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听说,你很担心我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3章 听说,你很担心我

果然,下一秒就听见沈天音说:“不过没关系,只要厉绝还没结婚,谁都有机会竞争厉氏的总裁夫人,对吧,如画?” 乍然被点名,沈如画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我说,你就不要装傻了。” 沈天音朝她皱着眉,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厉绝可是厉氏集团的领导者,年轻有为,还长得那么帅,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未来老公人选。在C城,他可以说是能一手遮天了,我就不相信你对他不动心。” 沈如画微微一怔,看到沈天音那副着急的神情后,却淡淡的笑出了声。 “喂,沈如画,你傻笑什么啊?那天我可是看见了的,厉绝对你很不一样,说不定是对你有些意思呢。” 沈天音说话间,就坐到了沈如画的对面。 她双臂环抱,一双眼如探照灯一般,紧盯着她的眼睛,问:“你老实说,如果他真的对你有意思,你也不动心?” 她的逼问,让沈如画着实心跳加速。 她瞪大着灵动的双眼,抬头看了一眼屏幕上仍在接受采访的厉绝。 忽地,眼角余光感觉到从父亲沈云道那里投来的注目视线,顿时,心头莫名一慌。 她赶紧用笑容遮掩自己的失措和走神: “他有什么值得女人喜欢的?不就是比普通人长得帅了那么一点点,比普通人有钱了那么一点点,又有权势了那么一点点吗?” 沈如画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显得有些激动。 平常这种情况,她都是一笑了之的,可现在,她竟然故意贬低厉绝,跟沈天音较真起来。 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这些话,都是厉绝不同于普通男人的优势。 轻嗤了一声,她说:“如果他一无是处,你看还有没有女人会仰慕他。再说,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不会自作多情,以为他对我有意思。所以,你大可对我放心。” 沈云道投来一记责备的眼神,“如画,你怎么了?厉先生算是我们的恩人,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爸……”她自知理亏,下意识地埋下头。 沈天音嗤了一声,倒是放下心来。 她双手环抱,扬着眉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既然你对他没意思,以后我追厉绝的时候,你可不许反悔。” 沈如画别过脸不看她,“你对他做什么,都跟我无关。” 不是她怂,是因为她很清楚,招惹厉绝的后果会是怎样,她躲他还来不及,又怎会主动惹祸上身呢? ……………… 日子,依旧按部就班地继续着。 下午原本有两节选修课,因为上课老师临时请假,就改为自习了。 沈如画没什么时间看书,又发现时间不早不晚,就临时决定,步行去湖边别墅。 半途中,突然发现一只雪白通透的小白犬蹲在路旁,纯白的毛色泛着光亮、古灵精怪,很是可爱。 沈如画从小喜欢小动物,看见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家伙,自然是被吸引了注意力。 小白犬也不认生,亦或,它对沈如画没有戒心,对沈如画很是亲近,蹦跳着往她的腿上扑,哼哼叽叽地吐着舌头憨态可掬地瞧着她。 见它小模样儿真招人疼,她忍不住蹲下来逗弄它。 她想起包包里有吃剩下的零食,于是掏出来,丢给它吃。 小白犬也确实饿坏了,见到她拿吃的出来,就开始甩着尾巴,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你吃慢点儿,别噎着。”沈如画被它的吃相逗乐了,一边轻抚着它的脑袋,一边笑着问,“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白犬只顾着吃,没理会她。 看它那么可爱,又超喜欢吃面包的样子,沈如画说:“你长得跟馒头一样又白又胖,干脆,就给你取名叫馒头吧?” 谁知,小家伙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仰起头来汪汪叫了两声。 沈如画乐坏了,又陪小白犬玩了很久,眼看着时间快到了,她不得不离开。 小白犬很通人性,知道她要走了,还一个劲儿地蹭着她的脚踝,好像是舍不得她走的样子。 沈如画也有些动容,摸了摸它的脑袋,说:“馒头,我必须走了,姐姐明天再来看你。” “汪——汪——”小家伙又像是听懂了一般,果真不跟着她的脚步走了。 看它的样子,并不像是流浪狗,应该是哪家弄丢了的宠物狗吧,沈如画心细地替它拍了照,发了朋友圈,希望能替它找到自己的主人。 两个小时后,还见不到秦卫的影子,沈如画决定自己回家。 刚出来没几步,就看到一辆黑色保时捷缓缓地停靠在别墅门口。 她楞了一下,认出那辆车的主人来。 不可能吧!厉绝亲自来接她了? 同一时间,厉绝滑下车窗,一双清亮锐利的黑眸攫住她的眼睛,嘴角勾着一抹惯常的魅惑笑容。 “上车,我送你。” “不用了,我……” 门已经被他打开,从他眼睛里流露出的那股凌厉神色,令沈如画不容置喙。 沈如画坐在副驾驶座上,很明显地感受到气氛的诡异。想起前段时间厉氏发生的事情,她不知道该不该开口提及。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神情放松,车速很稳,甚至有些过慢,被后面的两辆车陆续超过。 等红绿灯的时候,沈如画换了个姿势,以调整过于僵硬的姿态。 忽然,耳畔传来一个不太真实的声音,微凉如下雨天:“沈如画,听说,你很担心我?” 她放置在包包上的一双手猛地抓紧,耳膜一阵嗡嗡直响,侧回头看向厉绝。 稳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一张俊美的脸上依旧是魅惑无比的笑容,但深邃的黑眸却是犀利无比,仿佛能看透人心。 莫名地一惊,沈如画下意识地撇开脸。 就在这时,街对面突然传来尖厉的刹车声,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应声倒下。 沈如画扭头一看,大吃一惊。 那躺在地上的小东西,不正是去湖边别墅的路上,她喂食过的那只小白犬吗? 她脱口而出:“馒头!” 馒头?什么鬼? 厉绝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沈如画已经推开门跳下车,不顾来来往往的车辆,直奔向马路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