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这么快就登堂入室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55章 这么快就登堂入室了

楚之衍愣了一下,“你们家经济上有困难吗?如果有需要,我或许可以帮你们解决燃眉之急。” “不,是别的原因。” “什么原因?” 见沈诺欲言又止,楚之衍解释道,“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之所以问这么多,完全是因为之前曾经答应陆院长,要替她照顾你姐。既然你们现在有难处,我理应帮帮你姐。” 沈诺也从沈如画的口中得知一些有关楚之衍的事情。 所以,知道他也是姐姐的同行,很巧的是,楚之衍是恒爱福利院里的一名孤儿,跟陆院长的儿子陆大哥一起长大。 沈诺这下放下戒备,说道:“我姐的前未婚夫现在是她工作的那家画廊新任老板,为了不和他再起瓜葛,我姐不得不凑集十万块钱,以支付画廊的违约金。” 楚之衍愣住,发现疑点:“等等,你姐的前未婚夫?是不是那个厉氏集团的总裁,厉绝?” 沈诺楞了一下:“你认识他?” “算不得认识,只是有过几面之缘。” 此时,服务员端来了早点,沈诺忙着喂小米糍,没有再跟楚之衍继续聊下去,楚之衍的眼神变得黯沉起来。 吃过早点,沈诺急着送小米糍去幼儿园。 他匆匆跟楚之衍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而楚之衍则目送着他和小米糍离开的背影,眸光悠远。 从丰华园到幼儿园不过七八分钟的路程,沈诺牵着小米糍的手往幼儿园走去。 小米糍拽着沈诺的手,忽然问:“小舅舅,你说妈咪能赶得及叫上画稿吗?” “这个……”沈诺微微蹙了眉,也有些担心自己老姐起来。 要知道,通常完成一幅画作从构思到装裱都需要好几天的时间,虽然老姐是通宵加班,可现在已经不到十二个小时了,就连他也不知道时间是否来得及…… 他抿了抿唇,问小米糍:“小米糍,你希望妈咪得第几名?” “当然是得第一名啦!妈咪说,有了那笔奖金,就可以带我去长隆动物园玩了。” “你啊你,就只知道吃,要么就是玩。” “嘻嘻,因为我是小孩子嘛。” 望着小米糍没心没肺的样子,沈诺是哭笑不得。 而就在这时候,沈如画的电话打来了,沈诺因为她又出了什么事情,连忙摁了接听键:“姐,你的画作完成得怎么样?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没有,我很好。画已经完成了,而且已经交给了赛事组委会。” “真的吗?太好了!” 沈诺在电话那头重重地长吁了一口气。 “那个,晚上我们庆祝一下吧?就当是我圆满完成了一幅参赛作品,虽然还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当然好啊。” “那好,我先回去休息一下,你记得早些接小米糍回家。” 沈诺挂了电话,悬在心头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想想一家三口已经好几天没有一起吃顿大餐了,他竟然有些迫不及待。 可沈诺万万没有想到,好好的家庭聚餐,最后竟然变成了感谢宴。 当他和小米糍回到家时,看到家里不只是沈如画一个人,还有一个厉绝。 顿时,沈诺眸光一沉。 真没想到,这个可恶的男人这么快就敢登堂入室了! 看在老姐的份儿上,沈诺没有发火,可那张脸真是难看至极。 他往里走去,走出来时看见厉绝泡了一壶热气腾腾的绿茶,沈诺忍不住吐槽:“还真当这里是自己的家了,哼!” 厉绝正在倒弄着茶叶,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沉沉,沈诺莫名一噎,别开脸去了自己的卧室。 厉绝笑了笑,没有说话。 然后他起身来到厨房,从身后走近,高大的身体微微倾覆下来,双手顺势搭在她的身子两侧。 她正在切黄瓜片。 看她笨拙的样子,他哭笑不得:“五年不见,你的厨艺仍然不见长进,也真是难为你把小米糍及养这么大了。” 他说着,就伸出手来,一只手摁住她的左手,另一只手包住她的右手,一副大厨的模样,教她如何切黄瓜片。 连同她的手,也一并牢牢地握在了手里。 手背上的干燥温热让沈如画蓦地仰头,就看到橘色灯光下厉绝线条分明的脸庞。 他的大手裹着她的冰凉的小手,深沉的黑眸也凝望着她,他的手指像是不经意地穿过她的指缝,慢慢地合拢,跟她十指紧扣。 沈如画的手又白又软,手指很细长,包裹在男人的掌心里,仿若无骨般的柔弱,她望着厉绝,看不懂他这个动作里蕴含的意思,他紧紧地攥住,带了几分无声的温柔。 这个动作让她想起很多年前在沈宅的那个晚上,他握着她的手,静静地望着她,指腹扫过她的腕间…… 只是这一刻,他深邃的眼底夹杂了一丝她不敢去触及的东西。 “妈咪,厉叔叔,你们怎么这么慢?我肚子好饿了。”小米糍拎着手里的玩具蹦蹦跳跳地跑出来。 沈如画有些急,甩了甩两人十指紧扣的双手,“会被看到的。” 厉绝望着她,眸底的那抹墨色越发的深沉,手上却缓缓地松了劲。 她刚抽回自己的手,小米糍已经跑到她的身边,小家伙绕着她转,笑得没心没肺:“妈咪,你的脸怎么跟桌上的苹果一样红?” 被当场点破,沈如画有些窘迫,佯作生气地瞪了眼小米糍,然后快步离开厨房,走到外面客厅去。 小米糍摸了摸小鼻头,又挠了挠脑袋,有些委屈,看了眼旁边的男人,“叔叔,我妈咪怎么说不高兴就不高兴了?” 厉绝笑了笑,蹲在她身前,轻捏了一把她肉嘟嘟的脸蛋儿,“谁让你来的不是时候。” “嗯?” 小米糍听不明白,更糊涂了,那皱着脸蛋儿的模样很是可爱。 外面客厅里,沈如画正在摆餐桌和碗筷,沈诺从卧室里走出来,悄悄把她拉到角落里,问道:“姐,你怎么留他在家吃饭?” 沈如画抿了抿唇,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他上次救了你,昨晚也是他替我查到划坏我画作的人,我们不该请他吃顿晚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