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妈咪,你在和叔叔干什么?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32章 妈咪,你在和叔叔干什么?

她如一只惊弓之鸟,起身就要逃。 但下一秒,厉绝一把扣住了她的皓腕,低声警告:“别动!” “厉绝,你想做什么?还要不要脸?!” 他低低地笑了:“谁让你穿这么紧身的衬衫?不脱掉,我怎么替你的手腕包扎?乖乖让我给你包扎,除非你想让我霸王硬上弓。” “……” 她僵直了身体,想动却不动,但就这么什么都不做,让自己完全袒露在他面前,却是怎样都无法做到心如静水的。 混蛋!说的多么冠冕堂皇,其实还不是流氓行径! 事实上,厉绝确实耍了一次流氓,但也只有这样,才能成功让她闭嘴,并乖乖地听他摆布。 他极力平复心境,忽视掉眼前那一抹雪白,从药箱里想拿出双氧水和棉签来…… 看他俯身靠过来,用棉签蘸上双氧水,一点点极为细致地在她手臂上擦拭清理血渍,药水刺得伤口像针刺一样微微疼,她不禁咬了咬自己的唇,秀眉轻蹙起来。 冷不丁地,听见厉绝说:“痛的话可以叫出来,不用那么虐待自己的嘴唇吧?” “要你管!” 她嗤了一声,厉绝也就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宁静的夜晚,那些躁动的因子似乎也随着凉爽的风被带走了,又或许是因为女儿不在身边,沈如画的心稍稍平静了些,没有那么的抵触。 轻呼了一口气,她像是聊太牛一般说:“其实这点痛算不得什么,当初生孩子的时候都熬过来了,还怕这点痛吗。” 厉绝替她包扎纱布的动作忽然一顿。 “当时……很痛吗?” 这不是废话吗?哪有生孩子不痛的? 沈如画瞪了他一眼,然后说:“真该让你们男人也体验一下那种感受,简直是痛不欲生,我当时一直是想顺产的,可惜没足月,我的羊水就流出来了。实在没办法,医生说只能剖腹产。” “我还记得当时给我打麻醉针的是一位外国留学生,他根本就听不懂我的普通话,下的麻醉药不够深,我又是第一次打麻醉药,根本就不知道哪个程度合适,以至于后来医生开始动手了,我感觉到肚子里的东西好像都被他剖出来一样……” 想起当时的场景,沈如画就感觉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 “虽然那时候觉得很痛,但是剩下孩子之后,又觉得那些痛不算什么。”沈如画靠在靠枕上,说的虽然是一段痛苦的经历,可嘴角却是带着笑容的。 遥想当初生产的那段经历,她心里暖融融的,丝毫没有察觉到厉绝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从衣橱里拿出一件崭新的浴袍来,替她披上,然后专注地看着她,听她将那些往事,就像是一个专注的听客,眼神深邃得似乎能将她的身影吸进眼里。 忽然想起什么,他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给女儿取名叫小米糍?” 沈如画的脸色显得更平静甜美了,“因为生产的时候,是在端午节前,正是涪天市当地人都要吃糯米的时节,所以我才给女儿取了个乳名小米糍,给……” 每当说起这件事,无可避免的,她都要想起儿子小米粽。 他甚至不知道儿子小米粽的存在…… “还有呢?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 厉绝的声音唤回了她的神志,她慌忙摇头;“哦,没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 她还拿不定主意,该不该把弄丢小米粽的事情告诉他,所以心里有些慌乱。 厉绝忽然伸出手来,捧住她另一只没受伤的手,说道:“你再说一些,我想知道更多小米糍的事情。” 他的口吻好像是在求她,沈如画心里一软,也就打开了话匣子。 “小米糍这个乳名一来是好记,二来她本来也喜欢吃甜食,嘴巴也甜,性格很符合这个乳名。你是没看见她以前有多可爱,去一次小公园,就会带回来好多好多糖果。” “一开始我也不明白什么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些锻炼身体的爷爷奶奶们,特别喜欢她,每次她见到了那些老爷爷老奶奶,都会甜甜的喊一声‘爷爷奶奶早’。久而久之,他们每次都会带去一些糖果,逗小米糍开心。” 厉绝仿佛身临其境,想象着那副画面,嘴角不自觉地抿笑了起来。 此时的沈如画在他眼里多了一份稚气,他心念一动,低头就吻了下去。 温热且薄的唇轻轻擦过她的脸颊,辗转下行至唇,稍稍加重了力道。 沈如画的身体仰卧在船上,这样的姿势难以借力,连推都推不动,她努力想要别开脸,轻轻地喘气道:“厉绝……” 他恍若未闻。 随即,伸手轻轻捏住她的下颌,将她的脸转了过来,重新吻上去,另一只手用力扣住她的纤腰,让她的身体更贴近自己。 沈如画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被一点点蚕食,吞没,他几乎将她整个人搂进怀里,缺失了数年之久的体温,此刻被再度燃烧起来,直至沸腾。 还记得他自诩无师自通,吻技轻易撩拨得人心心驰摇曳。 可这一次,他青涩得如同年轻小伙子,每一下都小心的很,大概是怕吓着她,极为生疏,极为谨慎,吻得磕磕绊绊。 直到,那种能燃烧两人的感觉渐渐熟悉…… 沈如画残存的理智似乎也被这体温烧尽,她隐隐约约地觉得不对,却又难以终止,直到有个小人儿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揉着惺忪睡眼走到两人的床边。 “妈咪,你在和叔叔干什么?” 小家伙儿其实根本没看清两人在做什么,只是沈如画自己难堪极了,一张脸烧得像是天边的红云,结结巴巴地说:“没……没什么。” “叔叔在帮你妈咪包扎伤口。” 倒是厉绝应付自如,理了理衣角,又问:“小米糍,你怎么还不睡?” “我要尿尿。” “……”厉绝哭笑不得。 沈如画像是做贼心虚似的,忙说,“妈咪带你去尿尿。” 而后,又抬睫瞪了一眼厉绝,像是警告一般丢去一个凶狠的眼神。 厉绝只是笑了笑,唇角的温暖和湿润令他感到意犹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