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帮我追你的闺蜜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62章 帮我追你的闺蜜

他擦得倒是很细心,动作也很慢,生怕再次伤到她。 他每一个动作都很认真,心无旁骛,倒是裴佩一阵胡思乱想,脑子里一直想的是刚才她看到的那张名片。 会不会是他从别处得来的?但那可是一整盒的名片啊,除了自己的名片外,有谁从别处拿到一整盒的名片? 这么说来,他真的就是……衍笙本人? 楚之衍终于发现她目光不对劲,微微蹙了蹙眉,“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没有人替你处理过伤口?” 裴佩一噎。 还真被他说中了。 倘若不知道他是衍笙,她还能淡定自若,说不定还要凶悍地吼他两声。 可现在知道他就是衍笙了,她哪里还淡定得了? 思及此,她问道:“对了,你说你也是学画画的?那你以前在哪儿毕业的?” 听说衍笙毕业于世界排名第一的意大利佛罗伦萨国立美院,而且毕业后就在意大利开了个人画展…… 楚之衍扫了她一眼:“这个问题,好像与你的伤口无关吧?” “……” 不回答是吧?那就换个方式问他好了。 裴佩嘴角一撇,灵光一现,突然就飚出一句意大利语来:“Ciao-Hi?” 天知道她就只知道这么一句意大利语,要是他上了,她就尴尬了,要是他接不上,那她还可以再换换别的方法试试他…… 谁知,楚之衍抬睫瞥了她一眼,“你嘴里叽里咕噜些什么?刚才被扇晕了?” “……” 什么跟什么,他这是拐着骂她白痴吗? 裴佩气咻咻地瞪着他,楚之衍却已经擦好了药膏,将东西收拾好后,塞进她手里:“医生叮嘱的事情没忘吧,回去记得照做,一天擦两次,还有不要化妆。” “素颜?那可是要女人的命啊。”她小声嘟囔着。 楚之衍撇了她一眼:“其实你化不化妆,都没差。” “……” 他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她化妆更不化妆,都一样愁吗? 怎料下一秒,在楚之衍发动引擎时,听见他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不过我个人觉得,你不化妆更好看一点。” “……” 她刚想发作的脾气,在这一瞬间就偃旗息鼓了。 心房之处仿佛注入了一股暖流,好半晌才扯了扯嘴角,不自然地说:“那个……咳,刚才谢谢你了。” “该说谢谢的是我,要不是你的出现,我现在恐怕已经被轮番轰炸到脑袋发晕了。” 想到刚才在西餐厅里看见他被几个大妈大伯轮番问话的场景,裴佩倒是乐了,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出声来。 楚之衍也是自嘲一笑:“没想到让你遇到那样尴尬的一幕,其实我也是被逼无奈。” “的确,你脸上就差刻上‘快点结束’四个字了。” 裴佩侧脸看了看他一身的正装,还有他放在后面的公文包,虽然看上去倒也中规中矩,适合相亲,但那个大大的公文包就怎么看都不像是相亲时该带上的东西了。 看来他八成是被朋友糊弄去的。 “刚才的事情,我得再跟你说声对不起,那并非我的本意,而且也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只是那种情况下,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所以才……” “好了,我知道了。” 裴佩应道,撇了撇嘴。 顿了顿,她顺水推舟:“那个什么,既然你欠我一个人情,那你的那尊缩小版小人鱼雕塑,是不是也可以……” 哪晓得楚之衍来了一句:“一码事归一码事,虽然我欠了你一个人情,但你打坏了我的东西还是得赔。不过,我可以考虑给你打个折。” 她不可思议地回头瞪向他那张冰山脸。 半晌,心里暗骂了一句:这人……还真顽固! 一路上,裴佩在心里把楚之衍从头到脚都狠狠骂了一遍,等到了租住的小区门口,车子停下来了,她的脸色还不怎么好看。 楚之衍停好了车,先下了车,然后绕行到副驾驶座门口,替裴佩开了门,显得十分绅士。 倘若不知道他是衍笙,裴佩定然是要骂他无事献殷勤,然后又会怀疑一番的,现在知道他是衍笙了,心情大不同,半是忐忑,半是受宠若惊地瞪着他。 下了车,就听见他忽然问道:“刚才你不是问那尊小人鱼雕塑的事情吗?” 她眼前一亮:“嗯嗯。” 他改变主意了? 却听见他说:“那你帮我一个忙,帮了我,我就不让你赔了。” “帮什么忙?” 她皱了皱眉,可不会相信这世上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帮我追你的闺蜜。” 瞬间,她整个人石化。 “你考虑考虑吧,考虑好了给我回个话。” 说完,楚之衍弯着嘴角,优雅地转身坐上了车。 当裴佩回过神来时,四周凉风徐徐,吹乱了她的鬓发,哪还有楚之衍的身影。 ……………… 正如裴佩所说,厉绝果真回C城去了。 临走时还给沈如画发了短信,大抵是要她别担心,会及时赶回来之类的云云,还发来了秘书林静的电话,以防突发状况发生时,她联系不上他。 沈如画也没怎么在意,只是随手记下了林秘书的电话号码,以及微信联系方式,但并没有主动加对方好友。 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就收到了林秘书发来的一条短信。 那个时候已经很晚了,大概是晚上十点多钟,她刚刚洗完了澡,吹干了头发,正准备躺下来看一会儿肥皂剧,就睡下的。 谁知道一则微信短信,就这么跳出来了,是请求加她好友的。 通常这个时候,她是不太在意的,要么忽视,要么直接拒绝加对方好友,但那屏幕上的名字让她觉得眼熟,后来想起来是厉绝提到过的秘书林静。 她愣了半秒,还是加了对方好友。 不一会儿,对方就发来客客气气的一句问候语:“沈小姐,你好,我是厉总的秘书林静。” 她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对方会在这个时间点发来短信。 但看在对方的口吻很客气的份儿上,她还是决定给一个千篇一律的回复: “你好,林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