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半是悸动,半是抗拒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23章 半是悸动,半是抗拒

这样悉心轻柔的动作,即使还没吃药,沈如画也觉得疼痛减轻了不少,不禁让她想起以前的往事。 她的初潮大约是在初一那年春天,除了初潮那一次她没有痛经之外,之后她的每一次例假,那都是惊天动地。 如果遇例假之前遇上考试之类的情况,更会引起神经紧张,或是吃了比较凉的东西,都会导致肚子疼痛得很厉害。 记得有一次,她的卫生棉用完了,刘婶出门去帮她买卫生棉,丢下她一个人在家里。 后来爸爸回来了,眼见她痛得蜷缩在床中央不停地哼哼,他也跟着难受起来,就坐在床边哄着她。 动作就像厉绝现在这样,轻轻地替她揉着肚子,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嘴里哼着小曲,让她慢慢放松下来。 后来疼痛感慢慢消失,渐渐地,她不再哭泣,就靠在爸爸的怀里睡着了。 而现在,厉绝就跟爸爸当年的身影重叠到了一起,让她的心有些微微悸动,可是一想到爸爸至今都还没有任何消息,她又有些抗拒…… 刚要别开脸,推开他,却被厉绝轻捏住下颌:“别胡思乱想了,先把药吃下再说。” “……” 他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似乎把她看透了。 这种感觉有些不爽,她皱了皱眉,下一秒却被厉绝一把抱起来,轻放到了床上。 “你闭上眼睛先睡一会儿吧,你卧室里的床已经脏了,我替你换一下床单。放心,你今天就好好休息休息,小米糍的话,我替你照顾着。” “……” 沈如画心里繁复得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或许是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了,她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想那些恩怨情仇,算了吧,先让自己休息休息…… 这样想着,小腹上源源不断传来的热力让她感到更舒服,她放心地闭上眼睛,手却始终不愿放开,忍不住更抓紧了他的衬衫。 过了许久,厉绝低首看了看怀中的人儿,她已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苍白的小脸也稍稍有了些许血色,但看上去依旧还是血气不足。 他想要抽出被他压着的手臂起身,却因为她在睡梦中依然不松手,怕惊醒她,而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 不知道睡了多久,沈如画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门没有锁,小米糍正在客厅里看动画片。 至于厉绝,他正在阳台上打电话,通话声隐隐传来。 “林秘书,我可能会晚回去一天,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或是发邮件,只要我看见了,肯定会第一时间回复。” 听起来好像跟他通话的是他的女秘书。 顿了顿,又听见他说:“对了,林秘书,我想问你一个事。如画她……那个来了,能告诉我,女人在每个月那几天的时候,有什么事需要忌口的吗?” 听到这里,沈如画惊得头皮发麻。 不会吧,他竟然跟他的秘书讨论她来例假的事情? 那多难为情啊! 沈如画咬着嘴唇,在心中暗咒了一句,“不是吧?” 这时候,外面断断续续传来厉绝说话的声音: “嗯,要多喝热水,不碰冷水……不能喝冰的?林秘书,你稍等一下,我拿支笔记一记……好,我准备好纸和笔了,你说吧……哦,可以准备一些巧克力,补充热量,还有呢?喝鸡汤……明白,还有吗?注意保温,不能光脚走地板,少穿高跟鞋……好,我知道了,我会告诉她注意这些的,谢谢你了林秘书……” 看着他默默记下所有笔记的背影,沈如画的心却在刹那间被融化。 因为爸爸还没有任何消息的原因,她心里还有些埋怨他,抗拒着他,可是看见这一幕,她实在是做不到…… “妈咪,你终于醒了?” 忽然,小米糍的声音从沙发上传来,惊得她回过神来。 “嗯,宝贝,我醒了。你吃过早饭了吗?” “吃过了,叔叔去餐厅给我带回来早餐,你饿不饿?要吃吗?” 沈如画摸了摸肚子,摇头说:“妈咪还有些不舒服,就不吃了。” 厉绝接完了电话,从阳台上走进来,看见沈如画已经醒了,忙问:“你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 “我让餐厅给你弄点吃的。” “不用……” 她才说两个字,就被厉绝打断道:“不可以不吃东西,就是再难受,也必须得多多少少吃一些。” 他边说边打通了餐厅的电话:“喂,你好,我是别墅区18号房的客人,这里需要一份早餐。对了,有热巧克力吗?有的话,给我加一份热巧克力。” 不一会儿,餐厅送来了食物,小米糍看了又舔了舔嘴。 “妈咪,我也想吃。” 她哭笑不得:“你早上还没吃饱啊?” 小米糍指了指她盘子里的热巧克力,说:“我想尝一尝那个黑黑的东西。” “那是热巧克力,你小心烫着你的手和舌头了。” “哦。” 小米糍小心翼翼地拿过杯子,吹了吹热气,然后试探着抿了一口,忽然眼前一亮:“哇,好好喝,很像巧克力的味道呢!” “那是热巧克力,当然有巧克力的味道。” 沈如画爱怜地揉了揉小米糍的额发,回头看向厉绝:“今天谢谢你了。” “没什么。”顿了顿,厉绝微微蹙着眉,又问,“你经常肚子不舒服吗?有时间的话,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 “嗯,我知道。” 沈如画吃早饭的时候,小米糍吧唧着嘴巴,忽然又问:“叔叔,今天是不是还要在这里住一个晚上?” “不了,我们今天就要回去。” 回答的不是厉绝,而是沈如画。 小米糍听了,很是失望,“我还想看烟火嘛,昨天的烟火好好看,好漂亮啊,我还想看更多更多的烟火。” “小米糍,我们已经耽搁叔叔很多时间了,妈咪和叔叔都要工作的。” “哦。”小米糍很乖巧地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不高兴,嘴巴扁了扁,明显是有些失望。 或许是第一次遇到女儿哭的场景,厉绝远没有沈如画那样镇定,他蹲在小米糍面前,视线与她平视。

上一篇   第322章 照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