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你考虑得怎么样?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41章 你考虑得怎么样?

吃完午饭,沈如画中途去了一趟洗手间。 刚拐出门口,竟然就撞见了迎面走来的楚之衍。 微微一怔,她还是决定迎头走去,面带微笑地说:“真想不到,你竟然认识著名的雕塑家张大昭老师。” “他是我启蒙老师的朋友,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忽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她开始没话找话,“那个……其实我不是学雕塑的,不过我朋友挺崇拜张老师的。” 她的朋友,指的当然是裴佩。 “待会儿我可以替你朋友要一份张老师的亲笔签名。”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替我朋友先谢谢你了。” 转身要走,忽然又想起些什么,沈如画回头看说,“对了,听我朋友说,好像她跟你之间有些误会,还希望楚先生不要放在心上,我朋友的个性就是大大咧咧的,心眼其实并不坏。” “嗯。” 楚之衍扬了扬眉,但面上并没有要原谅裴佩的意思,倒是弄得沈如画有些难为情。 “那……没什么的话,我先过去了。” “沈小姐,请等一下。” 楚之衍忽然出声唤住她。 沈如画回头,看向他:“楚先生,还有事么?” “那天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她怔住,没想到他还惦记着这件事。 这一刻她有些羞愧,之前的几天,她甚至把这件事给忘到了九霄云外。 看得出来他是个很严谨的人,这种事情他应该没有做过第二次。 楚之衍看着她的眼睛,极认真地说:“你也看见了,我们是同行,我认识不少这个圈子里面的人,相信以后一定能在你的事业上给你更多帮助。而且,之前我对你说的那些话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是很认真地把你当成结婚对象来考虑的,所以还希望你也能仔细考虑考虑。” “额……能否再给我一点时间考虑?”沈如画想了想说。 说实话,就算她已经考虑清楚了,但餐厅这个地方实在不适合谈论这个话题。 楚之衍点点头,很干脆地转身进了洗手间。 沈如画如释重负般轻吁了一口气,脑子里微微有些懵。 他是认真的?要以她为‘结婚对象’的前提开始接触,并请求她的同意? 沈如画当下的想法依旧是:楚之衍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但至少这一刻,她真正相信他的态度,他的确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也没有那个必要。 ……………… 裴佩躲在餐厅拐角处,偷偷地看着楚之衍和沈如画在说些什么。 “搞什么啊!这个傻女人,怎么跟他说那么久?都跟她说了,那个楚什么的是个无耻的男人,专干些流氓变态的事情,她怎么还跟他说话呢?哎,完了完了,这会儿怕是又被骗了吧。” 裴佩哀声叹气着,恨不得冲过去将自己的闺蜜远远地拉离楚之衍三米开外的距离。 但她到底还是忍住了,等沈如画回来后,她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问道:“刚才你撞见那个姓楚的没?我看见他跟着你去了洗手间。” “他跟着我?” 沈如画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你啊你,对楚之衍太有偏见了,人家可是答应帮你找张大师要亲笔签名呢。” “呸!我才不要他帮忙呢!” “这可是你说不要的,待会儿他要真是拿到了签名,就归我咯。” “我才不信呢。” 裴佩咂咂嘴,不以为意。 谁知等吃过了午饭,双方在楼下又遇上了,楚之衍果然拿着张大昭的亲笔签名来找沈如画。 他仍然视裴佩为无物,自始至终目光没有看她一眼,而是径直将那张签名的名信片递给了沈如画。 “这张名信片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刚好放在公文包里,就借花献佛了。” 沈如画完全没想到楚之衍竟然把这件事记在心上,顿时觉得受宠若惊:“这……真是太谢谢你了,我怎么好意思呢,还浪费掉你一张名信片。” “一张名信片而已,不足挂齿。” 冷不丁地,旁边冒出来裴佩的一句冷言冷语:“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一句话引来楚之衍阴鸷的目光,他终于正眼看向她了,而裴佩却不怕死地朝他吐着舌头,做着鬼脸。 沈如画顿觉无语,赶紧打圆场:“那个……我先替裴佩谢谢你了。我朋友她就是性子急,还有点儿小孩子脾气,你别跟他计较。” 楚之衍也确实不想多理会裴佩,朝沈如画微微颔首,先行告辞。 恰恰是他这副态度,惹得裴佩心头恨得牙痒痒。 她对沈如画撒了个小谎,说自己东西落在楼上餐厅了,转身却不是上楼,而是悄悄跟去楚之衍身后。 楚之衍将张大师送上计程车后,自己则走去停车场,走到途中,忽然肩头一紧。 他回头一看,发现是裴佩。 “又是你?”他皱了皱眉。 裴佩开门见山地问:“我问你,刚才你跟着如画去了洗手间,跟她说了些什么?” “小姐,这好像是我的私事吧?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裴佩哑然,而后憋红了脸,“我警告你哦,你要是还敢继续纠缠如画,我就……就告你骚扰!” “骚扰?” 楚之衍的脸一下子黑沉了下来,黑眸深如穹,“裴小姐,从头到尾都是你追着后面跑,到底是谁纠缠谁?我莫名其妙被你看光了两次,又到底是谁骚扰了谁?” “你、你、你……” 裴佩憋红了脸,忽然说不出反驳的话。 “要我找证据是吗?好,我没就以证据说话。” 楚之衍双臂环抱,一副跟她摊牌的姿态,居高临下俯视着她,“那天在酒吧,洗手间门口就有监控摄像头,只要找酒吧调出监控视频,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谁骚扰了谁。” “……” “再说说那天在我家发生的事情,我承认我也有错,如果不是被你气晕了头,也不会以强吻你的方式逼你走,但既然话说到了这里——” 刻意一顿,他逼近了一步:“我不得不说一说你摔碎了的那一尊缩小版小人鱼雕塑了。过了这么多天,你想好给我多少赔偿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