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那你呢,你对什么样的男人有感觉?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29章 那你呢,你对什么样的男人有感觉?

“陆院长确实是个热心肠的人,不过姻缘这种事情,还是要当事人自己有感觉,否则这红线都是白牵了。” “那你呢,你对什么样的男人有感觉?”楚之衍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沈如画愣了一下,回头看向左侧驾驶座上的楚之衍。他脸上露出的淡笑,让她一下子心头漏跳了一拍。 她怎么觉得楚之衍这句话好像是话中有话?好像……是在试探她对他有没有感觉似的。 “我是个未婚妈妈,对爱情早就没有了奢望,所以很少有男人会对我产生影响,或是让我有心动的感觉。总之,在我眼里,再没有比小米糍更重要的人了。” 她回答得很干脆。 因为她很清醒,自然明白这样一个长相气质都十分优秀的男人,不会对一个单亲母亲一见钟情,那是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戏码。 不管他是何目的,会问出这句话,她都得第一时间避嫌。 然而沈如画的干净利索,换来的只是楚之衍的淡淡一笑,他修长的手指按在了音乐播放键上。 “看来我们很像,我也是对感情这种事不感冒,相亲也好,自由恋爱也好,我觉得那都是在浪费时间。不如把做这些事情的时间,花费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沈如画讶然地回头看向他,忽然有些好奇,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男人,怎么会有如此淡漠的思想。 好像什么事情都激不起他的兴趣,她不禁开始好奇,他到底是做什么职业的? 淡淡悠扬的音乐在车内缭绕,气氛莫名让人觉得有些暧昧,正当沈如画感到不自然的时候,楚之衍缓缓开口。 “既然我对感情不感冒,而你也对爱情不再憧憬,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在一起试试?” 这下子可把沈如画惊得不轻,差点儿一口唾沫没吞下,反倒呛到自己。 像是猜到她的反应,楚之衍没有给她质疑的时间,而是继续道:“当然,我是个孤儿,但我可以保证,经济上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和你一起抚养你的女儿。而且我受过良好的教育,还留过学,甚至也跟你一样有过兼职老师的经历,担当爸爸的角色,往没有任何问题。” 他目光如水,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这倒是让沈如画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为什么是我?”她呐呐地问。 “老实说,我一直想一位同行的女性做伴侣,虽然也有遇见过不少的女性同行,但要么是品行问题,要么是性格问题,直到遇见你。” 沈如画再度讶然:“你也是学画画的?” “没错。”他点点头,“实不相瞒,我在绘画界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成就。” 原来如此,难怪在他家里看到画具,连小米糍也闻到他身上有颜料的味道。 如果真要找一个过日子的人,或许找一个同行,也是可行的…… 思忖中,楚之衍又说:“你是单亲妈妈,把女儿照顾得那么好,至少说明你是善良有爱心的,而且你一个人抚养了她五年,身边还带了个弟弟,证明你是一个很有毅力的女人,你身上有这么多优点,我觉得再合适不过了。” 他说了多久,沈如画就听了多久,嘴也张大了多久。 可是无论她怎么观察,都看不出楚之衍有不良的企图。 她还是有些看不懂,怎么会呢?他们不过才见了几次面而已啊,他怎么就见到他们合适了呢? 倘若楚之衍只是个平平的男人,她或许还觉得他这个想法可以理解,可他本身条件很不错啊。 至少,在她看来是这样的。 单单他这相貌,就不比厉绝差半分,就连小米糍也说过,他比厉绝还要帅,还要年轻。 而他这身装束看着就不一般,从上到下都显示出名流人士低调的奢华。 他这辆车子虽算不上十分昂贵,但他才刚刚到涪天市,就买了一辆车,足见经济能力上确实是不用愁的。 所有这些条件,对于一个单亲妈妈来说,实在是太诱人了。 既不谈感情,又不谈利益,那他到底图什么? 思及此,沈如画的眸子清亮无比,并无动心的表现,反而多了警惕。 “楚先生,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能麻烦你说得清楚一点吗?其实你大可不必把我说得那么好,我只想听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仿佛早料到她会提出这个问题,楚之衍淡淡一笑。 “其实理由很多,比如,嫁给我,可以帮你逃离另一个男人的追逐和纠缠,可以打击那个伤害了你的男人!那天你让我帮你在那个男人面前演一场戏,不就是我为了逃开他的追逐吗?想要避开他的纠缠,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和我结婚。” 楚之衍的话,一针见血。 可以逃离厉绝的追逐和纠缠,还能打击他…… 这一点让沈如画的心湖顿时起了一片波澜。 这五年来,她不是一直在逃离,逃离厉绝的追逐和纠缠吗?直到厉绝找到了涪天市,她的生活也确确实实发生了变化,让她感觉疲于应付。 如果和楚之衍结婚,或许就能避开这一切,让厉绝彻底死心了。 她还在犹豫中,楚之衍又给出了一个诱人的理由。 “不但如此,你还可以让小米糍多一个父亲,虽然我不是她的生父,但我会努力做一个合格的父亲,送她出国,让她受最好的教育,去一个没有任何人打扰的地方,无忧无虑的生活。” 没有任何人打扰,包括厉绝? 沈如画心中浮想万千,楚之衍再度开口。 “至于我自己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其实很简单,我只是想找一个顺眼的女人做妻子,而所有我认识的女性当中,你是最顺眼的一个。” 沈如画:“……” 这个理由,还真是一语击中要害。 大概是看出她的脸色有所松动,楚之衍又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紧张,我只是让你把我作为考虑的对象,并不是向你求婚,你不必急于现在就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