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追老婆,当然要花点心思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19章 追老婆,当然要花点心思

厉绝本能地视线下移,顿时耳根一红。 沈如画也觉得胸口怪怪的,凉凉的,垂眸一看,“啊——” 她吓坏了,忙用手臂护住自己的胸口,顿时恼羞成怒,“你……你还说没有?赶紧给我转过身去,混蛋!这还叫没做什么?” 想到自己肯定是被厉绝全看光了,沈如画的脸一下子红透。 厉绝却是一本正经地板着脸,“谁叫你推我?刚才还差一点点就帮你系上了,这下可好,被你那么一推,它干脆就掉下来了吧?” “你给我闭嘴!不许说了!” 她气得咬牙,转身就要上岸去。 忽然,厉绝大掌一伸,不由分说就搂住了她的纤腰,并将她顺势拉拽回来,压在身后的泳池边上。 她惊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缩着双肩,全身僵直,而厉绝则顺势抵上自己的腿,挤压到她的屯下。 霎时,惊起心湖一片涟漪,沈如画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的脸早已红透,瞪大眼,惊恐万状地瞪着他:“厉绝,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可她不敢喊太大声,怕吓着小米糍。 厉绝抬睫看了浴池门口一眼,又垂眸看向她,“别说话,有人来了,让我赶紧把你的颈带系好。” “不用,我自己来!” “你想让所有人都看见你的胸?” “那你把腿往哪儿放?!” “只是不想让你掉下去,呛到水。” “……” 几句话就让沈如画吃了瘪。 此时,外面有渐行渐近的说笑声、脚步声,似乎真的有人要进来了,沈如画只好不说话,任由他帮她系带子。 厉绝勾了勾唇角,开始认认真真地替她系颈脖的带子。 可天知道,这样与她近距离面对面站着,尤其她身上的衣料那么少,还是这样方便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她胸前的…… “咳咳!” 厉绝不由得轻咳了一下,却怎样都无法压制住蹿上嗓子眼的那股躁火。 沈如画心里也不好受,整个脸都在发烫,专属于他身上的男性气息,正不断地涌入她的鼻息中,心脏跳动不停,直到…… 忽然腿边磨蹭到一把撑起的小伞,她整个人就炸毛了。 “厉绝,你给我滚开!” 厉绝赶紧收了手,在情动之前。 “已经好了,你自己再检查检查,看看我给你系得紧不紧。话说回来,你得感谢我,要是等别人进来了,你这带子才松掉,那可就糗大了。” 说得多么正人君子似的,其实该摸的,都已经摸够了,他自是心满意足地把手收回去。 “……”沈如画恨得牙痒痒,真想扑上去狠狠地咬他一口。 偏偏这时候有人进来了,她只好作罢,改用凶狠的目光狠狠地瞪他几眼。 泡了一下午的温泉,肚子也该饿了,小米糍早早地就嚷着自己可以吃下一头牛,斗得厉绝和沈如画都哭笑不得。 晚上,度假村有专为VIP客人特别供应的自助餐,秦卫的电话就是在这时候打来的。 厉绝一边接电话,一边看着沈如画带着满餐厅乱窜的小米糍,嘴角始终挂着笑意。 谈完了工作上的事,秦卫忍不住好奇地问:“对了,厉总,听说您已经找到沈小姐了?” “嗯,我们现在就在一起,带她和小米糍出来泡温泉了。” “那你们是已经和好了吗?” “还没,”说起这个,厉绝面上的表情略显黯淡,“她心里始终有个结,估计还得花些时间和心思,才能让她回心转意。” “厉总,不是我说您,您完全可以拿出五年前追沈小姐的那些……” 差一点儿脱口而出‘手段’两个字,想了想不妥,秦卫临出口时改成了,“那些妙计,凭您的聪明才智,肯定能很快追到沈小姐的!” “但愿吧。” 挂了电话,厉绝回头看了一眼手中各拿着一个餐盘的母女俩,眯了眯一双幽黑的俊眸。 没错,追老婆,的确是要花点儿心思的,秦卫提醒得对! 顿时,厉绝心生一计,掏出手机又给客服经理打了个电话。 ……………… 吃过晚餐,沈如画带着小米糍回房洗澡,刚要开始洗,忽然房门被人敲响了。 “谁啊?” “是我。” 厉绝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什么事?” 沈如画走去开了门,发现厉绝抱着一堆东西,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 “我房间里的蓬头坏了,洗不了澡,还有房间里的电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亮不了,现在客服那边正在修呢,你让我进来洗个澡,休息一会儿再下去,怎么样?” 沈如画表示怀疑,“这什么酒店啊?蓬头怎么会坏?电灯怎么会亮不了?不会是你骗我的吧?” 她踩着拖鞋走出去,来到楼下一看,果真有一名客服人员带着电工在修理电灯。 没辙,她走上楼,“行,就让你休息一会儿。” 厉绝闻言,勾了勾唇角,踏脚进了屋。 “你自己找个地方坐着吧,我先帮小米糍洗澡。” “行,你忙你的。” 厉绝笑了笑,直接坐在了沈如画打算睡的那张床上,她扭头看了一眼,抬手指了指:“除了那张床,你坐其他哪个地方都行。” 他没动,她皱了皱眉,对他呲眉瞪眼的。 他挑了下眉,这才挪动了步子,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二十分钟后,母女俩出来了,看她衣服没换,厉绝问:“你还没洗?” “你先洗,我待会儿再说。” 他反正还是要下去的,她可不想白白被他偷看到洗澡的样子,哪怕一眼都不行! 厉绝也无所谓,起身往浴室里走去,双手插在兜里,神态自若,好似这地方就该是他的一样,看得沈如画莫名有些窝火。 厉绝进了浴室。 撇眼一看,毛巾架上摆放着一条干净洁白的浴巾,那是她的,他伸手拿在手上,忍不住拿到鼻间闻了闻。 立刻地,一股香甜而熟悉的味道蹿入鼻息中…… 沈如画给小米糍换上了睡衣,脑子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刚才看见他进去的时候什么都没带,那他拿什么衣服换? 她走到浴室门口,正要开口,忽然浴室的门就开了,只见厉绝赤果着精壮结实的上身,腰间仅系着一条白色浴巾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