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替她挡一耳光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4章 替她挡一耳光

此时,红灯正好跳转为绿灯,车子鱼贯而发,幸亏最前面的几辆车都是刚刚起步,车速不太快,要不然一定会把沈如画撞个残废。 “该死的女人,不知道横穿马路很危险吗?!”厉绝看得心惊胆战,额头上已经飚出冷汗来。 再仔细一看,发现沈如画是奔向街对面那只被撞的小白犬后,更是气结。 “蠢货!搞什么啊!” 骂归骂,可他根本就坐不住,顾不得后面的车子会被挡在原地,熄火下车拔腿追了过去。 飞奔过去一看,沈如画蹲在受伤的小白犬身边,正跟一名骑摩托车的男子争吵着,“你是怎么开车的,没看见这里有只小白犬吗?你看看,它流了好多血!” “关我什么事儿,我好好开我的车,是这只流浪狗自己跑出来的。怎么,你是这只狗的主人?” “……我不是。可它不是流浪狗,它只是在这里等它的主人。” “不是你还说个屁,让开!” 那名骑摩托车的男子转身就骑上车,像是要溜之大吉的样子,沈如画眼疾手快地拽住他的衣服。 “等等,你不能就这么走了,你必须得把馒头送去医院!” “你没疯吧?又不是你的狗,你管那么多闲事做什么?!让开让开,有多远滚多远去!”男子大大咧咧地说着,随手就推了她一把。 沈如画没什么防备,身子又单薄,被他这么一推,躲避不及,就被猛地推向后。 她胡乱抓了一把,却什么都没有抓到,身子已经朝后倒去。 “啊——”她下意识地呼出声来,但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而且她好像是落入了一个温暖而宽厚的怀抱。 沈如画下意识地睁开眼来,才发现是厉绝及时地把她抱住了。 “你没事吧?”厉绝蹙眉问道。 沈如画被这一摔吓到了,看见厉绝那张俊脸后才回过神来,“我,我没事。” 那名骑摩托车的男子见厉绝穿着贵雅,气质不俗,一看就是人中龙凤,以为是来了个冤大头,便匪气地说: “你是她男朋友吧?来得正好,这只狗把我这台摩托车给撞坏了,虽然她不是狗主人,但她主动提出要替狗主人赔偿我的损失。” 邪气一笑,那男人朝厉绝伸出手来:“你看我这车子,怎么着也得赔个一千块吧。” 沈如画气极了,第一次遇见这么一个无赖。 她抬手就指着他的鼻子骂:“我看你是故意碰瓷的吧?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主动赔偿你的损失了?还有,这只小白犬伤得这么厉害,应该是你赔钱给它治伤才对!” “我给这畜生出钱治疗?你没病吧,它不过就是只畜生!” “你才是畜生,你撞伤了它,还见死不救,你连畜生都不如!”沈如画气得双眼都红了,她还是第一次在大街上骂人。 可她一点都不觉得害怕,看见馒头在地上躺着,流着血,抽搐着,已经是奄奄一息,她就气得鼻子发酸,眼眶发红。 那男子恼了,“妈的,你敢骂我畜生?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着,抬手就要扇向她。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大力过来,厉绝抓住那名男子的手腕,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凶猛的拳头就砸在了嘴角。 只这一个拳头,瞬间就崩掉他的一颗牙! 男子挨了这一拳,自然是一口恶气难平,可当他抬头看见厉绝那张脸时,整个愣住了。 此刻的厉绝,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他面色看似平静,可是那双眼,却让人不敢迎视。 那是一双野兽的眼,如果胆敢犯上,很有可能会死无全尸! 那男子不过是一个送货的,看见厉绝这个架势,就已经被他的气势给吓住了,知道他不是好惹的人物。 男子瞬间蔫了气,也不顾上擦拭流血的嘴角,骑上车就要跑。 “喂,你给我站住……” 沈如画见他要跑,抬脚就要追,却被厉绝拦住:“算了,让他走,倒是那只狗,再耽搁,怕是不行了。” “馒头!” 经厉绝提醒,沈如画赶紧转身去察看小白犬,没想到它的伤势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这样不行,看来必须得送去宠物医院。” “可是,这附近哪里有宠物医院呢?”沈如画犯了难。 “我知道一家,马上抱它上车。”言毕,厉绝脱掉西装,裹住小白犬的身子,马不停蹄地往对面的保时捷跑去。 沈如画跑在前头打开了车,看见车子里豪华的内饰,怕弄脏了他的车,她不好意思地说:“要不,还是我抱着馒头吧……” “都这个时候了,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 厉绝不由分说,连同裹着的西装外套,将馒头轻放在后排座位上。 他关了车门,朝她使了个眼神:“赶紧上车!” “哦。” 她赶紧上了车,待安全带刚刚系好,厉绝就发动了引擎。 厉绝驾车去了附近最好的一家宠物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馒头已经处于昏迷的状态了,任凭沈如画如何轻唤,它都没有任何知觉。 沈如画流了不少眼泪,一直守在馒头身边。 尽管馒头只是一只狗,可沈如画却把它当自己的亲人一样,不离不弃,边哭边安慰着: “馒头,医生正在帮你治疗哦,你一定要坚持住,以后我还会给你带好吃的,姐姐会买好吃的烤肉给你吃,你要坚强,知道吗?” 也就只有她,才会给这只小白犬取个‘馒头’这样稀奇古怪的名字了。 站在手术室外的厉绝无奈地笑了笑,视线却始终定焦在沈如画身上,没有移开过。 她哭得厉害,双肩因为伤心流泪颤抖的越发厉害,粉嫩的唇瓣也因为抽噎,而跟着轻轻颤抖了起来,好像两朵低低哭泣的雨夜花,可怜又可爱。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担心那只小白犬。 平时,厉绝是最讨厌女人这样子婆婆妈妈哭哭啼啼了。 可现在,不知道是怎的,他不但不感到厌烦,反而,还觉得她这副样子柔美极了。 有那么一刻,他就快忍不住,去抱住她,将她揉进怀里好好怜爱一番。 可惜,地方不对,气氛不对,他只能忍着。 就这样,他默默地看着沈如画出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