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打情骂俏的斗嘴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5章 打情骂俏的斗嘴

不一会儿,秦卫赶来了,将他游离的魂魄拉回到现实。 “总裁,您来这里干嘛?” 正看得入迷,却无端被打扰,厉绝蹙着眉,显得很不悦。 他低嗤了一声,说:“这里是宠物医院,你说我来这还能干嘛?!” “呃,应该是给宠物治疗。”秦卫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却是百思不得其解,“可是,您并没有养宠物啊……” 话音未落,手术室的门被人推开。 沈如画从里面出来了,眼睫毛上的泪珠儿都还没来得及擦掉,就迫不及待地说道:“厉先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医生说馒头已经脱离危险,它不会死了!” “馒头?”秦卫愣了愣,还有点儿摸不清状况。 厉绝牵了牵嘴角,朝手术室里努了努嘴:“喏,就是里面那只小白犬。” 秦卫张大了嘴,不相信自己的老板会做出这么无聊的事情来,竟然会牺牲自己休息的时间,陪沈如画送那条小白犬来医院救治…… 厉绝丢给他一记冷眼,视线再次调向沈如画,目光中有他不自知的柔情。 这个丫头,大概是这世上唯一能让他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吧。 这时候,手术医生从里面出来,微微颔首,说道:“狗狗已经脱离危险了,所幸只是伤到骨头,没伤到重要器官,但是得留在这里休息一阵再带走。” 厉绝点点头,“好的,医生尽管安排,治疗费用我来承担。秦卫,你去处理一下。” “嗯?”秦卫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哦,好的,我马上去处理。” 医生又对厉绝笑了笑,说:“这位先生真是个好心人,愿意为流浪狗牺牲自己的宝贵时间带它来治疗,现在像您这样的人已经很少见了。” “真正救了那只小白犬的人,其实是她。” 厉绝淡声说道,侧头瞥了沈如画一眼,眼神充满宠溺,“这丫头什么闲事都管。” 医生点点头,“原来如此,不过,您跟您侄女都是好心人,值得称赞。” 闻言,厉绝那张原本还满面春风的脸,骤然僵住。 侄女?他很老吗?竟然说她是他的侄女! 心、肝、肺,在一瞬间就要炸裂了。 厉绝那张原本还很风姿卓越的俊脸变得很臭。 尤其,是在看见沈如画憋着笑,忍到肚子痛的表情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大喝一声,以掩饰脸上的尴尬:“秦卫,处理好了吗?我可是很忙的!” “还没呢,再等一下就好。” 沈如画乍然听见医生把厉绝当成了她的叔叔,她真是被惊到了,差一点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哎唷,真是太好笑了,她快憋到内伤了。 等到厉绝已经走出去了,她才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这时候,护士小姐从里面出来,递给她一件看起来很眼熟的衣服:“小姐,这是刚才和您一起来的那位先生的衣服吧?他忘拿了。” 仔细一看,那确实是厉绝的西装,原本是奢华优质的西装外套,此时却沾染了馒头的血渍,而且很多地方都褶皱了。 沈如画赶紧接过西装,冲出去追上厉绝:“厉先生,请等等!” “还有事?” 厉绝的心情很糟糕,因为无端被当成了叔叔辈,这会儿正一肚子火气没处发。 “喏,您的衣服。”沈如画将外套递给他。 他瞥了一眼那血迹斑斑的西装外套,皱眉道:“你觉得我还能再穿这件衣服吗?” “呃,这个……”她一噎。 沈如画这才想起来,像他这样的人,穿的衣服自然是价格不菲,看这质地就可见一斑。 可现在,这样一身豪华奢侈的西装染上了血渍,怕是怎么洗都洗不干净了吧?更别说再穿上它了。 她歉疚地抬头看向他:“这件衣服应该很贵吧?我真的很抱歉……要不,您告诉我这衣服是什么牌子,我再去给您买一件一模一样的?” 厉绝那双冰冷狭长的黑眸里,投来一个嫌弃的眼神。 “我的西装一向是意大利高级定制,价格大都在三千到四千五百美金不等,而我身上的这套爱马仕,价格更是逼近五千美金。暂且不说你买不买得起,单说你有没有这个时间,去意大利给我定制西服?” “呃……”沈如画一噎,开始纠结了。 她是真觉得那件西服很可惜,也是诚心想要赔偿他。 可是,他却告诉她,那件西装竟然要去意大利才能定制,而且还要花掉五千美金! 这下,她真是有心无力了。 沈如画变得比刚才还要窘迫,双手揪紧着,又长又翘的睫毛密树一般扑闪着。 她的鼻子原本就很小巧,这样微微皱着眉头,就显得格外楚楚动人。 粉嫩的唇被她的贝齿轻轻咬着,没有上唇膏的唇瓣,显出比当季水蜜桃还要粉嫩的颜色来。 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沈如画,让厉绝的心又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 他暗自皱眉,心软了下来,口吻也变得柔和了:“算了,不用你买了,反正我也不差这一套西装。” “谢谢,谢谢你帮了我和馒头。”除了反复说谢谢这两个字,沈如画实在是想不出任何别的语言了。 从刚才起,就听见她说‘馒头’这个词好多次了。 因为这个滑稽的名字,厉绝被逗乐了,他轻笑了下,“为什么给它取名叫馒头?” “因为它长得又白又胖,你不觉得它很像馒头吗?”沈如画笑着仰头。 厉绝挑了挑眉,“你给它取这么个名字,只会让我觉得很有食欲。” 她满额黑线:“除了吃,您还有没有别的乐趣?” “有,比如逗你。” 沈如画:“……” 她脸上一红,忽然发现和他斗嘴就好像是在打情骂俏,顿觉暧昧横生。 忽然想起前几日在新闻里看见的报道,她赶紧借此岔开话题,“厉先生,我看过新闻了,也听说了于教授的事……” 厉绝的神色忽然冷了下来,气氛也一下子变得僵冷。 他斜抬起眉睫,幽深的眸光凝着她的侧脸,反问道:“怎么,你也怀疑于正国是我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