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原来,是父女俩合伙骗了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31章 原来,是父女俩合伙骗了她!

因为我想见到你,哪怕你对我充满敌意和抗拒,哪怕你依旧怨我恨我,哪怕我的步步紧逼会迫使你产生反感,但我还是这么做了…… 厉绝并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 沈如画惊怔地瞪着他,良久才气愤地吼道: “就因为你想见到我?就哄着小米糍骗我?你知不知道这样对她很不好,而且你考虑到我的感受吗?我必须丢下手里的工作,急着赶来见小米糍!而你却说,这一切只是为了满足你的私欲?厉绝,你太过分了!” 月光下,沈如画长睫轻颤,像是扇子一样,在眼睑下方落出如密梳一般的阴影。 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忿忿地瞪着他,最后气恼地甩手,连小米糍都不再看一眼,就转身离开。 “如画,你等一下!”厉绝急了。 他牵着小米糍,一起追在沈如画的身后。 沈如画太生气了,气恼厉绝的不按常理出牌,还气恼自己脑残,竟然上了他的当,更气恼女儿竟然也跟他同仇敌忾,一起合伙骗了她。 她走的步伐很急,为了走得更快,她直接踩着一片草坪,就朝对面的马路走去。 对面就是车来车往,一定能招来一辆计程车,此时她只想赶快避开厉绝,什么都不想。 可是厉绝抱着小米糍,一直追在身后,她更是气恼极了,脚步也越来越快,越来越乱,最后一个不慎,就摔倒在草坪上。 “嘶——” 手上忽然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刺痛难忍,她皱了眉头,低头一看,手腕上方一寸之地,竟然被划出了一个血口子。 “沈如画,你疯了?!” 身后厉绝的声音终于包含了怒气,他伸手似乎只是轻而易举地,就将她抱了起来,放在草坪上,拉高她的衣袖,查看她手腕上的伤势。 “我没事!” 她一把甩开他的手臂,表情忿忿的,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要爬起来。 “你想折腾的一身都是血,再吓到小米糍的话,随便你!”厉绝的声音低沉有力,霸道强势,带着不容忤逆的威严,同时又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怒吼的情绪。 沈如画终于不动了,也不说话了,默默看着他,嘴唇紧抿着。 厉绝将小米糍放到一旁,俯身抱起沈如画,就像是抱小米糍那样抱着她。 看她眉头紧蹙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起小米糍之前闹脾气时的模样,倒是的确像一对母女,这样想着,厉绝心里的恼意就消失了。 “好了,别生气了,虽然我确实骗了你,但也不完全是为了我自己,小米糍也真是想你了。” 他侧头看着她,两人的脸离得很近。 他说话的口吻很温柔,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就好像她才是他的女儿一样。 沈如画怔怔地盯着他,能看到他完美的脸廓,和漂亮的下颌弧度,不知道怎的,就莫名其妙没那么生气了。 小米糍这时候拽了拽她的衣角:“妈咪,你受伤了吗?” 怕吓到她,沈如画赶紧将受伤的那只手臂藏在衣袖底下,“妈咪没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小米糍很懂事的点点头,甚至还呼了一口气,看得厉绝和沈如画都忍不住笑了。 厉绝将沈如画抱回了酒店房间里,小米糍自己换上了睡衣,是一套十分可爱的胖大星睡衣,穿在她身上可爱极了。 之前的话题还没有结束,她又迫不及待地开始嚷嚷了。 “妈咪,我跟你说哦,我昨天在迪士尼看到好多动画片里的人了,像睡美人,白雪公主,阿拉丁……好多好多呢,他们都是真的呢!” “小米糍玩得开不开心?”沈如画一边笑着问,一边依旧用衣袖遮住手臂上的血迹,逗着小米糍。 “当然开心啦!妈咪,你要不要去迪士尼玩?你要去的话,我可以当你的向导哦!” “不用啦,妈咪不是小孩子,所以没关系的。” 母女俩说话的时候,厉绝找酒店客服拿来了药箱,打开箱子,准备纱布和双氧水,以及棉签等要用到的东西。 “妈咪,你受伤了?痛不痛?” 小米糍终于还是看到了沈如画手臂上的伤口,担心地蹙着一双淡淡的如同新月般的眉毛,“都是叔叔啦,他要是不追你,你就不会摔倒了。” 说着,小米糍嗔怪地瞪向厉绝,嘴唇还嘟了起来,模样十分可爱。 “可不是嘛,都是叔叔的缘故,要不然妈咪就不会受伤了。”说着,沈如画狠狠地瞪了厉绝一眼。 厉绝淡扫了她一眼,“谁让你二话不说转身就走的?你要是听我把话说完,就不会摔跤了。” 懒得跟他斗嘴,沈如画侧头看向小米糍:“时间已经不早了,小米糍困不困,去睡觉吧?” 说着,她又看向厉绝:“向带她去睡觉吧,我自己来就好。” 看着时间确实不早了,厉绝点了点头,抱起小米糍去了她的小卧室。 大概是白天玩得太累,小米糍很快就睡着了,厉绝回到主卧室的时候,发现沈如画都用嘴叼着纱布,想要缠上自己的手臂,却怎么都缠不好,额头上早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还是我来吧。” 他说着,已经走到床边坐下,并从她手里拿过纱布和胶带。 卧室里变得很安静,只剩下他们俩,厉绝拉过她的手臂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开始为她包扎伤口。 因为她穿得那件衬衫有些紧,衣袖拉不上去,根本就不好包扎伤口,难怪刚才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包扎不上。 厉绝皱了皱眉,忽然抬起双手,伸至她的衣领处。 然后,在她猝不及防时,猛地一扯。 刺啦—— 布帛的撕裂声在静夜中极为刺耳,一道极其突兀的声响后,她的衬衫被他完全扯掉,胸口的一大片雪白完全袒露出来。 沈如画还没来得及反应,厉绝已经欺身而去,一双秀长明亮的黑眸微微眯紧,深处似是平静,又似汹涌。 待反应过来后,沈如画禁不住低呼了一声,下意识地用双手蒙住自己胸前的一片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