小米糍见状,又打开双臂挡在她面前,口齿清晰地说:“我不管,反正就是不许你欺负我妈咪。” 然后回头,悄悄地对沈如画眨巴着眼睛说:“妈咪,别怕怕,小米糍可以保护你。” 这一幕让厉绝忽然沉默了,他顺从地后退了一步,静静地看着小米糍。哪怕这几天一直在暗处偷偷地看着她们母女俩,可这样面对面,却仍觉得恍然如梦。 许久,才恢复往日淡然的面容,他望着沈如画苍白的脸,微微抿了抿唇。 “小米糍是……” 沈如画的心脏咯噔一跳,脱口而出:“她是我的女儿,不是你的!” 话落,就开始后悔。 这不是不打自招是什么? 厉绝是什么样的人,任何人都骗不过他,包括她自己。 就像现在,她说完这句话后,厉绝只是静静地盯着她,却让她感到仿佛有种无形的桎梏。 身边的小米糍很机灵,看了看沈如画,又看了看厉绝,但是什么话都没有问,只是静静地站在沈如画身边,一只手扯着她的衣角。 咬了咬银牙,沈如画说:“刚才谢谢你了,但除了‘谢谢’两个字,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别的可说,请你走吧。” 她转身就要推门进去。 或许是太心急,脚步太凌乱,她脚下的高跟鞋鞋跟不知道怎么的崴了一下,整个人连同小米糍一起,就要向前扑倒下去。 厉绝眼疾手快,一手勾搂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小米糍的手臂,已是稳稳当当地护住了她们母女俩。 隔得这么近,她身上的那股甜美香气就扑鼻而来,他下意识地侧过脸去,看见她纤长卷翘的睫毛,秀挺的鼻梁,樱桃色的嘴唇……无一不是他梦见过多少回的。 沈如画吓蒙了,待回过神来,顿时脸上一红。 她赶紧从他手里夺过小米糍,并立刻往后退到了一大步,摆出一副防备的姿态道:“我不管你来涪天市的目的是什么,总之,小米糍是我的女儿,我不会让你抢走她!” 似乎这番话让她觉得还不够和厉绝撇清关系,末了,她还加了一句话,以示强调。 “跟你说实话吧,我已经有固定交往的对象了,我很快就会和他结婚的,女儿也会上到他的户口上,所以你就死心吧!” 倘若她不说这句话,他还能安静地离开,可她丢下了这句话,却叫他莫名地恼火。 她有固定交往的对象? 呵,五年不见,她撒谎的功力还是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烂! 他嘴角一斜,鼻息中嗤了一声出来:“你有交往的对象?骗谁?沈如画,你只要一天是我的女人,就一辈子都是!” 你只要一天是我的女人,就一辈子都是…… 他哪儿来的自信?沈如画心里的火苗蹭蹭的一下子蹿了上来。 看着他那张俊美如俦的脸,她忽然有往上头挥一巴掌的冲动。 她把小米糍紧紧抱在怀里,挺直腰板,扯动嘴角冷笑道:“没想到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霸道无赖,还多了自作多情的毛病。怎么,你竟然天真的以为,自己具备让一个女人从18岁钟情到23岁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