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他是……衍笙?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61章 他是……衍笙?

裴佩气结:她也是稀里糊涂就被拉来当垫背的,怎么就成了狗男女,怎么就不要脸,怎么就恶习了? 刚要反驳,却忽然看见高圆圆忿忿地踩着高跟鞋走近,在她猝不及防时,抬手就给了她狠狠一巴掌。 啪—— 顿时,裴佩脸上立刻起了一道五指印,辣辣的痛感顿时袭来,像是被某种尖锐的东西划伤了脸颊。 挨了骂,还挨了打,裴佩顿时傻了眼。 而高圆圆扇了她一巴掌后,转身就跑掉了。 楚之衍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也呆怔住,等高圆圆踩着高跟鞋跑掉,他这才回过神来。 第一个反应是去察看裴佩的脸,“裴小姐,你没事吧?我……” 裴佩紧紧地咬着牙,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她忽然转过身来,抬眸瞪着他,双眼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蒙上了一层雾气。 “楚之衍,你是不是觉得接吻这种事对你来说无所谓?只要是你想,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也对,像你这样稍稍长得不错的男人,大抵都以为只要自己帅就可以不尊重女人的。可我跟你不同,我没你那么犯贱,无论是什么场合什么境遇,我都不会把接吻这种事看成儿戏!算了,跟你说这么多你也不会懂的,我当自己被狗咬了!” 她声嘶力竭,几近疯狂地嘶吼完,猛地推开了他 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楚之衍怔怔地看着她,微微张着唇,怔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想起追上她。 “等一下,裴小姐!” 她骂得对,刚才的确是他唐突了,但她脸上受了伤,他必须追上他,带她去医院。 裴佩刚刚跑出没几步,就被楚之衍追上了:“你等一下,裴小姐,你脸上被划伤了,我带你去医院吧。” “不需要!” 她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想快一步离开这个让自己感到难堪的地方,以及身后这个可恶的男人。 “谁说你不需要?你自己看看你的脸!” 他一把拽住她的皓腕,并紧紧箍住她的双肩,扳向一旁的落地镜,裴佩一抬睫就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左脸颊上有一道红红的划痕,顿时吓了一大跳。 她只觉得左脸辣辣的痛,但没想到竟然这么严重。 裴佩下意识地捧住了左脸。 妈呀,她该不会破相了吧? “要是不想毁容,现在就跟我立刻去医院!”楚之衍说着,就强硬地拽住她的皓腕,几乎是拖着将她带去了停车场。 他开车将她送去了医院,皮肤外伤科的医生给裴佩开了点药,这药是可以消炎止痛,还能帮助伤口愈合的,之后医生又叮嘱了几句。 “记得不要冷水洗脸,不要化妆,饮食上也稍稍注意一些,不要吃太辛辣的东西。” “好的,谢谢医生了。” 楚之衍替裴佩谢过医生,然后去替她拿了药,见他忙上忙下,裴佩脸色稍霁。 两人走出医院,楚之衍去开了车来。 看见裴佩捂着半张脸,神情狼狈,他有些愧疚地说:“对不起,今天是我害得你受伤了,我送你回去吧。” 她撇了撇嘴,坐上了车。 虽然心里已经原谅了他,但还是忍不住吐槽。 “本来是想替我两个朋友打抱不平的,结果反倒被你祸害了,还好是我皮厚,要是换成我闺蜜,就她那个白嫩嫩的皮肤,不被你那相亲对象破了相才怪!” “谁让你每次都对我紧追不舍。” “你这么说,怪我咯?” 刚刚熄灭的那团火又烧了起来,她气恼地回身,却刚好撞上他硬硬的胸膛。 她抬起头来,摸了摸撞痛的脑袋,嘟囔道:“我就说你是个大祸害吧……” 话音却戛然而止,怔怔地看着楚之衍靠近的脸,忽然脑袋一片空白,很快回过神来,说:“你靠我这么近做什么?” “别动,我看看你脸上的伤,唔……我觉得最好是现在就上个药。这样吧,先坐上车,我替你上个药,我们再走。” 裴佩被他看得各种不自在,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 纤手却被他倏然抓住,他蹙着眉说:“小心!别碰到伤口了。” 他果然拿出药膏来,好像要替她上药的样子,在药包里找了找,发现少了一样东西:“等等,医生开的消毒水是酒精,我看我还是去给你买一瓶双氧水吧,那个擦起来不太痛。” 顿了顿,他抬头又叮嘱了一句:“你先在车上坐着等我,我去一下就回来。” 他说完就开门下了车。 裴佩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微微有些发怔。 无聊的等待过程中,她左看看又看看,这里翻翻那里翻翻,实在无聊得很,就伸手打开了副驾驶座前面的小箱子。 无意中就发现了一盒名片。 她随手拿起一看,不禁怔住。 落入眼帘的是两个简简单单的字——衍笙。 衍笙? 那个绘画界的怪才,衍笙? 等一下,楚之衍怎么会有衍笙的名片? 难道…… 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裴佩往下看去,然而下方没有任何头衔落款,再翻面一看,后面只是一幅著名抽象画作的平面缩图。 而这幅图裴佩认得,是绘画界怪才衍笙的代表作《诞生》。 如遭雷击,裴佩整个人呆怔住,脑子里空空的,足足过了四五秒都没有想得通。 这什么意思啊?难道,楚之衍就是衍笙,衍笙就是楚之衍?但怎么可能,他看起来哪里像绘画家怪才了?他明明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男小三…… 虽然一再否定,但之前发生的种种画面在她脑子里不但过滤,似乎很多疑点有因此得以应证。 她因为太过吃惊,嘴越张越大,越张越大…… 直到不远处一道高大的身影走近,她惊醒过来,赶紧将那盒名片放了回去。 就像是做贼一般,一颗心狂跳不止,因为发现了他的秘密,心情久久无法平复。 此时,车门被打开,楚之衍的一双大长腿随即跨坐了进来,“喏,我买来双氧水了,还有棉签,先给你擦擦脸吧,免得感染了。” “哦。” 她呆呆地应了一声。 楚之衍毫不自知,打开药包,取出棉签和双氧水,开始擦拭她脸上的那道划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