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我们确实认识,不过不熟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63章 我们确实认识,不过不熟

C城,厉氏公馆。 晚上慈善活动一结束,厉绝就找到了林静:“林秘书,那个……咳咳,公司给你配备的手机卡,今晚能借我用一下吗?” 通常每一位秘书手中都有厉氏集团配备给他们专门联系工作的手机卡,以前秦卫如此,现在林静也是如此,当然其他高管身边的助理或是秘书,都是如此。 当然,除了这个工作号,秘书们都有自己的私人电话。 林静略有些吃惊,但既然老板找她要,她哪里敢说个不字?更不敢问他要这个号码来做什么。 只顿了两秒,她就点了头,“行,我现在就给您。” 说着,便取出电话卡递给厉绝。 厉绝勾了勾唇,心里已经高兴坏了。 天知道他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无非是为了跟沈如画通通短信,如果用自己的号码跟她聊,她肯定是不会说实话的,说不定压根懒得理他。 回到厉氏公馆,刚进客厅,赵伯就神秘兮兮地走过来。 “少爷,刚才苏小姐有来过。” 换鞋的动作一滞,厉绝轻嗯了一声,“她来找我做什么?” “大概是听说你从涪天市回来了,所以特地赶过来看看你,我记得你们已经有一年多没见面了吧?” 厉绝换好了鞋,对赵伯的话没有任何表示,径直往里走去。 赵伯跟在他后面,继续道:“我看她身体还是不太方便,就请她进来等,结果她执意要去楼下等,后来看您迟迟没回来,她才离开的。” 说着,赵伯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她走了大概半小时吧,是苏家管家把她接走的。” 厉绝的脸色依旧冷冷的,对苏薇的事情丝毫不上心。 不是没怀疑过五年前的那场变故跟苏薇有关,他也派人查过她,偏偏什么线索都没有,而就在那之后,苏薇也发生了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 之所以离开C城,辗转各个城市,拓展厉氏集团的业务,当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为了避开苏薇…… 厉绝皱了下眉,揣着林秘书的那张工作卡,来到了卧室,然后掏出手机来开了机。 之前参加慈善晚宴的时候,手机就没电了,他先是拿了充电器充上,一开机,就有一串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进来。 屏幕上显示的名字,都是一个人的。 苏薇。 偏偏没有沈如画。 厉绝看着屏幕,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开了床头柜上那一盏橘黄色的台灯,然后躺在床上翻看着手机里的记录,打开收件箱,目光停留在第一条上。 ——阿绝,你回C城了吗?看到短信给我回一个电话好吗? 只看了这一条,厉绝就没有耐心再看下去,将所有未读短信全选后,删掉,确认删掉,之后关机,换上了林静的那张电话卡,然后起身走到阳台前。 他先是打开了微信,然后添加沈如画为好友,键入验证信息:“沈小姐,你好,我是厉总的秘书林静。” 同样是女性,采用女性的口吻跟她聊天,她应该不排斥吧? 这样想着,厉绝为自己的小聪明,颇有些得意。 不一会儿就有回复消息进来了,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你好,林秘书。” 厉绝心头一漾,原本沉郁的心情好转了不少。 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但既然她回复了,那就是还没睡,而且是有跟他继续聊下去的意思。 他立刻来了精神,嘴角带着隐隐的笑容,又拿起了手机。 老实说,在发下面这条短信时,厉绝忐忑了许久,不知道该如何用林秘书的口吻提起他自己。 思来想去,最后编辑了这么一条短信: “没有吵到你吧?其实给你发短信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聊一聊厉总,听说你们过去认识?” 在厉绝看来没有任何问题的一句话,却令电话那头的沈如画不淡定了。 她拿着手机,盯着屏幕看了许久,都不明白这位‘林秘书’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莫不是暗恋厉绝,最近听说了她跟厉绝的过往,所以暗地里找她‘兴师问罪’了?应该不能啊,既然是厉绝信任的人,应该不会做这种没脑子的事情吧? 想了想,她小心翼翼敲下了这么一句话: “我们确实认识,不过不熟。” 这样的口吻,应该能避嫌了吧? 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确认没问题了,沈如画点击了发送。 电话那头。 听见手机嘀嘀两声响,厉绝迫不及待地点开手机屏幕,有一条文字信息进来,“我们确实认识,不过不熟。” 厉绝那张英俊帅气的脸,顿时冷了下去。 ……………… 沈如画在沙发上找了个舒舒服服的位置,抱了个麋鹿抱枕,然后拿起电视机遥控器点了开关,开始看最近流行的肥皂剧。 不一会儿,手机响起来,她瞄了一眼手机,发现仍然是那位‘林秘书’发来的,不禁皱了皱眉。 厉绝的这位秘书真是有些奇怪,大半夜的发来短信聊老板的私事,她不怀疑她暗恋厉绝都不行。 叹了口气,她还是懒洋洋地拿起了电话,打开一看,屏幕上跳出一行字来:“孩子都有了,怎么会不熟?” 顿时一个激灵。 哟,这还真是来跟她兴师问罪了。 不过,她是怎么知道她和厉绝之间已经有孩子的了?噢,她是厉绝的秘书,是厉绝信任的人,当然知道他的一些私事了,这不足为奇。 但不知怎的,她心头有些隐隐的不爽。 抿了抿唇,她不卑不亢地回过去:“林秘书大概是误会了,孩子是我的,跟厉总没关系。” 发完了之后,她忿忿地起身,将电视机关掉,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人发什么神经啊,大晚上的给人添堵!” 另一座城市里,厉绝站在阳台上,手机屏幕的荧光映照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他低头蹙眉,看着最新收到的回复。 ——林秘书大概是误会了,孩子是我的,跟厉总没关系。 乍然一句‘没关系’,简直令他七窍生烟,之后又反反复复看了无数遍,这才终于发觉不对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