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该不会是中了辐射变异了吧?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33章 该不会是中了辐射变异了吧?

涪天市,丰华园。 楚之衍走出自家房门,在走去电梯间之前,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对面沈如画家。 自从那天在福利院见到沈如画,并送她回丰华园后,就再也没见到她了,难道要我她的提议,让她感到困扰,致使她刻意躲着他了? 说不清当时是怎么想的,或许是被陆院长提到相亲的事情给刺激了,心想与其随便找个女人相亲,还不如找个同行结婚算了。 沈如画的的确确是他看过的女人当中最顺眼的,而且身边还带了孩子,目的性单纯许多,跟她提出来,她或许能考虑。 而且一想到自己的身世,他潜意识地就想帮那一对母女,只是没想到,沈如画似乎对他很戒备…… 思及此,一抹自嘲的笑容从楚之衍嘴角逸出。 看来,他的魅力还是太有限。 衣兜里的手机在这时候响起来,他接起电话,“喂?大钟……今晚?行,不过我可能会晚点……好,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这边结束后就过去。” 打电话来的是一位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朋友,他总是习惯了叫对方大钟,大钟听说他回到了涪天市,一直吵着要他出来聚一聚。 前段时间他忙着新一届绘画大赛的事情,到现在才有空见朋友。 约的是一间酒吧,位于涪天市繁华的中兴路。 与寻常喧闹的酒吧不同,那是一间慢摇吧,DJ播放的音乐很柔和,舒缓的音乐加上刻意调低的橘色灯光,以及做旧的摆设,让整个酒吧呈现出一股老旧情怀。 这样的小酒吧,的确适合和小时候的老朋友相聚。 楚之衍小时候玩得比较好的伙伴们都来了,除了陆大海和大钟,还有付准和他兄弟付磊,和楚之衍不同的是,其他几个人都不是孤儿。 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相见,无非是说一说近况,和这些年的经历,到了最后,自然是要问道‘有没有成家或是有没有女朋友’这个万变不离其中的问题。 “他啊,跟大海一个样,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不像我,娃都能打酱油了!哈哈哈——”大钟是个憨厚的胖子,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付准和付磊两兄弟闻言,不禁相视一笑。 继而看向楚之衍和陆大海,“那你们俩可得罚酒,虽然我和阿磊还没结婚,但可是有女朋友的,就你们俩还是单着了。” 陆大海嫌弃地白了两人一眼:“哪有你们这样儿的?有老婆有女友的,虐狗也就算了,还罚酒!” 说归说,但他和楚之衍都很自觉,各自都自罚了一杯酒。 把酒杯往桌上一放,陆大海就打开了话匣子。 “诶,说真的,我呢有自知之明,长相一般,嘴也不甜,又没什么经济实力,没女朋友也是正常的。倒是你,之衍,长得这么帅气,还是高学历,还有留学经历,又在绘画界小有成就,怎么就找不到女朋友呢?” “我看他啊,是眼光太高!不是别人看不上他,是他看不上别人!”大钟一针见血地说。 楚之衍只是笑笑,没说话。 “我说朋友,不说话是几个意思啊?你倒是说说看,你喜欢什么样儿的?我们也好替你物色一个呗。” 楚之衍依然还是笑,闷着脑袋又自罚了一杯酒。 此时,就在这家酒吧门口,停下来一辆商务车,车上下来几名白领,有男有女,三三两两挽着手臂或是搭着肩,往酒吧里面走来。 而这群人正是厉绝的员工,其中还包括裴佩。 厉氏集团刚到涪天市不久,就一连签下了三分重要的合作项目,这两天厉绝在上海已经跟日本合作商谈好了项目,将引资到涪天市的这几个项目中。 就在今天,厉氏集团凭借新增加的资源,一举拿下合约百分之六十的份额。 像是打了一场大胜仗,临时办事处里每个人脸上都能看到笑容,裴佩跟着团队在涪天市工作了半个多月,终于可以轻松地长吁一口气了。 跟着厉绝一起到涪天市打拼第一仗的都是一些年轻人,出来活动都是先吃,然后找个地方发泄剩余精力。 裴佩连着加班了几天,有点累,几杯啤酒下肚后就有些站不稳了。 几个男同事嚷嚷着下一瓶不准兑绿茶,还说要喝炸弹酒,不喝醉不罢休…… 顿时,一股尿意将裴佩激得娇躯一颤,她赶紧趁他们不注意,爬起来跌跌撞撞向洗手间躲去。 直到坐在隔间的马桶上,释放出多余水分后,裴佩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冲了水,她耷拉着沉重的眼皮,跌跌撞撞地出了格子间,眼前的一片还是模模糊糊,天旋地转的,真是要命。 好在耳朵没坏,一阵潺潺水声在安静的洗手间显得尤为清晰。 她摸了摸手:“唔,差点忘了洗手……” 她边嘀咕,边头重脚轻地走到外面,却忽然一个不小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打了个趔趄,人已经往前栽去。 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抓住身前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 也还真是被她抓住了,只听见刺啦一声响,她恍惚听见什么东西被扯破的声音,下一秒,鼻子就撞到了某样温热的物体上。 “哎唷,我的鼻子,好痛!” 裴佩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等那股疼痛劲儿过去了,这才揉着眼睛睁开。 入目的是一根紫红色的东西,明晃晃的在她眼前晃荡着,她愣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一直这么傻傻地盯着那东西。 身前的楚之衍死死地瞪着她,一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 该死的女人,她怎么在这里? 再看她直勾勾盯着的部位,再看一眼自己被扯破了的裤腿,楚之衍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第一个反应是赶紧伸手去拉西装裤的裤链。 冷不丁地,听见她恍然大悟状拍手道:“卧槽,好大一根鸡腿菇!该不会是中了辐射变异了吧?” 楚之衍拉裤链的动作倏然一顿。 两秒后反应过来,他迅速拉好裤子,伸手箍住裴佩的两只胳膊,将她猛地从地上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