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因为我想见到你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30章 因为我想见到你

说话间,车子就已经停止在了丰华园楼下的露天停车场内。 不得不说,只是短短的一番交谈,楚之衍就已经成功地给沈如画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 所以当她下了车,跟他一同回到六楼,再打开门回到家后,她脑子里依然有些恍惚,过了不知道多久,才回过神来。 天啊,刚才在车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是告白,好像也不算,说是求婚,也好像不是,那到底算是什么? 但不得不说,楚之衍的每句话都在情在理,且十分符合她现在的具体情况,那她是不是该考虑考虑他? 可是…… 脑子里莫名地浮现出厉绝的那张脸,以及在温泉度假村里那一场烟火的场景,还有厉绝在她耳边悠悠地说的那句‘如画,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就在这时,沈如画掏出手机一看,不禁一怔。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打来的电话正是厉绝。 担心是小米糍出了什么事,她立刻接了电话,“喂?” 电话里传来的不是厉绝的声音,而是小米糍哭泣嚷嚷的声音:“妈咪,妈咪,我要妈咪,妈咪,我想你了,妈咪,你快来,妈咪,呜呜呜……” 沈如画神色一变。 “小米糍,你怎么了?别哭!” 下一秒,电话里传来厉绝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低沉醇厚,“小米糍想你了,哭着要找你,你能不能赶来上海?” “赶去上海?”沈如画吃了一惊,“我这边还有工作,离不开啊……等等,你不是说只在上海待个一天一夜就回来了吗?” “原本是这样,但是我这边临时有个和日本合作商的会谈,估计还得在这边待上个两天才能回去。” “什么?还要待两天?” 别说是两天,小米糍从来没有离开过她身边超过二十四小时,一天一夜已经是她的极限了,难怪她会又哭又闹。 电话那头传来小米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沈如画心里疼得不行。 “小米糍,你别哭,妈咪在的。” “妈咪,妈咪,你快来好不好?”听见沈如画的声音,小米糍立刻止住了哭声,声音听起来很委屈,“我想你了,你能不能来?” “好,我先去福利院那边调课,然后去画廊那边请个假,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小米糍身边。” 那边又传来厉绝的声音:“我马上让林秘书给你订一张机票,你待会儿拿着身份证去机场就能拿到机票了。”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沈如画立刻收拾行李,马不停蹄赶去机场。 而电话那头,原本还可怜兮兮眼睫毛上挂着泪珠儿的小人儿,立刻就变了脸,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对身边的厉绝献宝般说: “叔叔,叔叔,刚才我演得好不好?妈咪好像相信了呢。” “嗯,你演得很棒,妈咪已经答应过来了。” “嘻嘻——” 小米糍开心极了,抹掉脸上的泪珠儿,忽然又有些担忧地说:“可是,叔叔,妈咪要是知道我是骗她的,她会不会骂小米糍啊?我好怕妈咪生气的……” 她说着,可怜兮兮地嘟着小嘴儿。 “不怕,小米糍是真的想妈咪了啊,就这一次,记住以后不要骗妈咪就行。” “好,就这一次!” “那好,我们勾勾小指头。” 父女俩伸出小手指来,勾了勾手指,异口同声地道: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做完,父女俩又相视一笑。 ……………… 沈如画赶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上海的夜晚总是来得比较早,六点钟的时候,天幕已经暗了下来。 找到小米糍和厉绝下榻的酒店,发现他们俩没在房间里,沈如画急得不得了,赶紧给厉绝打电话。 谁知,电话里传来的始终是‘您所拨通的电话无法接通’的机械化女声。 “不会是小米糍发生了什么事吧?”沈如画心急如焚,差一点就要去警局报警了。 她在接待台徘徊着,掏出手机里的照片,一而再再而三地询问客服人员和路过的乘客,有没有看见照片里的一对父女。 其中一对中年夫妇,看见照片里的父女后,眼前一亮:“啊,对了,刚才在儿童乐园看见他们了,那个小女孩儿很可爱呢。” “谢谢啦。” 沈如画道过谢,赶紧找去了儿童乐园。 远远地就看见小米糍正拉着厉绝的手,吵着要去吃冰淇淋,这时候的天气还有些凉,往常这种时刻,她是绝对不允许小米糍吃冰淇淋的。 可厉绝却是对小米糍百依百顺,只要她要,他就给。 不禁有些气恼起来:“这个男人……真是胡来!” 她气咻咻地踩着高跟鞋走过去,远远地就喊道:“小米糍!不许吃冰淇淋!” 小米糍刚刚凑上嘴,要咬一口厉绝手中的冰淇淋。 忽然听见沈如画的喊声后,回过头来看向她,顿时惊喜地跳起来:“妈咪!是妈咪来看我了!叔叔,你快看,是妈咪!” 说着,她就蹦蹦跳跳跑向沈如画,完全将厉绝手中的冰淇淋忘得一干二净。 “妈咪!妈咪!我告诉你哦,昨天我和叔叔去迪士尼玩了,有好多好多好玩的呢,我们看了海盗船,还坐了过山车。哦对了,还有好漂亮好漂亮的烟火大会,那个烟火可高了,有房子那么高呢!” 小米糍一口气说了很多,恨不得把她觉得好玩的事情全都一一说给沈如画听。 厉绝被晾在一边,哭笑不得:“这个小白眼狼,有了妈咪就不要爸比了。” 沈如画听见他嘀咕的声音,抬睫瞪了他一眼,垂眸看见了他手里的冰淇淋,便开始一番说教了。 “厉绝,我怎么跟你说的,不能让她跑得太疯,不能让她吃冰淇淋,你全都忘了?” “所以,你来照顾她,更合适嘛。” 听他话里有话,沈如画皱了皱眉:“你该不会……是骗我过来的吧?” “没错,我确实骗了你。” 厉绝笑了笑,银色的月光下,清冷却又带着微薄的哀凉,淡淡地道,“因为我想见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