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做她的影子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70章 做她的影子

楚之衍回到家门口,在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顿住了扭转钥匙的动作。 缓缓回头看向对面的房门,心绪微微有些复杂。 短暂停滞后,又返回身去,拧开房门走进去。 他直接去了浴室,脱掉衣服后,站在花洒下,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任由温热的水冲刷着身体。 脑子里一直盘旋着白天发生的事。 他并不是一时的冲动,才会连想都不想就提出,愿意和沈如画一道,参加她女儿幼儿园的亲子互动大赛。 他也很奇怪,为什么别的女人很排斥,偏偏对沈如画却不然,难道真的只是因为看着她顺眼? 后来才想明白,大概是因为她单亲母亲的身份。 看她对女儿不离不弃,一个人坚强地带着女儿和弟弟,让他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他是在还不太记事的年纪就被家人抛弃了的,他也曾想过,可能自己的父母有难言之隐,才不得不把他抛弃了的,可看到了沈如画,他更无法理解自己的父母。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什么沈如画做得到,而他的父母却做不到? 大概就是这份对她的怜悯和敬佩之心,驱使他提出与她结婚的念头。 在他越发觉得沈如画是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时,厉绝就那么出现了…… 想到这里,楚之衍皱了皱眉。 他站在镜子前,抬手擦了擦镜面上的雾气,想到白天厉绝那副高高在上睥睨一切的淡冷眼神,张开的手渐渐捏紧。 这一夜,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 与此同时。 远在C城,同样心绪繁复的还有一个女人。 深夜,苏薇身着一套自认为是最漂亮性感的晚礼裙,站在落地窗前,打量着自己。 她将及腰的长发从衣领里拔出来,巧克力色的一圈圈卷发有弹性地抖了抖,然后涂抹今年最流行的橘红色唇膏。 脸上原本自信的一笑,在瞬间垮了下来。 已经五年了,她花了五年的时间,按照沈如画的清纯模样来打扮自己。 甚至是病态般地学着她楚楚动人的样子说话行事,甘愿做沈如画的影子,只为了博得他怜爱的一眼…… 可厉绝仍然无视他的存在,吝啬给她一个正眼,哪怕是一个笑容。 就算是报复她,这么久的冷落,也该报复够了。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可除了不甘心,她又能怎么样呢? 难道真的要放弃这段感情了吗?真的要认输了吗?真的如父亲所说的,生活还要继续,不该再在泥潭中不可自拔了吗? 窗外星空万里,将纵横交错的接到笼罩在薄薄的银色中,这座城市像一只偌大的黑色怪兽,吞没了人们此起此伏的回忆…… 而就在这时,手机嘀嘀响了两声,是线子来报。 苏薇拿起手机,屏幕上是和窗外一模一样的摩天大楼,她抬手划开屏幕,立刻跳出一张照片。 屏幕上,厉绝和身边的短发女人相视而笑,他的臂弯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娃。 而他身边站着的那个短发女人,即使化成了灰,苏薇也认得。 她不可置信地瞪着屏幕,死死地瞪着,紧握手机的那只手也越攥越紧,过了数秒,她忽然从喉咙里爆发出一道凄厉的呐喊声。 “啊——” 她猛地抬起手,将手机狠狠丢了出去! 啪—— 手机摔落在地上,电池壳砸开了,电池也掉了出来。 她蹲在地上,双手抓挠着自己的头发,惶恐极了,惊惧极了! 怎么会是她? 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难道,他已经知道当年发生的一切了? 哦不不不,不会的,和当年有关的所有证据,全都被她销毁了,他不会知道的。可是,他是怎么找到沈如画的? 苏薇心里一个百转千回,起起伏伏。 数秒后,为了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她爬过去抓起手机,好在手机屏幕虽然摔坏了,机身并没有坏。 她慌忙将电池装回去,又重新开了机,调出刚才的那张照片来。 反反复复看了那张照片不下数十遍,终于确定——真的是她,沈如画! 再看她身边的那个小女娃,跟厉绝小时候的模样有几分相似,顿时心底一沉。 不会吧,那是沈如画跟……厉绝的女儿?姓沈那贱丫头什么时候怀了厉绝的女儿?! 仿佛有人掐住她的脖子一般,看着那张照片,她连呼吸都快呼吸不过来了,胸口也疼得厉害,她忙转身去了卧室。 匆匆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一瓶药来,又匆匆来到厨房,倒了些凉水。 再迅速拧开药瓶盖,倒出两颗药来,和着凉水,仰头一口灌下凉水,好像慢一秒,她就会立刻窒息而死一般。 待凉水和着药粒灌入口中,滑入肚内,慢慢地她才呼吸恢复正常了。 五年前,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后,她大病了一场。 自那以后,她落下一个奇怪的病症,每每神经紧张时,就会呼吸不畅,好像是要窒息而亡似的。 只有服下了医生开的药,她才能好转过来。 待呼吸渐渐平复,苏薇这才起身重新站到落地窗前,抬头看向窗外的世界,心一点点冷硬起来。 厉绝,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 哪怕我为你低到了尘埃,你依然连让我活一次的机会都不给。 既然如此,我宁愿与你同归于尽,也不要你和她双宿双飞! ……………… “阿嚏——” 晚上,沈如画给小米糍洗澡的时候,她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鼻涕就流了出来。 “小米糍,怎么了?是水太凉了吗?还是感冒了?” 可把沈如画吓坏了,平时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小米糍生病,每次她生病,总是十分凶险,又是发烧又是咳嗽的。 她赶紧伸手摸了摸小米糍的额头。 小米糍摇摇头:“妈咪,我没感冒,就是水有点儿凉。” “那妈咪马上去给你把水温调高一点。” “嗯嗯。” 小米糍乖巧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调好了水温,沈如画返回来:“小米糍,妈咪问你一件事。”