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不请自坐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25章 不请自坐

厉绝怔住了。 别说是帮女儿扎头发,就是扎头发这种事,本身就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我试试,万一扎得不好,你不要跟叔叔生气,好不好?” “不会不会,妈咪以前也扎得不好呢,后来慢慢就好了。” 说着,小米糍就将头绳递给了厉绝,并要求道:“叔叔,我想扎这个蝴蝶结头绳,可以吗?” “额……好吧。” 厉绝轻叹了一声,最终还是将她手里的头绳接了过来,研究了许久,终于勉勉强强扎了一个不算很好看的但也不算太糟糕的发型。 “行了,你看看,感觉怎么样?实在不行,就只有让空姐阿姨帮你扎头发了。” 厉绝拿着手机,给她当镜子照着用。 小米糍转了转小脑袋瓜,崇拜地伸出大拇指来:“叔叔真棒!扎得真好看!比妈咪扎得还要好看呢!叔叔,你这是第一次帮人扎头发吗?” “嗯。” 被表扬一番的厉绝,脸上露出一抹自豪的表情来,旁边的一对年轻情侣看了,都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 “那个小女孩儿好可爱啊。” “可爱的是他爸爸好不好,诶说真的,以后要是我们有个女儿,你会不会也给她扎头发?” “我可以试试看。” 听着两人的窃窃私语,厉绝脸上的自豪表情溢于言表。 ……………… 到底还是让小米糍和厉绝去了上海。 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趁此机会休息一下,顺道还能好好构思新画,沈如画坐在窗前,叹了口气,端着刚刚冲好的一杯咖啡。 刚抿了一小口,手机嘀嘀响了两声。 她拿起来一看,屏幕上跳出微信提示,她打开一看,不由得乐了。 是厉绝发来的照片,全是他和小米糍在迪士尼里面照的,小米糍穿了一套漂亮的白雪公主裙,手里拿着仙女棒,看起来漂亮又可爱。 还有几幅是小米糍和小矮人们的照片,她裂开了嘴,正使劲儿地冲镜头笑呢。 一旁的小争凑过来瞄了一眼,忍不住笑起来:“如画,你家女儿真可爱,我要是以后生孩子,一定要生个女儿,不要儿子!” 儿子…… 沈如画不由自主地想起小米粽来…… 她敛了思绪,说:“小争,你是不是也要参加这次的绘画大赛?” “当然啦。” “那你构思好了没?我思来想去,就是没想好构思,眼看着日子临近,我真是急得够呛……” 小争安慰她:“你也别着急,有时候太着急了,人的思路就会陷入瓶颈,倒不如想开点儿,眼界就打开了也说不定。”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 两人正说着话,电话就在这时候响起来,看见屏幕上那一串没有录入姓名却十分眼熟的号码,她第一时间接了电话。 “喂,小米糍吗?” “妈咪,今天我玩得好开心,你看见我的照片了吗?是不是很漂亮?啊对了,待会儿我要和叔叔去吃饭,叔叔说晚上八点烟火表演就要开始了。” 沈如画看了看手表,“那还早,现在才五点呢,你们要玩到那么晚吗?” 紧接着那头传来厉绝的声音:“早点去吃饭,不那么打挤,吃完了饭还可以再玩会儿,然后早点去广场占个视野良好的位置,要不然就看不到烟火大会的全景了。”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那当然,来之前我研究过攻略。” “……” 不得不感叹他的心细,原来他早早的就做好了攻略,沉默了一会儿,沈如画才慢慢地说:“你们明天回来吗?” 她说出‘你们’的时候,厉绝的心跳莫名地加快了一瞬,似乎是因为她说得那么自然,仿佛他们真正是一家人。 这让他感到惊喜,又隐隐害怕,害怕一开口就打破此刻的静谧。 沈如画见他不说话,又叮嘱道:“小心别让她感冒了,我给她带的小书包里,有隔汗的小方巾,你时刻查看她的后背,要是被汗水打湿了,就记得拿帕子给她隔一下。”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厉绝松了一口气。 气氛正在转好,他们越来越像一个正常的家庭,这种好的转变,令他看到了希望。 他牵着小米糍的手,口吻略显兴奋:“走,小米糍,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回来看烟火大会,好不好?” “好!”小米糍的声音欢快极了。 …………………… 两人吃晚饭吃到一半,忽然被不识趣的人打搅。 “您好,请问您是厉绝先生吗?”一个轻柔的女声突然插了进来,“不好意思,打搅您了,我是您的粉丝。” “粉丝?” 厉绝皱了皱眉,他又不是什么明星,哪儿来的粉丝? “您是厉氏集团总裁,国内数一数二的建筑商,我还曾作为报刊杂志专访员,我叫陈兰,跟您做过采访呢,您忘了吗?” 厉绝一直很低调,但也确实做过为数不多的几次媒体采访,至于这个女的是不是曾经采访过他,他根本不记得了。 他淡淡地打量对方一眼,礼貌性地笑了笑,“是吗?” “看来,我还不够让人印象深刻。” 那女孩泰然自若地笑了笑,虽然这样说,却显然并不缺乏对自己美貌的自信。 的确,她有着一头及腰且微卷的长发,简单地穿着白色T恤和浅蓝色牛仔长裤,一双线条被修饰得极为优美修长纤细的美腿,肌肤柔嫩而有光泽。 这个年纪的女孩,不施粉黛,却最动人。 厉绝微微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我可以坐下吗?” 她微微俯身,精巧漂亮的脸庞映着阳光,隐隐带了粉红色泽。 他只是笑笑,没有说话,然而年轻女孩已经不请自坐了。 “我来这里是做一个有关迪士尼乐园的报道,没想到遇见了您,实在冒昧了。上一次见到您,是在一个拍卖会上,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她似乎并没有放弃唤起厉绝记忆的努力,柔声说着,眸色清凉动人。 厉绝挑了一下眉:“刚才你说你叫……” 女孩儿也不觉得尴尬,极其自然地伸出手,“陈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