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就你这副五短身材,还敢跟我叫嚣?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13章 就你这副五短身材,还敢跟我叫嚣?

从刚才的一番话当中,他听出了大概。 看来这个女神经是沈如画的朋友,或许是看见刚才他和沈如画在一起应付厉绝的画面,所以来警告他的。 他眯了眯眼,双手抱怀道:“小心你什么,教训我?就你这副五短身材,还敢跟我叫嚣,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 楚之衍一边说着,一边用一副淡漠的眼神上下巡梭在她的身上,无论是从身高,还是颜值,还是气势,瞬间碾压了裴佩。 裴佩脸色一白,“你,你,你……” 天啊,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甘愿当男小三也就罢了,竟然还侮辱她是五短身材? 她都算是五短身材的话,那别的女人怕是要为了自己的身材而跳楼自杀了吧! 哼,新仇加旧恨! 这个仇要是不报,她就不姓裴! 裴佩什么话也没有说,突然伸出手便给了楚之衍一巴掌。 只可惜在一米八几的楚之衍面前,她那一米六二的身材确实是矮了太多,虽然穿了高跟鞋,勉强够得着他,但他反应很快,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大步。 所以,她扇过去的那一巴掌,倒更像是重重地‘抚摸’了他的俊脸一把。 不但如此,她因为重心不稳,还往前栽下去…… 与其说是栽倒,倒不如说是扑倒,而且是正好扑倒在楚之衍身上,不偏不倚,她的唇就这么亲吻上了楚之衍的唇! 四周,顿时传来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刹那间,原本喧哗的街道上静得好像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见。 裴佩脑子里一片空白,眨巴着眼睛,莫名地感觉自己的呼吸在瞬间好像被抽离了似的,直到她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后,瞬间脸颊开始发热。 她立刻从楚之衍身上爬了起来,第一个反应是用手猛擦自己的嘴:“我呸呸呸!没想到你这个程咬金还是个大流氓,太恶心了!呸呸呸——” 莫名被吃了豆腐,还被骂成流氓,楚之衍紧握着拳头,青筋暴露,指关节发出‘咔咔’的声音。 他拼命压制住心底的火气,才没有冲动地还击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女神经。 楚之衍脸色阴沉,嘴角紧抿着,过了好一会儿冷嗤一声:“看在你是沈如画的朋友的份儿上,今天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下不为例!” 他说完,就转身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后扬长而去。 裴佩杵在原地,直到那辆出租车已然只看得见车屁股了,她才反应过来。 顿时,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 不对啊,她的初吻就这么没了,她岂不是太亏了? “喂,你给我回来!” 她后知后觉地骂道,抬手指着车屁股骂:“喂,有种我们单挑,不许跑!喂——你个无耻的男小三!下次别让我再遇见你!” 裴佩气咻咻地骂着,一张圆脸涨得通红,拼命用手抹着自己的嘴。 真的好崩溃!好丢脸!不就是为好闺蜜和大总裁那对苦命鸳鸯打抱不平吗?怎么连自己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捶胸顿足,内心哀嚎了许久,才想起来发下毒誓:“下次别让我再遇见你,否则,我一定踹得你断子绝孙!” ……………… 翌日,沈如画接到画廊前任老板娄立伟打来的电话。 “哎呀,沈画家啊,你就回来继续画画吧。上次那两位客户已经改变了主意,打电话来坚称要让你完成预订的画啊。” 娄立伟的声音客客气气,沈如画仿佛能看到他一副点头哈腰的神态了。 “我知道沈画家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既然这两个客户都是你的老客户了,又一直都很支持你的作品,我看你还是回来继续完成未画完的画吧?” 沈如画皱了皱眉,正色道:“娄总,不是说那两位客户已经移交给肖潇负责了吗?况且我已经决定解约,没必要再去接手画廊的工作了。” “哎呀!沈画家,话不能这么说,你现在毕竟还没有解约嘛,这之前你是不是该把画廊的工作做一个了结呢?怎么说,我们也合作了这么多年,客户找到你,我们也是没办法呀。” 想了想,似乎也有些道理。 何况这些工作本来就是她经手的,理应由她来做一个完美的了结。 “好吧,我待会儿要去福利院代课,下午再去画廊。” “好哇好哇,只要您肯来,那就万事大吉。” 娄立伟笑呵呵地挂了电话,如释重负般长吁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对面的厉绝,躬着身说:“厉总,你放心,已经办好了。” 厉绝满意地点了点头,起身朝门口走去。 “耶,厉总,你不等沈画家过来了?她说她下午就到。” “不了,要是知道我在画廊,她可能就不来了。” 说话间,他伟岸的身躯已经走出了办公室。 沈如画去画廊之前,先给小争打了个电话,确定厉绝不在,这才背着包包来到画廊。 画廊的同事们似乎已经忘记了‘新来的大老板亲自点名让沈如画作陪’的这件事,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另一件事。 “诶,你知道吗?第八届约翰莫尔绘画大赛,在国内的选拔赛下个月1号将在我们涪天市进行呢。” “这么大的赛事,怎么会不知道。听说这一次不但请来了像杰拉德这样的大师做赛事总评委,还有蒂姆、莎拉这样的大师级人物。哦对了,他们甚至还请到了神秘的怪才‘衍笙’!” “真的假的?听说衍笙很低调,不但使用化名,还从来没有在媒体面前露过面呢,这次请到了他,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怪才终于决定露出庐山真面目了?” “还真说不定是这么回事,哇塞,好期待啊!” 沈如画听他们夸张地聊着,不禁也有些期待。 进了画室,她直接问小争:“对了,小争,你拿到比赛资料吗?” “当然拿到了,喏,你看看吧。” “谢啦。” 沈如画道过谢,迫不及待地拿过资料来,一边看一边念道: “参赛须知:一,绘画参赛作品由评委会作出判定,作为一个原则,绘画作品不能超过6英寸的厚度而且作品是二维的、可以被悬挂的。二、无论出身和学历,每一个人都可以参加比赛。三、作品必须被匿名评判,艺术家的姓名将不会告知评判委员会……唔,看起来似乎是一场挺公平的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