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给他一次机会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54章 给他一次机会

神志已经彻底回归,她浑身的尖刺又竖立了起来,看他如洪水猛兽,避得远远的。 厉绝见了是哭笑不得,心想真不知道刚才到底是谁先挑起的火…… 被他盯得面红耳赤,她别开脸,问道:“厉绝,你知道我参加绘画大赛的目的吗?” 他微微挑了下眉,心想她终于提起这件事了,便淡淡地说道:“当然知道。” “你知道?”倒是沈如画愣住了,“你真的知道?” “嗯。” 他点点头,缓缓道出:“你想赢得大赛第一名,获得一笔十万块的奖金,从而支付那十万块的违约金,我说的没错吧?” “……” 她讶然良久,又问,“既然你知道,你昨晚还来帮我?” 他无奈地摇摇头,伸手替她穿好衣服,待她扣好衣服扣子,他凑上唇,在她的发丝轻轻烙下一个吻,然后就这样环抱住她的腰。 薄唇轻启道:“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我愿意全力支持。” “可我拿到那笔奖金,是为了……避开你啊。” “无妨。” 他淡淡地勾了勾唇。 “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我还是会找到你,哪怕再多等一个五年。” 微顿,他又继续道,“但这个绘画大赛不一样,不是每一次都能遇上的机会。你需要一个机会,展现你的实力。” “……” 再次讶然,她忍不住抬头看着他。 晨曦初露,金色的光线映照在洗手间里的镜面上,折射在他的脸上慢慢地晕染开来,一张脸呈现在半明半暗的光影里。 凉风徐徐吹拂,星点的阳光在他的发间跳动,这一幕就像是画家笔下完美的画卷般,让人痴迷。 忽然对手一双黑眸,似要将她吸进去,他不知何时转过头看她,她心漏跳了一拍,像是被发现什么,又仓皇地避开。 “我不介意你重新爱上我。不,应该是,我一定会让你重新爱上我!” 厉绝似在玩笑地说,眼神里却有着她读不到的深情,“这一次,我发誓会好好保护你,还有我们的女儿,如果我做不到,我就……” 唇,被她猛地捂住。 他有些不解地盯着她。 下一秒却听见她说:“上一次,你不是说要我给你一次机会吗?” 他眼前一亮,等待着她的下文。 “那好,下周小米糍幼儿园举行亲子互动大赛,你作为小米糍的爸爸,跟我们一起去幼儿园参加比赛吧。” “丫头……” 厉绝不可思议地瞪着沈如画,喉咙仿佛梗住了一般。 他紧紧地盯着沈如画的眼睛和脸蛋儿,生怕自己是做梦了,或是幻听了,反反复复盯着她的眉眼看来看去,确认自己有没有听错。 倒是把沈如画看得不好意思,她别过身去,耳根依旧透着一抹粉色。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不相信?还是你改变主意,不想要我这个机会了?” “不不不!我没有改变主意,我是高兴还来不及!如画,谢谢你给我这次机会!我一定会珍惜的!” 厉绝从身后一把抱住她,唇瓣紧紧贴着她的耳廓,欢喜地说着,热气全都喷洒在了她的耳朵里。 他是太激动了,全然不知道此时此刻他这样抱着她,是有多么的煽情、暧昧…… “厉绝,你别这样……该松手了,待会儿有人进来怎么办!” 她低斥着,用力去掰开他的手,然而他还是那样紧紧地拥着她,他高大的身躯像是一只熊似的,将她整个圈在自己身下。 “再让我多抱一会儿,我太高兴了,丫头,我真的太高兴了。” 他不住低喃着,在她耳廓处低低说着话,唇时不时轻碰着她的颈脖,鼻尖嗅着她身上的香气。 起先消弭掉的那股燥热感,又一次像是要被点燃了,她很想推开他,却又挣脱不掉,只能象征性地掰了掰他的手指,最后不得不放弃。 她能感觉得到他此刻的激动心情,因为他抱着自己的双臂虽然十分有力,却微微颤抖着,说的话也是语无伦次。 这样的他,叫她心软得一塌糊涂。 心口处有些微微发堵,却又有些异样的东西再不断泛滥,此时此刻,她再也做不到像一个月前那样恨他,怨他,强硬地抗拒他。 ……………… 丰华园,楼下的早点店。 楚之衍像往常那样,早早地提着公文包来到这家早点店里吃早饭。 刚点了餐,就看见一大一小两道熟悉的身影从门口走进来。 “小舅舅,妈咪今天晚上还加班吗?” 小米糍穿了一套黑色T恤加一件驼色千鸟格裙子,外面套了一件深咖色棉袄,脚上踩了一双漂亮的小皮靴。 跟她一起进来的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应该就是她口中的小舅舅沈诺了。 “不了,今晚你妈咪就会回来陪你。” “欧耶,太好了!妈咪不在家,我好想她啊。” 小米糍说着话,一眼看见了对面的楚之衍,一双眼睛立刻变得亮蹭蹭的,“是帅叔叔!叔叔,你也来这里吃早饭啊?” “是啊。”楚之衍对应付孩子不在行,但漂亮话还是会说的,“小米糍,你想吃什么?叔叔请你。” “我要吃豆浆、油条、酱肉包、蔬菜包、炸奶油条,还有玉米浓粥……” 不等她把话说完,沈诺捂住她的嘴,朝楚之衍微微躬身道,“谢谢叔叔了,我们只要豆浆和油条。” 楚之衍笑了笑,被这一大一小逗乐了。 待沈诺和小米糍坐下后,他主动攀谈起来:“你是沈如画的弟弟沈诺?” “嗯。” 点点头,楚之衍状似无意地问道:“你姐姐昨晚上加班了?” “嗯,听说她要准备绘画大赛的作品,今天下午就要截稿了,所以昨晚上在画廊通宵赶画。” “难怪是你一个人带小米糍出来吃早饭。” 楚之衍随口应着,却若有所思着:原来她也要参加这一次绘画大赛,可是今天下午就要截稿了,她还来得及上交作品吗? 楚之衍微微蹙眉,不禁替沈如画担心起来。 “其实我姐姐之所以这么拼命,完全是因为想要得到第一名的奖金。”沈诺忽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