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父女间的小秘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56章 父女间的小秘密

“可是,姐,你忘了之前我说的话吗?” “我没忘。” “那你还……” 沈如画看了一眼厨房里跟厉绝说着话的小米糍,幽幽地说,“他到底是小米糍的亲生父亲,我想给他一个机会。” 这下子沈诺沉默了。 五秒后,他叹了口气,“好吧,看在小米糍的份儿上,就给他一次机会。” 两姐弟刚刚达成共识,厉绝就牵着小米糍的手进来了,另一只手里则端着盘子,盘子里是刚刚做好的一盘水煮大虾。 将盘子放在桌子上后,厉绝问小米糍:“小米糍,你肚子饿了没有?饿了就先拨水煮大虾吃。” “叔叔,我要你剥。” 小米糍笑眯眯地说着,脸上露出两个可爱的小梨涡来,撒娇似的抱住厉绝的脖子。 “小米糍,你以前不都是让你小舅舅替你剥虾壳的吗?”沈如画走过来,轻捏了一把小米糍的脸。 “我现在喜欢叔叔了,就要叔叔替我剥嘛。” “小白眼儿狼。” 沈诺瞪了小米糍一眼,又扫了一眼一脸得意的厉绝,恨得直牙痒痒,沈如画则是哭笑不得。 “好啦,沈诺,既然她想黏着厉绝,就让她黏着他吧,你过来帮我理理菜。” 待他们俩走去厨房,小米糍悄悄地对着厉绝招招手,“叔叔,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一样东西给你。” “好啊。” 厉绝也很是好奇,不知道小家伙要拿什么东西给他。 不一会儿,小米糍像个圆圆滚滚的小球一样,飞快地跑回来了,手里果然拽着一样东西,却被她藏在背后,好像是怕被她妈咪和小舅舅看见了似的。 她悄悄地凑近厉绝的耳根,说:“厉叔叔,这是我家的钥匙,你快快藏好,以后我妈咪不在家的时候,你就可以到我家来陪我了。” 厉绝微微一愣,手里已经被塞下一串钥匙,顿时他忍俊不禁。 心里那个感叹唏嘘啊:还好他是小米糍的亲爹,这要是换做别的男人,那还不得被自己的娃给卖了啊? 他清了清嗓,低声问小家伙:“小米糍,我问你,你以前也像这样,把家里的钥匙给别的叔叔吗?” “没有。” 小米糍嘟了嘟嘴,皱着小脸发誓:“叔叔,你是第一个,绝对绝对是第一个。” 像是怕厉绝不相信,末了她还加了一句,“就连对面那位帅气的楚叔叔,我都舍不得把家里的钥匙给他呢。” “……”厉绝嘴角一抽。 又一番感叹:好险! 看来真是自己前辈子修来的福分,难得被自己的女儿如此看得起啊! 一阵摇头感慨,他赶紧将钥匙收好,免得过了这村就没了这个店。 小米糍见他收好了钥匙,高兴坏了,伸出小手指说:“叔叔,你不要把我给你钥匙的事情告诉我妈咪哦,这可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 “当然不会,我保证。” “那我们拉勾勾。” 厉绝果断伸出小手指,表情很是认真。 厨房内,沈诺远远地看着外面的一大一小鬼鬼祟祟说着什么,不禁眯了眯眼,用手肘碰了一下身旁的沈如画。 “姐,我刚才看见小米糍跟厉绝鬼鬼祟祟说着什么,好像还拿了什么东西给他,你要不要去问问看。” “有什么好问的,你难道看不出来,小米糍特别喜欢厉绝吗?恨不得抱着他不撒手了,你要是让她住到他家去,她肯定屁颠屁颠就去了。” 闻言,沈诺忍不住吐槽,“也不知道厉绝给小米糍喂了什么迷魂汤,让她那么喜欢他,哼,小白眼狼,连我这个小舅舅都不要了。” “你还别抱怨,那可是她亲生父亲,大概这就是血缘。” 沈如画说话间,望向客厅的眼神幽幽的。 这顿晚饭还算吃得愉快,除了厉绝之前做的那道水煮大虾,沈如画又做了简单的三菜一汤,都是很常见的家常菜。 好在有沈诺帮忙,这顿晚餐不算太难吃。 他虽然很少做饭,也才不过十二岁的年纪,但厨艺方面却是有些天分的,这一点倒是跟厉绝有些相像。 小米糍坐上了桌,胃口极好,不管什么都往嘴里塞,小嘴不停歇,一边说一边吃,像是快乐的小麻雀。 沈如画替她擦去嘴角的酱汁,“吃得慢点。” 小米糍虽然应承地点头,但还是拼命把菜往小嘴里送,一点儿也不像个小女孩儿,就连沈诺都忍不住吐槽。 “我说小米糍,你真的该改名叫小吃货了,看看你的吃相,长大了肯定没人要。” 小米糍才不管那么多,朝沈诺吐了吐小红舌,扮了个丑丑的鬼脸,然后继续埋头吃饭。 沈如画见状,乐坏了。 而另一边的厉绝,吃相就要斯文很多,无论何种场合,他的吃相都会让人有种他是在高档餐厅吃西餐的错觉。 察觉到她在看他,厉绝抬起头来,朝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不意被察觉到自己在偷看,沈如画俏脸一红,赶紧埋下头继续吃饭。 而这一幕却被沈诺看了个正着,不禁撇了撇嘴,暗地里又将自家老姐埋怨了一遍。 餐桌上,不知不觉间就堆了一大堆的虾壳,几乎全是小米糍吃的,吃饱喝足的小家伙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靠在椅子上喟叹。 “叔叔做的水煮大虾真好吃,是今天这顿晚饭最好吃的一道菜了,要是叔叔能每天给我们做饭吃就好了。妈咪,小舅舅,你们觉得呢?” 她说完这番话,先是朝着厉绝展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才看向沈如画和沈诺。 沈如画俏脸一红,正要说话,却被沈诺抢白:“小白眼儿狼,你妈咪白给你做了五年的饭,你也不看看,今晚上最辛苦的是谁。” 小米糍委屈地摸了摸鼻头:“我说的是实话嘛。” 厉绝适时地抬眸,那双如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睛投落在沈如画的身上,哪怕沈如画不转头,都能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 耳根子隐隐发烫,她摸着小米糍的脸,开玩笑地说:“你厉叔叔很忙的,哪有时间天天给你做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