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照顾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22章 照顾她

扣扣了两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他喊道:“如画,小米糍,你们醒了吗?” 里面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他把音量又提高了一些。 “如画,还没起来吗?小米糍,你呢?你也没醒吗?快起来啦,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早点。” 不一会儿,门忽然咔哒一声响了。 出现在门口的不是沈如画,而是哭丧着脸的小米糍。 她好像是哭过,一张笑脸耷拉着,眼圈还是红红的,眼睫毛上也挂着未干的泪珠儿。 厉绝大吃一惊:“小米糍,你怎么了?一大早上的,怎么就哭了?你妈咪呢?” 小米糍抽噎了两声,抹了两把泪,可怜巴巴地回答:“叔叔,妈咪她……” 她的回答令厉绝心里大吃一惊,立刻判断出沈如画可能发生了什么事,便赶紧冲进屋内。 第一眼没有见到沈如画,床上的被褥还没来得及收拾,很凌乱,他下意识地去掀开被子,骤然看见床铺上的一摊血迹。 霎时,心里猛然一沉。 血…… 为什么会有血…… 她出了什么事儿?! “如画?如画!你怎么了?你在哪儿呢?如画!” “我,我在洗手间……” 洗手间里传来哼哼唧唧的痛苦声,他倏地回首,正好看见沈如画跌坐在洗手间门口,正捂住自己的肚子。 他箭步如梭地冲过去,将她扶起来,“你怎么了?床上的血是怎么回事儿?” 沈如画的脸色苍白得很,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额上渗着大颗大颗的汗珠,捧着肚子,表情十分痛苦。 她张了张嘴,怯弱而难为情地说,“我……我那个来了。” “那个……是哪个?” 厉绝懵了,数秒之后,才回过神来。 目光移到她的腹部,看见她的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小腹,软弱无力地呼吸着,顿时明白,她说的“那个”指的是……女人每个月都要来那么一次的大姨妈! “别担心,我马上抱你到床上去躺着。” 他的声音很温柔,有种安慰人的魔力,他的动作也很轻柔,小心弯腰,以公主抱式的方式将她抱起来,转身向床的方向走去。 将她轻轻放下,他在床沿边上坐下,将她半抱在怀中,让她舒适地倚靠在自己的胸前,一只手覆盖上她的小腹,慢慢地揉着。 小米糍也走了过来,惊慌地看了一眼沈如画,又看了一眼厉绝。 “叔叔,我妈咪怎么了?她会死吗?” 沈如画哭笑不得。 厉绝也乐了,笑着解释:“不会的,你妈咪就是肚子有些痛。” “可是,为什么妈咪会流血?” 小米糍很怕妈咪出事,一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生怕自己一丢手,妈咪就会不在了似的。 “小米糍,妈咪没事,妈咪就是吃坏了肚子,所以才会肚子痛痛,你别怕。”沈如画勉强开口,安慰小米糍。 其实痛苦的是她,可她不想让小米糍担心,便撒了个善意的小谎。 “那妈咪会好起来吗?” “当然会,别担心,有叔叔在呢。” 厉绝说着,继续轻柔地替沈如画揉着腹部。 感受到一股暖流在小腹上积聚凝结,慢慢地向四周散开来,但那难忍的疼痛依然折腾着沈如画,十多分钟后还不见好转。 她努力睁开眼,看见是他在替她揉着肚子,又有些难为情。 她想推开他,但是肚子实在是太疼了,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 厉绝摇了摇头说,“不行了,你的样子看起来很严重,先躺着,我马上出去一趟。” 听闻他要走,沈如画忽然吃了一惊,双手下意识地胡乱抓了抓,竟然抓住了他的衣角,“等等!你要去哪儿?” 她嚅动着嘴唇,蹙着秀眉,唇色都有些发紫了,看来实在是疼得不行。 厉绝回过身来,看着她那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我不会走太远,只是到外面去帮你买止痛片,你和小米糍乖乖在这儿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末了,他又回头对小米糍说:“小米糍,你帮叔叔照顾妈咪好不好?叔叔去给妈咪买药,一会儿就回来。” 小米糍重重地点头:“好,小米糍一定保护好妈咪!” “真乖。” 厉绝回头深深地看了沈如画一眼,示意她放心,她点了点头,这才松了手。 他以最快的速度度假村里的一个小药店,买了止痛药和蜂蜜,转身要回别墅区的时候,忽然想起些什么。 药店旁边正好是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他蹙眉顿了两秒,还是决定走进去。 他径直走到放卫生棉的区域,看见货架上花花绿绿放着很多包装不一的卫生棉,厉绝开始犯愁了。 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有不同的种类,譬如丝薄的、护翼的、日用的、夜用的,长短不一的……也不知道该买哪一种才适合沈如画。 恰巧,旁边有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学生,以一种看变态大叔的眼神瞪着他。 他踌躇了两三秒,开口问道,“请问一下,哪种卫生棉最好?” 怕被人误会,他又补了一句,“我……给我太太买的。” 两个女学生顿时松了一口气,其中一个很热情地指着某个品牌的卫生棉,说道,“那我给你推荐这个品牌。哦对了,请问你太太是第几天了?” 厉绝嘴角一抽,耳根微微泛红。 这个还要分第几天? 想了想说,“好像是……第一天。” “那用这个吧。” 他点点头,接过女学生手里的卫生棉,这才转身去付账,两个女学生在后面窃窃地笑着。 他顾不了这么多,匆匆赶回去,小米糍来开了门。 “叔叔,我妈咪看起来还是不太好。” “不怕,叔叔已经买好了药,我现在就去给她冲一杯蜂蜜水。” 厉绝立刻去冲了一杯温度适中的蜂蜜,然后返回到客房里,沈如画紧闭着眼睛,看起来还很痛苦的样子。 他轻轻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如画,起来吃药了。” 听到他的身影,沈如画的眼睛缓缓睁开。 下一秒,她一把抓住厉绝的手,好似害怕他再次走开似的,他淡淡地弯起唇角,很自然地将手再度放在她的小腹上替她轻轻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