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妈咪,你是不是吃醋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18章 妈咪,你是不是吃醋了?

再来一次…… 沈如画嘴角抽了抽。 顿时又羞又恼,她是答应带着小米糍一起和他玩,可是没想到厉绝竟然这么无耻,竟然明目张胆地骚扰她? 孰可忍孰不可忍! 她气得两道秀气的眉头紧紧打成个结,细腻得连毛孔都看不见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情急之下,沈如画一巴掌拍向水面,溅起的水花扑向厉绝的脸,他连躲都不躲一下,只是很男子气地伸手抹了一把脸,“这样扯平了吧?” 他挑眉说着话,再甩了甩头,一头的水珠儿就随着他甩动的动作全洒在厉绝的脸上。 厉绝原本是想整他,却不想,反被他甩了一脸的水,脸都气红了。 当着小米糍的面,沈如画是再多的气都不好撒,她掬起身边的水洗把脸,一边抹着脸,一边气鼓鼓地说:“真恶心,脏死了。” 冷不丁地,厉绝接了一句,“连我的口水都吃过了,还嫌恶心?” 轰—— 沈如画脸上的绯红就迅速染到了耳根:“厉绝,你够了吧!别当着孩子的面耍牛氓,小心我告你非礼!” 她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脸色很不好看,银牙咬紧。 小米糍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严肃的样子,有些畏惧,拽了拽她的手臂,弱弱喊了一声,“妈咪,你别凶叔叔,别生气好不好?” 沈如画叹了口气,扭头看她,嘴角又只好勾起。 “妈咪没凶,就是被叔叔弄的水给呛到了,有点儿难受。” 厉绝不以为意,勾了勾唇,转身慢慢移动到水池中央,想到沈如画方才的表情,他背过去的俊颜不由得展开。 这场景怎么看都像是打情骂俏。 沈如画懊恼得很,这跟她一开始想象得完全不一样,她来这里纯粹是为了陪小米糍玩,可不是跟他出来约会的! 她极力平复下心情,对小米糍说,“乖宝贝,下次妈咪单独带你来这里玩吧,绝对不能再带别的人来了,尤其是……耍牛氓的人!” “我不要,我就喜欢和叔叔玩。” 小米糍说着,就扑过去紧紧抱住厉绝的颈脖,小脸亲昵地蹭在他脸上,从远处看,两人笑起来的样子如出一辙。 不过才见面短短几天时间,小米糍跟厉绝就这么亲近了,沈如画忽然有种危机感。 她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阴沉沉的。 谁知,冷不丁地听见小米糍说:“妈咪,你是不是吃醋了?” 卖萌这一招,小米糍使起来最得心应手。 她嘴唇蠕动,下巴下压四十五度角,这样抬起的眼神最具有杀伤力,看在别人眼中觉得她委屈极了。 “我喜欢叔叔,也喜欢妈咪,我两个都一样喜欢,妈咪不要吃醋,好不好?” 沈如画整个人都软了,叹了口气。 “妈咪没吃醋,小米糍玩得高兴就好。” 他们所在的这个温水池虽然是独立的,却很大,厉绝游了几圈后回到两人身侧。 他只穿了一条泳裤,起身时,水渍顺着锁骨往下淌,肌理分明的胸膛结实有力,很是养眼。 小米糍好奇地看了看厉绝胸口的两块肌肉,再看看自己,摸了摸,说,“妈咪,好奇怪哦,为什么叔叔的内内比我还大。” 沈如画顺着小米糍的视线看过去,不禁脸色一红。 原来,小米糍说的不是内内,竟是厉绝胸口那两块结实的肌肉…… 厉绝的视线淡淡地扫过来,见到她脸上的一片绯色,唇角一勾,面上浮现出一抹饶有兴味的笑意来,还故意挺起胸脯,展现自己精健结实的身躯。 沈如画懊恼地咬咬牙,赶紧背过身去。 她拉过小米糍的手,“小米糍,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或是喝喝水?” 之所以这样问,无非是要掩饰尴尬。 偏偏小米糍摇晃着小脑袋瓜,说:“不要,我还要玩。” 沈如画:“……” 而此时,小米糍的目光还钉在帅叔叔厉绝的胸前,似乎在研究,为什么他和她的小胸脯不一样…… 真是少儿不宜…… 女儿不懂羞也就罢了,沈如画却是羞得面红耳赤了,她忙伸手挡住小米糍的视线。 厉绝这会儿神清气爽,四肢有力,他没有游向扶梯,而是双手撑住池沿,猛地使劲后,颀长的身形跃出水面,两条腿轻轻一搭,人就上岸了。 最要命的是,因为泳裤积了大量水的缘故,他的裤沿就吊在屯部下面。 沈如画被水花溅到后不悦地抬头,正好看到两条漂亮的人鱼线,脸蹭地一下子爆红。 心里不禁怀疑,那个臭男人是不是有预谋的,早知道就不来泡什么温泉了…… 厉绝许是也意识到了,若无其事地用双手提了提裤子。 他上岸披了件浴巾,喝了两口果汁,又拿起另一杯果汁后下水,游到两人跟前,将吸管凑到小米糍嘴边。 小米糍就着吸管喝了两口,他又将吸管凑向沈如画。 她看也没看,“我不喝。” 厉绝没说话,直接将吸管触碰到沈如画的嘴边,痒痒的,她别开些,秀眉轻蹙着。 厉绝将果汁杯放在池边,抱起小米糍来到浅水区,那里有个水台,温泉水淹在水台以上一尺的高度,女儿放在那里很安全,不用怕她呛着水。 沈如画以为他要教小米糍游泳,腿往旁边移。 “我先去休息下。” “行。” 厉绝回头看了她一眼,乍然发现她颈脖后的那两根泳衣带子松了。 他把小米糍往岸边轻轻一放,然后伸手就去勾住那两根泳衣带子,是想要帮她系好带子。 沈如画看见他伸来的手,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一只手忙压住领口,另一只手推开他,“你干什么!” “我看你颈子后面的那两根带子松了,想帮你系上。” 沈如画哪肯信他,一掌挥过去,却被厉绝轻巧地握在手里,她顿时就恼了,“厉绝,你还要不要脸?” “我怎么不要脸了?又没对你做什么。” “还说没有?你明明……” 她一激动,动作幅度就太大,导致颈脖上挂着的两根松垮垮的带子完全松开,随即就掉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