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妈咪在打蚊子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20章 妈咪在打蚊子

沈如画惊诧地望着眼前令人血脉贲张的男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目光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结实健硕的胸肌一路向下,他的身材很好,全身见不到一丝赘肉,最碍眼的就是他腰间那片白,让人恨不得将它狠狠扯掉…… 意识到自己竟然有这个想法时,沈如画的脸霎时就红了。 而后眼神定焦在他腰间的浴巾上,忽然觉得不对劲。 等等! 那浴巾看着……好像很眼熟? 忽然反应过来后,她整个人都暴走了。 “厉绝,你怎么回事?怎么随随便便就我的浴巾呢?你,你没有自己的浴巾吗?!” 她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本能地走过去,作势伸手要去扯掉他腰间的白色浴巾。 厉绝倒是吃了一惊,后退了一步。 他一边护住腰间的那一片白,一边眯了眯精瞳,挑眉戏谑地盯着她,“你确定要扯掉它?” 沈如画愕然顿住。 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大胆,脸颊腾地发起热来。 “我,我是可惜了自己的浴巾,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就随便用别人的东西?要是被你传染了梅毒、淋病、性病、软下疳,还有腹股沟肉芽肿什么之类的怪病,那我可就麻烦大了!” 他讶异地瞪着她,很好奇她是怎么记住这些乱七八糟的病理名称的? 半晌才说,“沈如画,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知道,我是说……你有病!” 她干脆豁出去了。 “我有病?”厉绝皱了皱眉,“这可是很严重的诽谤,你也知道,我这个地方可不是随便哪个女人都能用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手指着自己的那玩意儿,还得意地挺了挺腰。 末了,还补了一句:“当然,你除外。” 轰—— 沈如画的脸更红,赶紧掉转了视线。 混蛋厉绝,当着小米糍的面,竟然也敢调戏她! 一气之下,她咬牙说:“随你怎么说,我就不信这几年,你身边没有一个女人。” 这话听着莫名有些酸味儿,厉绝嘴角舒心地勾了起来。 一双俊眸眯起一条狭长而危险的弧度,他伸腿走到她身后,刻意暧昧撩拨:“相信我,没有你,我连硬,都硬不起来。” “你,你走开!” 沈如画吓得推了他一把,力气很大,他竟然被推进了浴室,她的反应也很快,随手就把门给关上了。 砰的一声,差点儿撞到他高挺的鼻梁。 厉绝愣愣地立在浴室里,尚未回过神,只见卧室门突然又被打开,一团阴影迎面砸向他,拉下那团阴影,发现是一套干净的浴袍。 “别丢人显眼了,小米糍还在外面呢!”她飞快地说。 厉绝有些悻悻地抱着浴袍,但是想到刚才沈如画脸上的表情,他又忍俊不禁了。 沈如画回到卧室里,有些烦躁地将白色浴巾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再打开衣橱的门,从里面拿出另一条自己准备好的干毛巾。 却无法控制地,脑海里浮现出刚刚厉绝围着白色浴巾的画面…… 赤果精健的身体,宽厚的胸肌,平坦的腰腹,还有完美到爆的人鱼线,修长笔直的长腿,白色浴巾包裹下的屯部轮廓很清晰…… 那副超赞的身材,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 想到此处,她的脸一红,真见鬼,自己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她猛地拍了两下脸,“沈如画啊沈如画,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再这样下去,今晚都不用睡觉了!” 说着,她又重重地拍了自己两下,借由此想让自己清醒清醒。 冷不丁地,听见身侧传来一道甜软柔糯的声音:“妈咪,你干嘛打自己的脸啊?不痛痛吗?” 沈如画愣住,回头看去,小米糍就站在她身边,正歪着脑袋端详她的脸呢。 “额……妈咪在扇蚊子。哎,这酒店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蚊子呢?” 说着,沈如画赶紧装出一副打蚊子的样子,照着空气打得啪啪作响,却遮不住脸颊到耳根处的红晕。 “妈咪,蚊子在哪儿?” 小米糍摸着自己的小鼻头,眯着眼睛张望着。 “……” 沈如画脸上一热,赶紧又说:“好啦,蚊子的事情我们先别管啦。小米糍,妈咪问你,你要不要出去看星星?听说今晚有流星哦,好像还有篝火晚会。” 什么流星,什么篝火晚会,纯粹是她胡扯,如果再不出去,她怕是无地自容,自己把自己给羞死了。 一听说要看流星,还有篝火晚会,小米糍乐得拍了拍手。 “要去要去,妈咪,我要去看流星,还要看篝火晚会。” “好,妈咪带你去。” 也真是巧了,就好像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似的,度假村里竟然真的有篝火晚会。 现在还有很多客人围在一起吃BBQ,还有几个小孩子手里玩着仙女棒,玩得不亦乐乎。 广场上还放着欢快的音乐,小米糍喜欢热闹,拍着手巴掌跑了过去,跟着音乐跳起舞来。 沈如画凝视着宝贝女儿,嘴角的笑意不由自主地展开。 是啊,小米糍就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的礼物,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女儿,她活着的黑夜中才能有阳光穿透进来。 只是,略有些遗憾,如果她身边有个爸爸,或许小米糍会过得比现在更好…… 熊熊燃起的篝火将气氛推上最高点,小米糍快步跑过:“妈咪,妈咪,你看我跳得好不好?” 沈如画回过神时,小米糍已经撞入她的怀间。 方才一瞬间空掉的心再度被填满,她宠溺地亲了一下小米糍肉嘟嘟的小脸蛋,“小米糍跳得真棒!妈咪香一个!” 小米糍双手缠住沈如画的脖子,嘟起小嘴,她也配合地凑近她的小脸蛋。 “木马——” 这一幕,无疑是温馨而甜腻的。 但,又似乎欠缺了点什么。 小米糍没有察觉到沈如画眼中的忧愁,视线一直在望着天空。 蓦地,她指着天空,兴奋地说,“妈咪妈咪!你快看,那是什么?!” 她顺着小米糍手指的方向望去,竟然发现,真的有一颗流星从空中划过。 “小米糍,那就是流星。” “那我们快点儿许愿!”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小米糍忙闭上眼,许起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