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妈咪,你是不是喜欢叔叔?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38章 妈咪,你是不是喜欢叔叔?

裴佩瞪大了眼,脑中一片空白,片刻之后反应过来,她开始慌乱地挣扎。 楚之衍却不允许她动,将她的两只手臂紧紧地困在她的身侧,一只手将她整个紧紧地锁在怀里,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不允许她动弹。 她挣扎着,吓坏了,全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状况。 该死的万恶的男小三,夺走了她的初吻也就罢了,竟然变本加厉,还要在吻她第二次?孰可忍孰不可忍,她可没这么好欺负! 脑子里只片刻的怔忪,下一秒,裴佩就抬脚要踹向他。 谁知,他像是猜到了她的想法,双腿灵敏地夹住了她踹向自己的腿,并牢牢地桎梏住。 她大骇,惊呆了,本能地张开嘴来。 而这一张嘴,就让他有机可乘了,楚之衍紧紧地扣住她的后脑勺,定住她的脑袋,不让她有丁点的动弹。 吻在不断地加深,裴佩的所有感官变得不知所措,莫名地开始心慌,心跳在不停地加速,感觉自己就要窒息而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放开她,裴佩全身没了力气,张大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凉爽的空气。 待她终于清醒过来,抬头一看,发现楚之衍双手抱臂,气定神闲地微笑着盯着她,一副得意的表情。 那表情好似在嘲笑:你看看你自己,脸红心跳,还很投入的样子,有什么资格骂我? 轰—— 裴佩的后背瞬间变得僵硬,唇开始颤抖。 他戏谑地道,“怎么,还觉得没亲够?” 裴佩整张脸腾地羞愤成了紫红色,她气极了,抬手就朝楚之衍那张戏谑的俊脸扇去,楚之衍黑眸紧眯,敏捷地退后了一步。 谁知这一退后,他的脚不小心绊倒了什么,竟然往后栽去,他下意识地抓住了裴佩的胳膊,两人瞬间一起往地上栽去。 以为上一次发生的那种情况将会再次发生,谁知双双倒下后,虽说的确是她把他压在下面,但这一次她没那么狗血,再次亲上他。 然而,只听见楚之衍闷闷的“哼”了一声,等她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压住的,竟然是他的……第三条腿! 半秒的石化后,她忍住爆笑声,以最快的速度爬了起来:“活该!谁让你那么好色,无耻的男小三,还强吻了我两次,真够恶心的!” 骂完,裴佩赶紧逃之夭夭。 地上的楚之衍嘴角抽抽,额头冷汗直流,伸手要去抓她,却是落了个空。 ……………… 厉绝和沈如画带着小米糍从上海回来了。 将母女俩送至丰华园门口,厉绝让人从车上带下来好多玩偶,全都是从迪士尼买回来的东西。 小米糍开心极了,又蹦又跳,一只手牵着厉绝,一只手牵着沈如画。 到了楼下,厉绝却开口说道:“小米糍,叔叔就不上楼去了。” “叔叔不去我家了吗?”小米糍嘟了嘟嘴,有些失望。 这几天的相处之后,小米糍已经和厉绝很熟悉了,一同吃住睡,所有父女俩会做的事情他们都经历过了,小米糍已经舍不得离开厉绝了。 当然,厉绝也同样舍不得离开小米糍。 他在她身前蹲下来:“小米糍乖,叔叔还有工作没有做,等叔叔有空了,再陪你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小米糍不是个不讲道理的小孩儿,她点点头,乖巧地说:“好,叔叔,我们一言为定。” 说着,她伸出小手指来。 厉绝也很默契地伸出小手指,跟她勾了勾,“好,我们一言为定。” 沈如画看着这一幕,竟莫名地觉得有些感动,抬起头看向厉绝,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句“谢谢”。 厉绝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小米糍出来这么多天,确实是有许多事情还等着他。 他朝沈如画微微颔首,便转身离开,沈如画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微微发怔着。 忽然,冷不丁地听见小米糍问:“妈咪,你是不是喜欢叔叔啊?” 她打了个激灵,回头看向小米糍:“小米糍为什么这么问?” 小米糍贼兮兮地笑起来:“虽然妈咪看起来好像最不喜欢厉叔叔,但是,妈咪每次看见他,都会发呆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沈如画整个人呆怔住。 良久,她回过神来,牵起小米糍的手,说:“好啦,我们回去吧,出去好几天了,你该洗头了,要是再不洗头,脑袋上就要长虱子了。” 一大一小正往楼道里走,忽然远远地听见有人喊了一声:“姐?” 沈如画怔了一下,听出来那声音是沈诺的。 她和小米糍都回过头去。 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小舅舅的小米糍,一下子扑进了沈诺的怀里:“小舅舅,你回来了!” “嗯。小米糍呢,这几天怎么不在家?” 听见他这么一问,沈如画心里咯噔一下。 之前厉绝带小米糍去上海迪士尼时,走得太急,她根本来不及通知沈诺,再则她很清楚,第一个反对的一定是沈诺。 之后,她听说小米糍吵着找她,她匆匆赶去上海,也没来得及联络沈诺,他一定是因为联系不上她,才匆匆从学校赶回来了。 沈如画正要拦住小米糍,谁知道小家伙一股脑地说了出来:“我和叔叔去上海迪士尼玩了,小舅舅,我好想你呢。” 沈诺的眼神微微一暗:“叔叔?哪个叔叔?” “就是那个和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厉叔叔啊。” “小米糍!” 沈如画赶紧唤住女儿,但已经来不及了,沈诺清清楚楚地听见了那三个字,他原本就不太高兴的脸,一下子皱起了浓眉。 “姐,小米糍说谁,厉叔叔?” 沈如画咬了咬唇,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提问,而是低声安慰女儿:“小米糍乖,跟妈妈一起去洗洗睡觉了。” 她闪躲的眼神和避而不谈的态度,已经告诉了沈诺答案,他默不作声地盯着她许久。 小米糍翻来覆去缠着沈如画,过了许久,折腾得沈如画精疲力竭,才终于哄她睡着了。 沈如画小心地带上房门,一回身,却见沈诺靠着墙,漂亮的脸蛋上带着不该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 他沉沉地问:“小米糍说的是真的吗?你和厉绝带她去上海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