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她的心里一定有他!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28章 她的心里一定有他!

他毫不吝啬地夸奖道,小米糍扬了扬鼻子,很是自豪。 “叔叔抱你去洗脸。” “嗯。” 一天一夜的相处,已经让小米糍对厉绝十分熟悉了,她在厉绝的脸上大大的啵了一口,忽然扬着眉说:“叔叔,我发现你好香啊。” “香?我有吗?” 厉绝哭笑不得,他还是第一次听人说,他很香。 小米糍摸了摸鼻头,又皱了皱眉头,忽然又把一双滴溜溜的黑眼睛瞪得圆圆的,“啊,我知道在哪里闻过了。你身上的味道,和我家阳台上的那盆花儿好像啊!” 厉绝愣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 “你说你家阳台上养了花?小米糍,你知道那盆花是什么花吗?”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小苍兰。他还记得,沈如画曾经送给他一副画,画的正是一枚初露花苞的小苍兰。 之所以画小苍兰,是她觉得他身上的古龙香水味儿,是由一种小苍兰特制提炼而成。 心头抑制不住的激动,厉绝立刻掏出手机,在网上搜索到小苍兰的图片,点开后递到小米糍的眼前。 “小米糍,你看一看,你家阳台上种的花儿是不是这种?” 小米糍仔细看了一眼,一下子笑了:“耶,叔叔,你怎么知道我家阳台上种的是这种花儿啊?我妈咪还说,这是她最喜欢的一种花儿,我家阳台上全都是这种花儿了。” 听见小米糍的话,那一瞬间,厉绝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额头上的血管也在一突一突的。 倘若之前还有些不确定,可此刻,他几乎百分百的肯定,沈如画的心里一定有他! 否则,她就不会在自家阳台上种上满满的小苍兰了。 在那一刹那,他就做了一个决定。 ……………… 每个周二,沈如画在恒爱福利院有两节美术课,她今天要教孩子们水彩画。 和往常的课没什么不同,福利院的孩子往往都比普通幼儿园里的孩子要懂事许多,其实少了许多的麻烦,每次她要求什么,孩子们都照着做什么。 她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心,虽然有个别孩子们因为性格的缺陷无法理解她的意思,她就要重讲好几遍。 还有的孩子是因为肢体的缺陷,无法自己独立完成一幅画作的绘画过程,这个时候也每每需要她耐心地多手把手教导一番。 但,跟孩子们接触是最单纯的,所以沈如画一坚持就是好几年。 两节课后结束,她去了陆院长的办公室,带了一些小米糍穿旧了的衣裳,打算交给陆院长。 还没进办公室,就听见陆院长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哎,之衍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看你也该找一个对象了。啊对了,正好我有个审计局的老同学,她的侄女就很不错,也是一名老师呢,跟你挺相配的,要不你去见一见吧?” 刚听说‘之衍’两个字,沈如画还没有回过神。 待她前脚跨了一半进去,才忽然发现坐在陆院长对面的那个年轻男人有些眼熟。 那不是住在她家对面的楚之衍,还会是谁? 对了,他说过他是孤儿,在恒爱福利院长大,跟陆大海还是发小呢……这样想来也就不奇怪了。 她下意识地把脚步收回去,虽然不是刻意偷听的,但还是多多少少听到了陆院长和楚之衍的对话。 听说相亲的事情,楚之衍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拒绝,也没有说同意。 “我最近时间比较忙,要见的话,可能会晚几天。” “没关系啊,就是吃个便饭,或是喝杯茶的功夫,其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你啊,我是看着长大的,把你当我半个儿子呢。这个女孩子是真的很优秀,要不是因为我家大海学历不够,我还真想把她介绍给我家大海认识。” 楚之衍默不作声许久。 怕气氛尴尬,陆院长又说:“其实你也不用太紧张,就当多认识一个朋友,说不定对你的事情也是有帮助的呢,是不是?” 楚之衍见推不掉,这才勉勉强强答应:“那就再约时间吧。” 两人又寒暄了一会儿,楚之衍才从陆院长的办公室里出来,一转角就见到了沈如画。 沈如画不是个会说谎的人,刚才听见陆院长跟楚之衍谈相亲的事情,这会儿只觉得尴尬,脸色看起来就有些不自然。 楚之衍倒是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垂眸看了她手里提着的一包东西,然后微微颔首,转身就离开了。 倒是沈如画自己莫名觉得难为情。 想到之前还拉着楚之衍在厉绝面前当挡箭牌,至今都还没有请他吃饭什么的,好像挺过意不去。 她把旧衣裳交给了陆院长,两人又寒暄了一会儿,这才离开了福利院。 走出福利院门口后,她按惯例去乘坐公交车,忽然感觉到路边有一辆商务轿车缓缓驶来,她下意识地停住脚步。 扭头一看,那车停了下来,车窗滑下,露出男人一张帅气的脸。 “上车,我送你回去。” 是楚之衍! 他不是早走了吗?怎么还在? 亦或,他一直等在外面,就为了等她? 楚之衍并没有给她多余的时间考虑,而是嘀嘀按了两声喇叭,催促道:“快上车啊!” 想到又要欠他一个人情,沈如画犹豫了一下,摇头说:“额,不用了,其实我可以自己坐公交车的。” “反正顺路,不搭你一程,我也是要付这点油钱的,上来吧!” 好像是这么个理,沈如画不好再拒绝,索性坐上了楚之衍的商务车。 “刚才你是不是也听见,我被陆院长催婚的事情了?她老人家还是那么热心,实在是让人没办法拒绝。” 楚之衍就像是聊家常的样子,好像和沈如画是多年的老朋友,事实上沈如画和他也不过才见了几次面而已。 但他身上那份雍雅自如的魅力,让人感觉不到唐突,相反,会让人觉得彬彬有礼,甚至理所当然。 而且,仔细一听,会发现他的声音犹如清泓,干净透彻,虽然偶尔有些毒舌,但大抵还是让人觉得很舒服的。 所以在楚之衍面前,她没那么多防备,有些话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