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我有个了不起的爸爸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14章 我有个了不起的爸爸

小争马上附和:“可不是嘛,上面明文规定,只要是在国内工作对美术感兴趣的人,无论是不是科班出身,也不论你学历高低,只要参赛了,就都有获得入围的机会。” “而且,你看看这个获奖方法:所有获奖作品,都将于17年双展期间在利物浦国家美术馆展出,第一名除了十万块现金奖励外,还将获得在英国曼切斯特艺术中心为期三个月的个展!” 末了,她两眼放光地看着沈如画,道:“如画,这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制的赛事啊!” “确实很有诱惑力,可是竞争也会更激烈。” “怕什么,你是我们画廊里最具实力的一个,比那个什么科班出身的娄佳佳,有天赋多了,我相信你一定能打遍天下无敌手!” 沈如画乐了,“我看啊,你之所以这么兴奋,不是因为这场赛事适合我,而是因为你崇拜的那位神秘怪才,要莅临涪天市做评委了吧?” 小争不好意思地吐了吐小红舌:“矮油,你不要戳穿我嘛。” 闻言,沈如画忍俊不禁。 说起这位绘画界的怪才‘衍笙’,沈如画不是没有耳闻。 ‘衍笙’应该不是这位怪才的真名,一直很低调,媒体从来没有拍到过他的真人,甚至有人说他是女的,不过沈如画认为,他应该是个男人。 而且这个人应该是个才华横溢的学霸级人物,之所以媒体称他为怪才,只因他总是不停在否定自己的路上做各种尝试。 她想,这或许跟衍笙从小不停迁移的生活环境变换有关。 至于衍笙是否从小不停迁移,改变生活环境,也只是媒体杂志的一些推测罢了。 “啊,对了,你那天去娄总的办公室,发生了什么事啊?我好像听见那个肖潇说,你被新来的大老板请去当陪同。” 沈如画敛了笑容,“没有的事,我已经回绝了。” “回绝了?” 小争觉得匪夷所思,联想到之前沈如画说要解约的事情,忽然恍然大悟,“你是因为他,才决定解约的吗?” 沈如画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她开始准备那两幅未完成的画,既然答应了娄立伟,就应该把接下的工作完成。 系好了围裙,铺好了画布,颜料调好,却迟迟动不了笔,眼前始终晃动着的是厉绝那张俊脸,耳边始终回响着的是裴佩的那些话。 ——如画,如果我是你,我更愿意直面过去,迎接未来,我不会一味逃避,我更愿意去弄清楚当年那些事情的真相。 难道,真的是她想错了? 手中的草稿画了一遍又一遍,始终都不满意,她撕碎了一张又一张,渐渐地外面暮色降临,她索性起身,脱了围裙。 她坐上了公交车,哈了一口气在车窗上,然后用手指一下一下地,随意地甚至是胡乱地描画着…… 忽然,车子嘀嘀鸣笛了两下,将她惊醒了过来。 抬睫一看,不禁愣住。 她画的竟然是他的脸。 浓眉挺鼻,狭长的黑眸,以及一张雕刻般的脸庞,一样样都完全与脑子里的厉绝重合在一起。 “妈咪,你快看,那位阿姨画的真好,她画的好像是一个叔叔呢。”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对自己的母亲说。 轰—— 沈如画立刻红了脸,趁车子刚好停下,她赶紧起身跳下了车,心脏一阵狂跳不止,久久都无法回归平复。 她这是怎么了? 沈如画猛拍了下脸,深呼吸一口气,这才稍稍平静了一些。 抬睫看了看自己所处的位置,竟然不知不觉坐过了两站,她懊恼地皱了下眉,心想反正时间还早,就走路去幼儿园接小米糍吧。 走到幼儿园,时间刚刚好,只是原本不算很宽敞的幼儿园门口,停着几辆小货车,还有一辆宾利。 那辆宾利让沈如画觉得有些眼熟,但她并没有多想,视线被那几辆小货车给吸引住。 那好像是哪个书店派送的小货车,有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正从小货车里搬出一摞摞书籍和一箱箱的玩具,几名幼儿园老师正协助这些工作人,将东西往里搬去。 门口卖文具的小店老板看见这阵仗,忍不住道: “这是哪位土豪家长送的啊?太牛逼了,这些书和玩具,怕是够好几届孩子们用的了吧?这个家长也真是用心,不过普通家长哪送的起。” 正纳闷着,沈如画忽然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身穿浅灰色西装的高大男人,身材伟岸地从幼儿园里走出来,他走出来的时候因为个子太高,甚至还微微低下了头。 他右手臂上托着身穿一套小黄鸭卫衣的小米糍,原本是很不搭调的一大一小,却有着十分和谐的气氛。 就这么远远看着,完全想不到,他们是一对五年未曾相见的父女。 幼儿园园长亲自将厉绝送了出来,又是弯腰道谢又是频频点头的,那脸上的笑容比之前沈如画一年时间里看见的还要多。 小米糍眼尖地看见了沈如画,一边抱着厉绝的颈脖,一边抬起手来,跟她打招呼。 “妈咪!” 小米糍显得很兴奋。 厉绝回过头来,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容。 沈如画怔了怔,赶紧走过去抱走了小米糍。 小米糍完全没有察觉到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还显得很兴奋,“妈咪,我告诉你哦,今天叔叔到我们幼儿园送书和玩具来了,小朋友们都说叔叔是我爸比,还说我有个了不起的爸比呢,哈哈哈,好好玩。” 她那张可爱的小脸上挂着笑容,明显是一脸的骄傲,刚才那番话完全可以解读为——我终于也有爸爸了! 厉绝看了沈如画一眼,说:“上车,我送你们回去。” 沈如画没有拒绝,将小米糍放进车内,却是关上了门,抬头看向厉绝。 一颗心又怦怦跳了起来,不受控制,仿佛脱缰的野马。 厉绝嘴角微微翘起来,却窥测不出任何情绪。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开口的第一句话,更像是质问,这让厉绝有些无奈地笑起来,却温和地回答:“以家长名义赞助学前教育事业,顺道考察幼儿园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