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带她回家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35章 带她回家

他叹了口气,等到她走近后,终于忍不住恼意,沉声道: “女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死缠着我不放,但我警告你,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你要是不想后悔,就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 裴佩直直地倒在楚之衍的身上,原本一动不动,听见他的警告声后,忽然醒转了过来,用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瞪着他。 “笑……笑话!你说我挑战你的底线?哈……哈哈哈!是你自己太……太没有下限了好不好……心甘情愿当个男小三也就罢了……竟然,竟然还是个大变态,让别人看自己的……那个部位,真恶心!呕——” 她说着说着,就很形象地干呕起来。 楚之衍气结,将她从身前拉离,但下一刻裴佩又自动地靠了上来,空着的一只手仍然不忘了紧紧地拉住他的衣角。 “要不是担心你被车子撞死,我才懒得理你!”楚之衍一手甩开她,朝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 他以最快的速度坐上了车,拧开钥匙,放下手刹,但还没来得及发动,忽然副驾驶的门被人打开。 扭头一看,裴佩已经坐了上来。 她嘴里依旧骂骂咧咧着,手臂还胡乱挥舞着:“我……我告诉你……你别想跑……我们新仇旧怨……一起算!” 大概是坐上了舒服的座位,裴佩骂完以后,往靠枕上一躺,就赖着不走了。 楚之衍瞪着她,轻推了推:“喂,你醒醒!” “呼——” 回应他的,竟然是她的打鼾声。 “……”楚之衍再次无语地揉了揉太阳穴。 想了想,总不能将她从车上踹出去,楚之衍只好发动了引擎,将她带去丰华园。既然她是沈如画的闺蜜,沈如画自然是不会不管她的。 等到了丰华园,他推了推裴佩:“喂,到了你闺蜜的家了,你醒醒?喂!” 裴佩睡得正酣,哪里听得见。 没辙,他只好亲自抱她上楼。 当手臂穿过她纤细的腰肢,停在腰间,楚之衍又不禁一阵迟疑。 属于女性的柔软,让他有些犹豫,更有些束手无策,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那股浮躁,这才将她揽在身侧,几乎是半拖半拽地扶着她往前走。 一路走进小区内,门口的保安大哥看他的眼神是怪怪的。 也难怪,他身上的污渍还没擦干净,裤腿也被扯烂了,因为抱她的缘故,他浑身上下起了一层汗,看着别提多尴尬了。 小区里没电梯,抱一个女人上六楼,其实是一件挺艰难的事情。 楚之衍好不容易到了六楼,他把裴佩靠在石墙上,然后径直来到沈如画的家门口,叩叩了两下,等着她来开门。 但房子里没有任何人回应,他等不及了,便一阵猛敲门:“沈如画!沈如画!你开开门,你朋友喝醉了,在门口睡着呢!沈如画?!” 两分钟过去了,依旧没人回应,他不禁蹙眉:“难道她不在家?” 他走回裴佩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裴佩已经滑到墙角里了,看着睡得很沉的她,楚之衍用膝盖顶了顶:“喂!” 裴佩哼了一声,窝在墙角里依旧一动不动。 他继续用膝盖顶她,希望能将她喊醒,但事与愿违,裴佩哼了几声后,翻动了一下身体,又睡了过去。 “喂?你该不会是想睡在走廊上吧?” 楚之衍咬着牙瞪了她一眼,忍受着她身上那股难闻的酸臭味,最后还是决定带她回自己家里。 打开门后,他直接带着她去了洗手间,把她放在浴缸里,“你喜欢睡是吧?那就给我睡浴缸,你愿意怎么睡都行!” 咬牙切齿地说完,楚之衍拧开水龙头,拿起花洒,对着裴佩的脸就是一阵猛喷。 “啊——” 裴佩睡得正沉,忽然收到凉水的刺激,整个人都惊醒了,她尖叫着,不停用手挡着直射过来的凉水。 她吓坏了,还完全摸不清状况,手挡不住水,就赶紧背转过身去。 但楚之衍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依旧拿着花洒,对着她的头喷去,这样一来,裴佩浑身上下几乎都湿透了。 这样持续了二十多秒钟,楚之衍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怎么样?清醒了吧?清醒了的话,就赶紧把自己收拾干净!” 他咬牙切齿地说完,忿忿地瞪着她,看她狼狈的模样,不但没有一丝的快感,反而有些惭愧。 他这样,跟欺负一个女人有什么区别? 楚之衍开始莫名其妙地懊恼自己,本能地丢掉花洒,转身走出洗手间,去了外面的阳台抽烟。 被淋了一阵凉水,裴佩确实要清醒许多了,但脑子还是很沉,视线也很模糊,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后,一时想不起自己在哪里。 这,这是哪里啊? 等等!她是怎么到这里的?! 她只记得很同事一起去酒吧喝酒庆祝,后来就有些醉了,再后来好像遇见了谁……等等是谁呢? 蓦地,一张帅气英俊的脸浮现在脑海里。 等一下!为什么她会想起那个男小三? 难道,刚才在酒吧里遇见的就是他? 不是吧! 心里一阵嘀咕盘算,她想到第一件事就是赶紧爬起来溜掉! 裴佩爬了起来,却发现浑身乏力得很,双腿都是软的,走了两步就要往地上滑。 再仔细一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脏又臭,还一股子怪味,就这么溜出去,肯定是没法见人的,恐怕连计程车的司机都不会载她。 怎么办? 思来想去,她决定还是赶紧洗个热水澡。 那旁边的衣架上还挂着一件睡袍,勉强能蔽身,就这样吧,管他呢! 当热气腾腾的水从花洒里喷洒出来,淋在身上,发冷的身体开始逐渐回温,裴佩不禁有些贪恋起这份温暖了。 真舒服啊…… 她忍不住敲了敲本来就有些浑浑噩噩的脑袋,朦朦胧胧的雾气侵染了一个浴室,很快赶走了连日来积累的疲劳。 但同时,这份温暖也是致命的催眠符,让她有些昏昏欲睡起来,黏着的眼皮想睁开,却怎么都睁开不了,反而还越来越不听使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