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厉绝成嫌疑人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1章 厉绝成嫌疑人

厉绝起身,每走一步,脚底仿佛都带着火星。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阿标,冷嗤道:“阿标,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冲动?自己说吧,我该怎么罚你?!” “我只是想帮您。只要是我能做的,我都会做。于正国的事情,我只是想替您教训教训他,但没想到……” 他话音未落,突然‘砰’的一声,厉绝双拳砸在桌面上。 顿时,书桌上摆放的东西齐齐弹跳而起,再落下时,桌上一片狼藉。 “杀了他就结束了吗?”厉绝大喝了一声。 阿标神色慌张,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厉绝身前:“厉少,请你相信我,我没杀他!我真的没有杀他!” 盛怒下,厉绝拾起桌面上的那份报纸,狠狠地甩在阿标的脸上:“那麻烦你告诉我,这些新闻报道又是怎么回事?!” “我真的没杀他!我以自己的人头担保!” 阿标对厉绝是畏惧的,而厉绝也了解阿标,他是自己身边最亲信的保镖,他不会欺骗自己。 何况,如果人真是他杀的,那么,阿标也不会主动找他请罪了。 那么,杀于正国的,到底是谁? 阿标见厉绝没有说话,以为厉绝不相信自己,也就急了。 他狠下心,将左手搭在桌面上,右手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道:“厉少,我可以剁下我这只手,以证明我的话都是真的!” 言毕,那把明晃晃的匕首就要往自己的手腕上砍去。 关键时刻,厉绝眼疾手快地给了他一记快手刀。 阿标手腕一软,那把匕首就掉落在地。 “厉少?” 厉绝居高临下地斜睨向他:“你当我这里是屠宰场?随随便便,就能沾上你这蠢货的血?阿标,你记住了,我不是老爷子,你在他那里学来的那一套,在我这里不适用!” “可是,厉少,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厉绝揉了揉太阳穴,神色稍微缓和了些,但心头的火气并没有减少。 他回到座位上,思忖了片刻,问:“当时,还有谁看见你没有?” “没有,我是一个人去找于正国的。” “你确定?” “这……” 阿标皱眉,回忆着当时的情形。 “我承认,我去找他的时候,确实和他发生了口角。可我离开时,他人还是好好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隔了一天我又去找他,就发现他已经死在后花园里了。” 厉绝蹙眉分析道:“于正国是个赌徒,不排除赌场的人或是借高利贷的人,找他要钱。” 坏就坏在,厉绝打算收购鎏金艺术画廊,而这件事是公开的,媒体会怀疑到他的身上,也是正常。 “我这里倒是没什么,有律师可以解决。至于你,得先出去躲一阵子,等风头过去了,再回来。” 阿标大吃一惊:“我走了,那谁来保护……” “够了,别再给我惹麻烦了,到此为止!” 一声令下,阿标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待阿标一走,助理秦卫就进来了,神色凝重而严肃。 “总裁,因为于正国的报道,已经有许多市民在楼下围着了,说是一定要请您给个说法。还有一些股东,也在赶来的路上,如果……” 话到一半,微微一顿。 秦卫抬睫,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厉绝的脸色,这才说:“如果您再不出面,恐怕,这情形对我们厉氏很不利。” 厉绝蹙了蹙眉心,两秒后说:“我知道了。” 言毕,他扣好衬衫领结,再将衣橱里的一件西装外套取下,整理了一下衣角后,他这才抬脚往门口走去。 但厉绝还没来得及走出门外,就有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从走廊另一端走来: “厉绝先生,我们是C城公安局的,现在怀疑你跟一宗杀人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身侧秦卫大骇,第一个反应是挡在警察身前:“在没有证据前这样随便抓人,就是你们警方办事的态度吗?” 警察中为首的负责人姓刘,他说:“我们也只是按规章办事,还请你们配合。” 厉绝回头看了一眼秦卫,嘴角逸出一抹泰然自若的笑容:“放心,我去一去就回来。” “可是总裁……” 厉绝抬手制止了秦卫,而后敛了神色,吩咐道:“你现在去湖边别墅,给我看着那小丫头。晚上提前一个小时送她回家,另外,不要跟她说起我的任何事。” 秦卫愣了愣,旋即明白过来,厉绝口中说的“小丫头”,指的是沈家二小姐沈如画。 敢情,总裁这是怕她看到新闻,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啊。 感叹间,厉绝已经跟随警察们进了电梯间。 此时,厉氏大厦的门口,早已堵满了闻讯而来的记者,拿着话筒,抱着摄像机的摄影师也比比皆是。 厉绝望着门口那些时不时往里窥觑的记者,眯了眯凌厉的黑眸,转而看向警察们,“看来只能走VIP通道了。” 说着,他便在前头带路,走去那条平常不太使用的通道。 通道门口早已有工作人员在等候,看到厉绝来了,立刻恭敬地行礼,然后在前面带路,“总裁,警车已经安排好了。” 厉绝点点头,听见这句话,几名警察也都面面相觑,没想到厉绝不但很配合,还积极为他们安排了秘密通道。 所以,警察们对厉绝耶相当的客气。 VIP通道通往的是厉氏集团不对外开放的一个小型停车场,停车场入口也有保镖守着。 警车早已被通知停靠在那里。 “厉先生,请吧。”为首的那位刘警官打开了警车的后车门。 厉绝坐进去,跟着几名警察也都一一坐进去。 ……………… 湖边别墅。 沈如画今天格外的心不在焉。 从学校出发去湖边别墅的时候,她还看见新闻上报道说,厉绝已经被接去了警察局。 她该感到高兴的,他被抓了,就不会跑到她家去祸害她了不是吗?可为什么,整整两个小时过去了,她却一直无心作画呢? 正神游着,忽然别墅的房门咔嚓一声响,有人进来了。 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沈如画惊了一下。 下一秒,她赶紧起身走出画室,迎面看见的,竟是厉绝的助理秦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