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看我怎么收拾他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40章 看我怎么收拾他

沈如画忽然一怔,想起之前楚之衍向她提出的建议,她还没来得及给出答案,就被小米糍一通电话招去了上海,回来后也一直没有遇见他…… 现在在这家西餐厅遇上了,倒是让她觉得有些尴尬,但她还是客客气气地正视他,对她礼貌地一笑。 楚之衍朝她微微颔首,却在视线扫过她对坐的裴佩后,脚步一顿。 他的脸色在转瞬间变得黑沉下来,而裴佩的脸色也同样不怎么好看,看见楚之衍的那一刹那,她就像是一只斗鸡似的,浑身的羽毛都竖了起来。 “哼,无耻的男小三,看我怎么收拾他!” 裴佩嗤了一声,起身就要朝楚之衍走去,但视线不经意地瞄到他身后跟来的那位中年男子,整个人怔住。 “如画,你替我看看,那个人……是不是著名的雕塑大师张大昭啊?” “唔?你说谁?” 沈如画也回头看去,目光定焦在那位跟着楚之衍进到餐厅里来的那位中年男子身上。 之前就见到那位中年男子有些眼熟,经裴佩提醒后,这才终于恍然大悟:难怪觉得眼熟,那位中年男子可不就是在国际艺术界颇有威望的著名雕塑大师张大昭吗? 等等,为什么楚之衍会和张大师在一起? 沈如画忽然想起来,楚之衍曾经说过自己也是学画画的,而且在绘画界有些小小的成就,之前她没有在意,现在想来他没有丝毫夸耀自己的意思。 只是,如果他真的小有成就,为什么她没有听说过楚之衍的名字? 或许是因为裴佩的存在,楚之衍只是跟沈如画一个眼神的交流后,径直走向另一边的包房区。 与沈如画不同的是,裴佩的眼神犹如一个尖刀,直直地瞪着楚之衍。 而他却没有回应裴佩的瞪视,似乎当她是无形,回过去和身边的张大师继续说话,被他无视,裴佩气得直咬牙。 沈如画敛回视线,感叹道:“真没想到,楚之衍认识雕塑家张大昭老师,看来他在绘画界一定认识不少的老前辈。我听说他之前一直在国外发展,看来都不是假的。” “哼!国外回来的有什么了不起!” 裴佩很不以为意地嗤了一声,“以为去国外镀了一层金回来就了不起了吗?要是我有机会出国留学一趟,回来还不是一样的能混得风生水起!” “裴佩,你对楚之衍为什么有这么多牢骚呢?其实我觉得他挺好的。之前你们之间发生的那些事,一定是误会,你就别老挂在嘴边了。” “那可不行!我裴佩可是个记仇的人,他想当男小三也就算了,居然还夺走了我的初吻,这么恶劣的事情,我可是会记一辈子的!” 沈如画只觉得无语,捂嘴说:“那他不是也被你看光了?我看你们俩就算扯平了吧。” “那可不能就这么算了!本大小姐的第一次,千金难买!” 沈如画低下头,压低嗓音说,“你也太夸张了,我看都是误会。你说话声小点儿,待会儿被他听见了……” 裴佩跟着压低声音,继续说:“什么误会?才不是误会好吗!况且他有什么好看的?我看了还嫌长针眼呢!” 顿了顿,她又一脸星星状地盯着已经走远的人影:“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挺崇拜张大昭老师的,可他怎么能跟那种卑劣的男人走在一起呢?也太失格,太降低水准了吧。” “你很崇拜张大师?那待会儿可以找楚之衍帮你要签名啊。” 裴佩夸张地翻了翻白眼,“我才不要找他帮忙嘞……” 这家餐厅人少,这个时间段没有放音乐,裴佩压低的声音显得虚张声势,恰好又被走过时正在打电话的楚之衍听得一清二楚。 沈如画赶紧用眼神示意裴佩打住。 楚之衍敛了敛目光,脚步微微一滞,而后将手机揣回裤兜里,当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包房区走。 走进了包房区,身侧的张大昭突然伸手轻拍了拍楚之衍的肩膀,眼神有点笑意,“之衍,你和刚才那桌长得一张圆脸的美女,有什么关系是吧?” 张大昭指的不是沈如画,而是裴佩。 楚之衍装作听不懂,“你说那位短头发的?她是我的邻居。” “别跟我装蒙了,你知道我说的是她旁边的那位圆脸美女。” 张大昭可没放过这个线索,继续道:“从头到尾你都不看她一眼,而显然对方是认识你的,而且她们也在谈论你,这很不符合你的社交礼仪。” 他一针见血地指出楚之衍行为的欲盖弥彰。 “甚至连你从她们身侧走过的时候,你还特意装作接电话,等走过那桌你才把电话揣进裤兜里,这太刻意了吧?” “张老师,您大概忘了,您是学雕塑的,而不是学侦探的。” “你瞧你瞧,竟然生气起来了,看来真是有些猫腻。” 楚之衍闻言,脚步一顿,正要解释什么,张大昭却忽然抬手制止他。 “好啦好啦,我就是跟你开玩笑而已,你不必当真嘛。不过说真的,你这次回国是打算长期发展吧?既然打算稳定下来了,有没有看中意的女生啊?我看刚才那两个女生就不错。” “嗯,那位短头发的女生确实不错,看着挺顺眼。” “顺眼?哎唷,你堂堂艺术界怪才,怎么就找一个看得顺眼的女生做老婆?这样吧,改天我给你物色一个,涪天市可是我的老家,我在这边还是有不少亲戚朋友的,倒是认识不少优秀的年轻女性。” 楚之衍点头,“张老师,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找老婆的事情,我还是想亲力亲为。” “亲力亲为?嗯,这个词用得好,找老婆可不就是要自己喜欢才好嘛。” 说着,张大昭又咧嘴笑了笑,“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挺喜欢那个圆脸女生的,看起来挺活泼大方的一个女生呢。” 被他这么一说,楚之衍脑袋里也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裴佩那张脸来。 忽然一个激灵,他赶紧摇了摇头。 真是活见鬼了!他在想什么?! 再怎么样,找老婆也是绝对不能找一个女神经的! 更何况这个女神经还摔烂了他的收藏品,以后肯定是个让男人头疼的倒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