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你打算花多少钱来赔它?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37章 你打算花多少钱来赔它?

裴佩狠狠地瞪向浴室,视线扫到茶几上的一小尊雕像,她二话不说,拿起那尊雕像就朝浴室走去。 只是她刚伸手想要拧开浴室的门,那门自己就开了。 原来,是门没有上锁,不知道怎么的就自己开了。 首先撞入她迷糊视线里的,是男人一张俊逸完美的侧脸。 是楚之衍! 这一刹那,裴佩脑子里浮现出之前的画面来,包括她吐在楚之衍身上的污秽物,追在他身后跑,甚至是吻了他等等令她无地自容的举动…… 此时,楚之衍浑然不知她已经醒来,兀自洗着澡。 乌黑的头发湿漉漉地,有透明的水珠从发梢滴落,沿着他那如神匠雕塑般的五官缓缓往下,淌过他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瓣,线条优美的下巴,朝着突起的喉结处而去。 虽然这个男人的人品实在是不敢恭维,但人确实是真的很好看。 裴佩心里感叹的同时,怔怔地望着他,然后下意识地视线下移…… 一道尖叫声从她喉咙中逸出:“啊——” 几乎是本能地,她拽起手中的雕像就像他甩去! 楚之衍听见她的尖叫声后,也回过神来,转头一看,发现她手里拽着的那尊雕像,顿时脸色大变。 “别动!” 然而已经迟了,裴佩惊慌失措地抱着那尊雕像甩向他。 只听见‘哗啦’一声刺耳的巨响,她手中的雕像就摔了个四分五裂。 楚之衍僵在了原地,一张脸顿时幻变千色。 他绷着下颌许久,才想起扯过一张浴巾裹住自己的身子。 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你知道这东西有多贵重吗?这可是全球唯一的一尊缩小版小人鱼雕像,竟然被你……” 裴佩眨了眨眼睛,垂眸看着地上的一堆碎片,整个人懵了。 她也是搞艺术品创作这一行的,当然知道楚之衍口中所谓的缩小版小人鱼雕像。 那可是被称之为艺术界文化瑰宝的精品,全球只有那么一尊,是模仿丹麦小人鱼铜像二十分之一的比例做成,因为其无比珍贵,价值不菲,曾在一场拍卖会上被神秘买家拍走…… 楚之衍正揉着太阳穴,尽量缓和情绪。 “之前的事情我们一笔勾销了,你也不必跟我道歉了,但是这尊雕像,你打算花多少钱来赔?” 裴佩怔然。 这男人还真是…… 给他一点颜色,他就要开染坊了! 她嘴角撇了撇,过了好一会儿冷嗤道:“你要想敲诈勒索什么的,直接说个数字,别拐弯抹角的!” “敲诈勒索?”楚之衍的脾气也上来了,“谁有空敲诈勒索你?打烂了人家的东西,难道不该赔?” “赔可以,可我不相信这是那个什么缩小版小人鱼雕像,你当自己是谁啊?还小人鱼铜像,我看是假货吧!我告诉你,你要是想敲诈勒索,我可是要上警察局告你的!” “告我?” 楚之衍顿觉无语:“是你先缠上我,把我家里弄得乱七八糟,刚才又打烂了我的收藏品,你却说要上警察局告我?” 裴佩不屑地瞄了一眼地上的碎片,除了那成色还比较好之外,实在是没看出来那东西就是传说中的缩小版小人鱼雕像。 充其量就是一尊普普通通的收藏品而已,不知道是哪个学院的学生仿造的,有这么夸张吗?! 楚之衍看出了她眼里的藐视,再次强调道:“我再说一遍,这尊雕像不是普通的艺术品,你必须赔偿我所有的损失!” 裴佩跟他耗上了:“那你拿出证据啊!你说是就是啊!” 通常,楚之衍从来不是个爱计较的人,但是在裴佩面前,他以往所有的度量全都消失不见,心里的恼意被她成功激起。 他转身去了书房,从书桌里取出证书来,摊开在裴佩面前。 “你自己看看,这就是证据!” 裴佩好奇地拿出来一看,不觉一怔,拿东西是全球权威认证中心认证的真品证据,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一尊缩小版小人鱼雕像。 再仔细蹲在地上打量,离得近了,这才发现那些碎片不但成色很好,而且还是十分上好的材料制作而成,的确不是普普通通的艺术品…… 她抬起头来,怔忪地打量楚之衍,忽然想不通: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怎么会有这样一尊珍贵的收藏品? 脑子里飞速运转着,她忽然发现一个严峻的现实。 如果这尊小雕像是真的,那么她真的要支付他一笔昂贵的赔偿呢!按市场价估算的话,起码是……六位数! 艾玛! 裴佩心里咯噔一跳。 第一个反应是赖账,赶紧溜之大吉。 “那个什么……咳咳,账可不能这么算!我的初吻还被你夺走了呢,那可是我的初吻,初吻哪,还有我的第一次……每个女人最宝贝的第一次,我都给你了,你又该赔偿我多少钱呢?!” 她真是豁出去了,待说出去后,自己都觉得丢脸死了。 楚之衍以一种看怪物的表情看着她,瞪了足足五秒之久,才回过神来:“该死的女人,你这是打算赖账了不成?” “谁赖账啊!我,我本来说的就是事实!” 楚之衍觉得自己已经趋于暴走的边缘了,要不是他极力压制住心头的火气,恐怕真的要扑过去掐死她了。 “谁知道你是不是初吻,况且,刚才我对你并没有做什么,换句话说,你所谓的第一次也还在,你并没有失身,所以不存在我该不该赔偿你的问题!” 他义正言辞地说着,听在裴佩的耳朵里,却是气结得很。 “你,你,你说什么?所谓的第一次?你几个意思啊?你这个无耻的男小三,你还真是刷新我的三观啊,你……” 不等她把话说完,皓腕骤然一紧。 下一秒,他猛地把她拽了过来,并死死地压在了石墙上。 “该死的女人,你认定我占了你的便宜是不是?那好,看来我不真的这么做,还真是吃亏了!” 闻言,裴佩心中一惊。 “你,你要做什么?” 鼻息间冷冷地一哼,下一秒,他紧扣住她的后脑勺,就对准她的唇,猛地罩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