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他开始无声无息地侵蚀她的生活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15章 他开始无声无息地侵蚀她的生活

沈如画深呼吸一口气,又质问道:“厉绝,你到底想怎样?” 厉绝轻轻地笑了一声,狭长好看的眼睛眯了眯。 “非要问我怎么样,那好,我回答你——” 顿了顿,他平静地说,“我只是想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抚养我们的宝贝女儿,就这么简单。” 沈如画倏然抬头,无法置信地看着他。 然后,听见他问:“明天就是周末,我答应小米糍带她去泡温泉,你记得给她准备要用的东西,假如你愿意,也可以和我们一道去。” 说完,他直接坐上了宾利车。 沈如画傻傻地杵在原地,半晌没回过神,直到坐上了车,脑袋还是懵的。 到了丰华园,他让人把车开进了小区里的露天停车场。 沈如画愣愣地看着他:“你不是还要回酒店吗?为什么把车开进来了?” “我就住在丰华园。” 沈如画:“……” 什么,他就住在丰华园?什么时候的事?等等,他放着豪华总统套房不住,来住这么一个老旧的学区房做什么?! 她的一颗心,又开始狂跳不止。 谁知,下一秒又听见他说:“所以,我知道那个楚之衍不是你什么新男友,而是你的新邻居。” 沈如画:“……” 脸颊上莫名开始发烫,她赶紧牵着小米糍往一楼走,逃也似的。 厉绝远远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却不自觉地,一直微微勾动着。 回到家,因为有些心神不宁,她开始像往常那样收拾房间,小米糍其实算是调皮的小孩,喜欢乱扔玩具。 正收拾着,突然门铃响了,她去开门。 杵在门外的是一个身穿黑西装的男子,这样的装束沈如画在五年前常常见到,一眼猜到是厉绝的保镖。 “沈小姐,这是厉总让我交给您的。” 那男子手中提着两个大大的塑料袋,给她提到了门口后,就没有再进去,一举一动都很有分寸。 她皱了皱眉,第一时间想要让那人把东西拧回去,没想到小米糍一看到那两包塑料袋,就兴奋地大叫起来。 “哇——好多玩具啊!妈咪,有我喜欢的叮当猫耶!还有我喜欢的粉色棒棒糖!” 她飞奔了过来,小小的身子几乎是扑进了塑料袋里。 沈如画看得很无奈,这时候手机嘀嘀响了两声,短信进来了,她打开一看,是厉绝发来的。 ——不知道小米糍喜欢什么,我一样买了些,你看看还缺点什么。 她皱了皱眉,快速回复过去。 ——以后不要给她买棒棒糖了,吃多了坏牙齿。 发送过去后,她忽然就开始后悔。 该死!她这是在做什么?这样回复过去,不意味着默许他们之间还可以又‘以后’?不不不,不应该这样的,他们之间还有很多事情没弄明白…… 她忽然意识到,厉绝又跟五年前一样,开始无声无息地侵蚀她的生活了。 既抗拒,又无法抑制地悸动,矛盾的心理挠得她整天心烦意燥…… “妈咪,你快看,我带上这个好不好看?” 沈如画闻声,回过神来。 扭头看去,忍俊不禁,厉绝竟然给她买了一个小猪头套,她带上之后,圆嘟嘟的脸蛋儿看起来更萌了。 沈如画叹了口气,走过去将小米糍抱在自己膝盖上。 “小米糍,你喜欢刚才那个叔叔吗?” “嗯,喜欢,很喜欢很喜欢。” 她还不忘了强调。 沈如画无奈地摇摇头,又问:“你之前不是还说,喜欢对门那个帅帅的叔叔吗?” 小米糍摸了摸鼻尖,很认真地想了想,说:“那个叔叔也很好,不过,我希望今天这个叔叔做我的爸比,因为他给我的同学买了好多好多的玩具和书。” 原来,连小孩子都喜欢这种土豪做法…… 沈如画无奈地揉了揉她的额发,将她搂得更紧一些。 “小米糍,妈咪再问你,这个世界上你最喜欢谁?” “当然是妈咪!” 小米糍毫不含糊地答。 “会离开妈咪吗?” 小米糍眨了眨眼,眼圈微微泛起了红,似乎被吓到了:“妈咪会离开小米糍吗?” 沈如画赶紧替她擦掉眼泪:“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爸比找到小米糍,你是要和妈咪在一起,还是和爸比在一起?” 小米糍又眨巴了一下眼睛,忽然反问道:“为什么妈咪不能喝爸比在一起呢?我要和爸比,还有妈咪一起。” “……” 沈如画几乎要落下眼泪来,她不愿让女儿发现自己的反常,便将头埋在小家伙的肩窝处。 “妈咪……我想吃这颗粉色的棒棒糖,就一颗,可以吗?” 看着她萌萌的大眼睛,沈如画就心软了。 “好吧。” 小米糍立刻屁颠屁颠地去塑料袋里拿了棒棒糖来,一只手拿着一颗粉色棒棒糖,另一只手则拿着一颗蓝色的棒棒糖。 “妈咪,这颗蓝色的棒棒糖给你,我保证,你吃了也会变得很开心很开心。”小米糍故意咧着嘴,嘴角的梨涡显得更明显了。 沈如画忍不住就笑了。 “那好,妈咪跟你一起吃。” ……………… 第二天,因为想着要去泡温泉,小米糍起来得特别早。 她连自己穿什么都已经想好了,一条粉色的连身百褶裙,加上白色外套,看起来整个人粉嘟嘟的,特别可爱。 她还嚷嚷着要让沈如画给她扎两个粉色的发带,看她那么兴奋,沈如画不忍打消她的积极性,就替她扎上了。 吃早饭的时候,小米糍问:“妈咪,叔叔怎么还不来?” 沈如画看了一眼石墙上的时钟,说:“应该快了。” 话音刚落,门铃就响起来。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放下手中的碗筷,小米糍就抢先一步,飞奔向门口了,她踮起脚尖,好不容易够到了门把手,然后拧开了上面的揷栓。 厉绝就站在门口,穿的是一身休闲大衣,显得丰神俊朗。 小米糍蹦蹦跳跳地朝他打招呼:“叔叔早!” “小米糍早。” 沈如画抬起眉眼,看见厉绝脸上的笑容。 不是没见到过他的笑,但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见到这种慈父般的笑容。 他看着小米糍的眼神,是在别的任何一个男人脸上,都无法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